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多时。

    二人拌嘴在妲己的撮合下,暂且达成和解,开始启程前往东荒北部。

    赢正内心还是略有小激动的,他之所以答应护送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并非是因为那两百万的定金,而是想看看那边的荒古禁地。

    荒古禁地这四个字在他脑海中可是一点不陌生,毕竟遮天中七大禁地最出名的就是它了,听闻还是那位荒天帝自斩所留。

    其他禁地里历来皆有不少太古至尊栖息,唯独荒古禁地无人敢踏足,不对,是无一生灵敢踏入,直到后来的狠人大帝出世方才将之霸占入主其中。

    “若是能在里面得到一两株不死药,那就好了。”赢正踏虹带着妲己与胖子并排,开始各种美好遐想。

    不死药,这在遮天世界里也是不可多得的神物,就算大帝都要对它垂涎三尺,毕竟这种可以助大帝晚年活出第二世的人间产物不多。

    “喂……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妲己撇了眼旁边时不时傻笑的少年,若非自己知道他是一种特殊体质的修士,恐怕换别人都以为他是迂腐子。

    “没什么啊,只是想到了一些比较感兴趣的东西。”赢正回头坏笑一声,说道:“比如宛若仙女的你,妲己姑娘。”

    “……”妲己闻言,脚下彩虹都差点踩空,郁闷的一时间不想说话,赢正给她的感觉其心性太过超前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很久的老妖怪,而非十四岁的稚嫩少年。

    时间一点点流逝。

    即便可以脚踩虹桥飞行,这于普通人来说可以称之为神速,但他们飞了一天居然还没有飞出帝国范围。

    赢正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距离,东哥诚不欺我,葬帝星面积有些修士终其一生也无法横渡果然是真的。

    按照这个进度,自己想要游遍葬帝星的梦想怕是无法实现了,从东荒南到东荒北这段距离能不能在此生抵达都是问题。

    在天黑之前,三人很快在附近城镇找了个栈,准备落脚一晚再继续赶路,先吃饱喝足再说其他的。

    跟在妲己身边当保镖,包吃包住还是非常人性……

    “小二,给贫道先打两壶酒。”

    刚进栈里,胖道士便开口,腰间两个酒葫芦,可见他年纪看起来不大,对酒倒是挺馋!

    不一会儿满桌山珍海味便端了上来,胖子吃的那叫一个不气,掰开肘子一口下去满嘴都是油。

    赢正自然也一样,狼吞虎咽,不输胖子分毫。

    “……”看着这两个奇葩,妲己柳眉轻挑,忍不住汗颜一声:“本小姐有的就是钱,你们俩……慢点吃。”

    三分钟后。

    两个“饿死鬼”就将桌面佳肴一扫而空,满足的纷纷后仰靠起来,还打了饱嗝。

    “爽,第一次尝到小白脸的滋味,这不要钱白嫖的东西就是香!”赢正仿佛悟了人生真谛一样。

    想到这里,他不经想起来一件有趣又滑稽的事,难怪以前有个宿舍室友从来不买一根烟,白嫖了自己整整两年的劳白沙……原来是有原因的!

    “小二,还有房间吗?”妲己开口。

    “有,刚好还有两间上房。”小二热情应承道。

    “三间有没有。”闻言的妲己,略微撇嘴无奈撇了赢正与胖子一眼,对小二道:“这俩人是冤家,睡不得一间。”

    “没关系的!妲己姑娘!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呸!不会让你独自一人置于危险之地的!所以,我可以吃点亏!跟你一个房间!”赢正嗖的一声起身率先表率,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小二。

    “……”妲己。

    “你丫长的帅就不要想的太美,跟妲己姑娘一起是我胖爷的职责所在!你十四岁能干啥?小毛孩儿一个,别跟我争啊。”小胖子一听就不干了,直接抬杠起来,男人啊都是好色动物,他身为道士看来也不例外!

    “*,死胖道士,信不信我弄你?”赢正拉低眼眸,当仁不让,什么都可以,与美女*绝对不能妥协!

    “我可是你救命恩人。”小胖老神在在起来昂首说道:“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看来你本命有天生反骨之相是真的,贫道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哼。”

    “本少管他天生反骨还是正骨,我看你这胖子还天生脆骨呢,嘎嘣脆!看着就想吃掉的那种!”赢正呵呵不屑反驳一声,心中暗道:这狗道士明显心思不纯,不行,妲己绝不能让他拱了。

    “那道爷今天就看你有几斤几两。”胖子此刻笑了笑,提议开口:“不如找个宽敞地方切磋一下,谁赢了谁就有资格留在妲己姑娘身边保护她,怎么样?”

    “谁怕谁?别以为你救了我,就能打赢我,我可不会放水啊。”赢正正好也早想看看这个胖子究竟有什么本事,那天将自己从栖霞教那么多人面前救走是否是碰运气?

    “你们俩……”妲己有些汗颜,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居然是两间房引发的幼年冥皇与幼年帝尊的大战,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放心吧,妲己姑娘,贫道有分寸。”胖子义正言辞,拍脯保证。

    “呵呵,妲己姐,我想你保证,这不正经的道士一定会更加像头猪。”赢正说话间对胖子微微抿嘴一笑。

    妲己没说话,看着两人兴致勃勃,倒也想看看他们俩究竟谁能更甚一筹,最终结账后跟随二人找到了一处宽敞地界停下。

    这里四面环山,中间平地,妲己不仅没有阻止,居然还充当起了裁判。

    “你们可以开始了。”

    一棵古树蜿蜒的巨枝头,妲己坐在那里玉手撑脸,看着盆地中的两道身影,开口宣布道。

    “胖子,你别后悔啊。”赢正将这两年所学全都释放,直接开了三道命门,可见没有留手,红色道尺在手,红光瞬间狂涌而起。

    脚下的红阵也全面推开,宽的吓人,近乎覆盖了半个盆地,强大的力量压迫感,可谓惊世骇俗!

    “这是神桥境界的修士?这绝对可以比肩道宫秘境的强者了吧……”树枝上坐着的妲己美眸略显惊诧,她看得出来少年还只是靠着单纯的修为撑起来的压迫,自身先天道胎的体质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

    如此就已经这么强悍,若是以后先天道胎得到全面释放,这个少年那得强到什么地步?想到这里的妲己,都有些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