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三人回到城镇,在城门口的一个栈落脚。

    夜幕降临。

    栈的顶楼是平坦的阔地,还修了一处露天观景亭,赢正来到这天台,风很大,也很凉,但他似乎并不在意,而是静静眺望着繁星满天的星空。

    “要是能知道谁是帝尊就好了,帝尊这个时候既然还未成名,也就是说这最后一位天尊还没有证道,或许也是他这般年幼,若是能与他结交成兄弟,那就好了,定能得到不少好处。”鬼精的赢正暗自惋惜,老虎*都敢惦记,不得不说心真大!

    “实在不行,你告诉我冥皇下落也可以啊,我不嫌弃!”赢正顿了顿看着星空,无奈的祈求许愿说道,当然,他并不图冥皇什么东西,而是提前知道是谁,好今早躲的远远的!

    他是穿越者,历史无法改变,但融入历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还是非常有这种可能!如果自己跟冥皇学道术,成了冥皇弟子,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帝尊了!

    不,不行,绝对不行……

    想到这里,赢正努力甩甩头,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帝尊的下场太惨了,地球上许多书迷猜测说他炼化世界,是洞悉了这整个遮天世界都是荒照映出来的,而陪着他一路成长起来红颜又已香消玉殒,故而才想炼化世界、想同荒天帝一样,也将死去的她映活过来。

    谁成想辛辛苦苦谋划诸天百万年,到头里却遇见了叶凡三人组,以为他想炼化整个世界从而达到自己可以进去仙域的目的……

    “那个时候的帝尊,众帝绞杀之下还能谋划诸天百万年而不死,这样的实力,进去仙域还需要炼化世界?”赢正懒散的靠在亭便喃喃,替那个帝尊感到惋惜,反正他是不相信帝尊会这么傻,也不是坏人。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知道帝尊不坏,为什么还不想成为帝尊?不过这个答案从一开始他就已经说了,他不想要帝尊那个结局。

    可惜的是宿命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当你越不想时,它就越会逆向缠身,让你成为它。

    “赢正小老弟,你也睡不着?在那里嘀咕的帝尊,是何许人也?居然能谋划诸天百万年而不死。”胖子面善带着几许幅度,此刻也从楼下笑眯眯走了上来。

    两个孤家寡人最后都没有能讨到半点妲己的好,此刻心倒显得更近一些了,互相也不再寒酸,气氛和谐友善。

    “死胖子,来了多久了。”赢正笑了笑并不惊慌,反正给这个胖道士说了也没有太大影响,毕竟帝尊那个级别的实力,他们俩个蛐蛐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望其项背了。

    赢正修仙的初心,就是能比普通人活久一点、老的比普通人慢一点,如此就血赚不亏。

    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能体验一次修仙的乐趣,已经是非常奢侈了!至于证道成为大帝?以自己这配角一样的垃圾气运,和东哥笔下叶凡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证道什么的他想都不敢想……

    “刚刚上来。”胖子来到亭中,给赢正使了个眼色,示意着什么。

    “就这几个虾兵蟹将,我相信你可以应付过来。”赢正笑了笑,拍了拍胖子:“我有伤在身,就交给你了。”

    就在他们栈的对面两栋楼顶方向,有五道黑色身影站立,虽说皆穿着夜行衣掩盖了修为,但这些人身上的肃杀之气隔着五条街都能察觉。

    语罢,赢正缓缓下楼,去了妲己房间。

    胖子没说话,他之所以上来,也正有此意,让赢正守着妲己,他来对付这群来者不善的杀手。

    楼下一层。

    咚咚咚。

    赢正来到房门前,开始敲妲己的门,但敲了几次居然无人问津,顿时蹙眉起来略微担心开口:“我是赢正,妲己可安好?”

    房内依旧没有回应。

    哐当!

    没管三七二十二还是二十三,赢正直接就破门而入。

    朱纱帘屏后,是一个姑娘在泡木桶浴。

    “糟糕……”赢正顿感大事不妙。

    跟着就尖叫声响彻房间,随后双眼就被妲己起身邦邦两拳给揍成了熊猫眼。

    “呃,那个……妲己姐,我如果说我是敲了门没人理从而担心你的安危故而才闯进来的……并且什么都没看见,你信吗?”赢正悲催。

    “信你个鬼!你这个小赢贼!”妲己气的咬牙,二话不说又是哐哐两拳,完全就不知道赢正在说什么玩意儿。

    “衣服还没穿……”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赢正似乎痛并快乐着,其鼻血在此刻似乎显得格外应景。

    妲己这时听清楚了,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将旁边木桶上的衣裳迅速遮身,跟着美眸一瞪:“小赢贼你还看!”

    赢正作为一位曾在学校让校长亲自除名的三好青年,闻言,很自然的抹了把夹杂着鼻血的口水下意识吐了俩字:“加钱!”

    “加尼玛……”

    “噗嗤……”

    结果也在意料之中,又是一顿乒乒乓乓的胖揍。

    直到良久。

    房间才安静下来,赢正此刻秀发都被揍成了爆炸头,乖乖跪在妲己面前,妲己一身紫衣加身,坐在他的正前方木桶上。

    她怒发冲冠一顿泄气后又带几分羞红,其中还带有一点点的于心不忍,因为想想眼前这个被自己揍成猪头的少年也才十四岁,而自己已经二十三岁?自己跟一个孩子较个什么劲儿……

    但她总觉得不对劲,这十四岁下的躯体里就像住着一个黑山老妖,让她当时一时间没能忍住难以自控,要怪就怪那眼神简直有点太……老成了。

    “怼铺切……”赢正脸肿的连吐字都费劲,他没想到这个女的体质未开,没有修为,竟然也这么彪悍!宝宝心里苦啊!不过这也怪自己,什么不说,偏偏那个时候说了该死的加钱!

    “罢了罢了,我来给你擦点药水。”妲己最终释怀的将少年搀扶起来,搽拭伤口,清洗鼻血。

    哐!

    而就在这时。

    房门突然被别人强行破开,门都直接废了,可见来者不善……

    “胖道士难道没打赢?”会肿的赢正第一反应就是将妲己转身护在身后,跟着蹙眉起来喃喃谨慎些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