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家伙一直在偷偷努力。”震惊过后的钱思思喃喃自语,心中除了欣喜之外还有一点点可恨。

    可恨自己这两年居然一直被埋在鼓里。

    “没想到他居然是神桥境界!”

    “难道说他两年时间,就从零修为突破到了神桥吗?这*天赋与赢幼薇比起来,也丝毫不弱了啊。”

    “不愧是赢师姐的弟弟啊……”

    所有人窃窃私语,炸开了锅,纷纷朝着古道场周围飞去,一道道目光所向,焦点皆是那一身麻布白衣的少年。

    钱思思此刻也已动身,眉宇间变得稍微严谨与担心,因为她自认为即便赢正达到了神桥境界,恐怕也不会是大师兄彭惊鸿的对手。

    废弃道场中。

    “没想到你比你姐姐更能制造惊喜。”微笑着的彭惊鸿,目光闪过一抹阴暗,看着赢正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很显然他已经动了杀心。

    两年前还是零修为,这一点彭惊鸿比任何人都清楚,而让一个*天赋恐怕还要超越赢幼薇的敌人活着离开,这不是一个智者的行为。

    “过奖。”赢正平淡对视,丝毫不惧。

    “刀剑无眼,招无轻重,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头,我考虑放过你,怎么样?”彭惊鸿低声阴鸷说道。

    “死到临头都还幻想着让我出糗?”赢正仿佛看穿了一切,一记灵魂反问,堵的彭惊鸿哑口无言:“跪下来给你磕头,你这杂碎的杀心就不会有了吗?”

    “哼,既然你都这么认为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去死吧。”彭惊鸿摊了摊手,目光逐渐深邃,恐怖的彼岸境界威压铺天盖地的出现……

    “总有刁民对朕杀心不死,那我就陪你玩玩。”望着那周身泛起墨色的灵气,赢正眼神犀利,嘴角轻笑,量天尺在手,恐怖的红色气息拥出。

    嗡!

    “乾、坤命门,开!”红色阵法随着赢正结印后瞬间蔓延,沉喝一声,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顿时犹如天塌!朝着周边众人迎面袭击而来!

    什么!

    “好强的压迫感……”

    就连虚空中的五位大佬都有人皱眉,俯视道场中的少年。

    “这应该不是神桥境界能够拥有的力量吧。”一位长老开口:“感觉对面的彭惊鸿彼岸威压都快被他持平了。”

    “他脚下的红阵有古怪……”栖霞教掌教喃喃,虽然看出来了端倪,但他也暂且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秘法,居然能将力量提升到这种越级程度。

    “红阵有道门的八卦铭纹,应该是一种不知名的道法。”有人喃喃,目光看着少年依旧有些不太看好:“虽然这秘法不错,但终究还是与彼岸境界差上一点,要知道,彭惊鸿已经踏入这个境界许多年了。”

    “说的不错,年轻一辈中能胜得了彭惊鸿的,恐怕也只有那拥有特殊体质的赢丫头了吧?”一位老者抚摸了把白花花胡须感慨言道。

    “震门,开!”

    而就在这时,赢正打开了第三道命门,身体中力量就像沸腾的汪洋一般,瞬间暴涨飙升起来。

    唰唰唰!

    废弃古道场中,赢正十步之内,碎掉的建筑物开始缓缓漂浮起来,场面一度令人惊掉下巴,甚至是瑟瑟发抖。

    “靠……”一位老者都忍不住爆了句国粹。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妖孽!恐怖的力量居然瞬间将彭惊鸿彼岸境界威压彻底盖了过去!”另一位长老眸子瞪大。

    别说他们不可思议了,现在就连他们的掌教,都一脸懵逼。

    道场中。

    “这不可能!”彭惊鸿目光同样一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震惊的愤怒起来!区区神桥,怎么会拥有这种力量!

    嗡!

    手中提剑,一记剑决发动,沉喝:“流星六剑罡!”

    唰唰唰!唰唰唰!

    只见,六道带着黑色灵气的剑影带着强大力量,划过虚空留下一道长线,狂猛的射向了赢正方向!

    望着冲过来的六道剑影,赢正目光平静而淡然,没有半点躲避的意思,三道命门开启,同修为下乱杀,并没有说不可敌仅仅只高一个小境界的修士。

    从某个层面上来讲,他开了三道命门的攻击力、敏捷力、洞悉力,等算是全部感官优势都远在对面彼岸境界的彭惊鸿之上!这是现场他自己就能感受出来的!

    这冲过来的六道剑影,在众人眼里或许快如闪电,带着肃杀之气,但在三道命门开启之下的赢正严重,这种速度就像是踩了刹车的拖拉机。

    剑影的轨迹在他眼里一清二楚!就算自己没有学身法秘术,也能轻松的避开!

    “他要硬接大师兄的攻击吗!”

    “居然原地不动!也没有打算出手,这几个意思?”

    很多人瞬间都替赢正略微着急起来,捏了把冷汗!

    轰轰轰!轰轰轰!

    然而就在这时,所有人全都张大嘴巴,如鲠在喉,说不出话,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方才一幕!

    只见,六道剑影就在赢正身边划过,就好像一开始这攻击目标就不是他一样!完全被弹开了!

    “是被弹开了吗……”

    “不是,不是被弹开的,他方才动了,只是快的让我们……看不见而已。”

    众人此刻无比震撼!

    道场中。

    “就这种攻击,你还想杀我?”背后浓烟六处,赢正看都不带看一眼,开始朝着彭惊鸿一步步缓缓行去。

    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悬念了,简直堪称被赢正全面压制,不对,是全面碾压!

    彭惊鸿眼睛瞪大,看着少年。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彼岸境界怎么会输给一个神桥境界的蝼蚁!我不信!

    唰唰唰!唰唰唰!

    又是几道剑影发动,然而完全挡不住半分赢正的步伐!

    此刻的赢正红尺扛肩,周身红色灵气狂涌龙卷,就像刚从地狱的深渊中走出来的魔鬼一样令人瑟瑟发抖……

    “从他开了震门后,彭惊鸿实力就已经与他太悬殊了。”掌教望着道场中的少年身影皱眉言道:“此子绝不简单,可以纳入教中。”

    这时。

    赢正已经来到了彭惊鸿的跟前,目光深邃,杀意同样暗涌,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他怎么可能留活口?

    “学三声狗叫,我不杀你。”

    如此近距离,彭惊鸿方才知道面前的少年有多恐怖,这是一种天生的威慑,一种不需要动手就发自内心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威慑气息!

    传说中,拥有这种仿佛与生俱来就自带君王气的人,无不是一方至尊又或者绝世!

    彼岸境界的彭惊鸿,在少年来到面前时他已经完全握不住剑了,更别说再还手,立马就“汪汪汪”的叫了三声!

    锵!

    而就在彭惊鸿叫完,赢正两只夹断了彭惊鸿手中剑尖,直接干净利落的从其喉咙处划过……

    霎时间,血花狂喷。

    “说好的……不杀我的……!”

    “我是不杀你啊,不过,我没说不能用你的剑杀你吧?”

    《遮天之帝尊时代》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