翌日。

    明媚阳光,野草花香,少年伸了个懒腰在高高的古树粗枝上醒来,精神抖擞,气色还不错。

    随后继续赶路五天。

    途中他跨过了一条深渊,两座山脉,现在只要穿过前面那段峡谷,便算真正离开这鸟不拉屎的红岭窟范围了。

    “这一路居然没有遇见什么妖兽,是老天爷也跟着我开窍了吗?”赢正背着包裹回顾这一路走来,又抬头看了看天:“算你还有点良心,总算没把我往死里整。”

    峡谷不算长,几百米,很快他就来了峡谷的另一端。

    只不过悲剧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另一端确实是外面的新世界没错,然而他的脚下却是百丈悬崖,左顾右盼就是没有半条可以直接下去的路!

    轰隆隆,轰隆隆!

    “你大爷的……”听着脚下暗河的水流此时传来的声音,赢正不经咬牙暗骂,此时正应了那句古话,当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光往下看一眼就有些许令他头晕目眩。

    “牛逼……”赢正愣在原地许久,闻着这流水声都不是‘哗啦啦’而是‘轰隆隆’,他知道如果就这么跳下去,怕粉身碎骨都是轻的!

    事已至此再耽搁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条路行不通,只能回头另寻别的出路。

    好在他以前是个早早就出了社会的小青年,虽然年纪不大,但脑壳还算鬼精,加上他最终从事写小说这块儿,经常需要看到大量书籍,什么烧脑的、推理的、修仙的、盗墓的……等等一些。

    现在自己脚下有暗河,这就说明一定还有其他的出水口,只要找到这条暗河源头就能走出这红岭窟。

    当然,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当他回头之际,这条单一的峡谷却成了他的死胡同,一道道黑毛野狼身影成群结队的出现!

    它们的眼睛冒着绿光,锋利獠牙微微散发凶芒,一点点朝着赢正开始逼近,为首的狼头有一束白毛,很显然它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

    赢正这一刻也明白了什么,这一路没有遇见什么妖兽并不是老天爷照顾他,而是他被这群狼妖算计了……

    “*,居然被一群牲畜给算计了,难怪这一路这么顺。”赢正郁闷的出口即是国粹,在村子里他也见过这种妖兽,算是在红岭窟最普通的一种。

    一些大人经常狩猎将它们带回村里,且狼妖单个战斗力不强,不过是属于群居的妖兽,若遇见“狼潮”就算是那些大人都要避之不及。

    望着那些越来越近的狼妖,赢正微微蹙眉凝重起来,回想上一世他风光无限,在酒吧吃过霸王餐、在艾坡工厂撩过妹,虽然最终享年二十岁……但话又说回来,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不就是几只狼妖嘛!怕它个鸟!

    “天地无极,乾坤剑法!啊尼玛尼玛哄~”

    腰间木剑一个帅气姿势拔出,赢正在狼王千军万马前,秀了一套花里胡哨……

    “嗷……嗷呜……嗷呜咳咳……”

    它们望着少年打完一套,周围风都没有一点,这属实给它们都给整不会了,一脸懵逼连狼叫声都带咳嗽起来!

    “啊这……”赢正现在虽然是二十岁的成年心,但躯体却只不过十二岁,稚嫩的脸庞望着这群狼妖居然都对自己有了些许蔑视的眼神,顿时有点挫败感,更加的尴尬摊手苦笑道:“你们这群牲畜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嗷呜!”狼王目光冷漠,像是听懂了一般,此时终于没了耐心,一声令下,背后千军万马的狼群开始朝着少年方向飞扑进攻!

    “妈的。”见此,赢正也急了,目光深邃而凶狠,手握木剑捏紧,大是有一种豁出去的架势:“别以为本少爷好欺负!十八年河东,十八年河西,大不了……”

    唰唰!

    此刻,白毛狼王带头,健肢如飞,凌空起跳就要扑到赢正面前!

    而就在这时,话到一半的赢正眸子略微一怔,迅速一个转身直接就跳下了悬崖,神情悲壮的咆哮:“大不了劳资喂了鱼也不让你们这群畜生吃掉!哼!劳资是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呸!永远得不到的大餐!”

    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想到上辈子享年二十,死于车祸,这辈子就要享年十二,死于被迫,唉,生活真他娘好玩,老他娘玩我啊……

    噗通!

    只听见一道入水声,赢正瘦小的身躯直接被水潭吞没,没有奇迹发生,也没有金手指出现,很快鲜红的血液就染红了一片。

    好一会儿后,灰白色麻布衣服的身影缓缓浮出水面,随后顺着水潭的一条溪流缓缓流走。

    ……

    “呃嘶……”

    当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在一处楼阁中。

    望着格子窗外那云雾缭绕、仙气飘飘的景色,而且还有人御剑飞行,这把他激动张大嘴巴。

    哭中带笑,赢正一脸懵逼:*了?

    嘎——

    这时,房门外走进来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孩儿。

    “哎哟*?地府里的女鬼都这么漂亮的吗?”赢正惊悚诧异,显然是已经认为自己挂逼了。

    那么高的悬崖,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以为自己还活着吧。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女孩儿顿时撇了眼少年,没好气的将一盆热水放在榻上:“过来,我帮你清理一边伤口。”

    “这里是哪里?”赢正略微有些范懵:“我还没死吗?”

    “当然没死,这里是栖霞教。”女孩儿开口:“你全身上下普通之极,真不知道师姐为什么要救你,还把你亲自带来悟道峰治疗半个月也不放弃。”

    “你师姐叫啥。”赢正闻言,摸了摸头问道,自己好像也没什么朋友啊,难不成时来运转!我的时代要来临了吗?

    “赢幼薇。”女孩儿说到。

    “我去……老姐?”闻言,赢正一怔,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张离别时不忍心跟那群人走的面容。

    “你亲姐姐?”女孩儿听见少年老姐二字也有些诧异,美眸眨巴着喃喃:“难怪师姐她对你如此关心,当时见你血肉模糊,她都差点晕厥过去……”

    白字先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