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胖子带着妲己和赢正朝着灵武仙宗方向行去。

    “胖子,你确定我们能借用他们的传送门吗。”

    途中,赢正心中有些顾虑,遮天背景可是吃人的世界,修仙门派各不相让,为了资源、利益可以不择手段。

    就这么去灵武仙宗,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那可咋整。

    “借?谁说要借了,我们过去先成为灵武仙宗的宗主,到时候再光明正大用传送门。”胖子笑着开口。

    “你都说了,灵武仙宗是这里附近最强的仙家,成为宗主有那么容易吗!这样还不如直接飞一百年过去算了……”赢正生无可恋的摊了摊手。

    “对自己有点信心啊,你现在十五岁就已经彼岸境界,修个一两年再突破个道宫,成为下任宗主绝对没问题。”胖子嘿嘿道。

    “你的意思,是我去争宗主你看戏?”赢正脑回路相当的快。

    “当然!绝天阵法道爷已经学了,这回该轮到你了!”胖子开口:“你不要忘了,送妲己回家族你也有份!”

    “……”赢正挑眉无言反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来这次是忽悠不过去了。

    经过一个月的飞行。

    三人终于到了灵武仙宗的山门前。

    “什么人,擅闯仙门者,格杀勿论。”门口几个守门人看见了他们,其中领头者率先呵斥说道。

    “我们是来求仙的。”赢正此时嘿嘿一脸笑容。

    “灵武仙宗历来五年一次招生,现在还不是时候!另外,我们从来不接收自主登门的凡人!你们请回吧!”男子长发及腰仙气飘飘,只不过面相有点儿凶煞。

    “呃那个……”一边的妲己闻言有些汗颜,这个门派是修仙的吗,居然认为这两个妖孽是凡人。

    “这位女子看起来挺漂亮,咳咳,看你骨骼惊奇!可以破例让你入门!”男子似乎这才注意到妲己,眼睛瞬间就直了,拿起来一张报名表给上前递了过去。

    呯呯呯!

    话音一落,赢正的那个暴脾气顷刻间就忍不了了,将这男子死死按在地上打,打的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恶魔……恶魔!你简直……”

    呯!

    “啊……”

    见他还有力气说话,胖子冷不丁上去补了一脚,踹晕了过去。

    “我生平最痛恨有种族歧视、带色眼镜的垃圾。”赢正蹲在男子旁边拍了拍手,侧头看向那门口另外几个小弟,露出友善的微笑道:“麻烦通知一下你们的宗主,我们要入学。”

    “哦……哦!”

    几个小弟此时颤抖着御剑飞行,争先恐后的去了宗门殿宇通报。

    不一会儿。

    一位老者便来到了山门前。

    “这个老头修为不错,居然是道宫秘境巅峰的,看来灵武仙宗有点东西。”赢正喃喃自语,据他所知,当初栖霞教的掌教也才道宫三重。

    而这个老头子威压强大,最起码是个道宫五重,可见灵武仙宗为这附近最强仙门名副其实了。

    “你们俩悠着点儿啊,我们一路上本来就被死侍追杀,再得罪一个强大仙门,我担心我们活着回不去……”妲己生无可恋的提醒道。

    “明白。”

    “了解。”

    赢正与胖子异口同声。

    道宫秘境五重天的修士,他们俩还是不敢多放肆,毕竟到时候还要有求于他们,方才那些小喽啰欺人太甚,所以才动的手。

    “几位何故伤老朽宗门之人。”老者和蔼可亲,并未护犊子,看来是个明事理、有素质的修士。

    “我们是来学道的,听闻灵武仙宗是这处地界最强的门派,所以就不请自来了,还请这位老伯多多担待!不要不识抬举!”赢正笑容可掬,非常礼貌。

    “噗嗤……”此话一出,胖子一口老酒都吐出来。

    旁边的妲己更是差点被气哭。

    这就是“你明白了”?

    “……”老头子嘴角抽搐,这一本正经、彬彬有礼的挑衅,究竟是什么鬼?一时间给他都整不会了!

    “呃,他的意思是……我们从很远地方专程过来拜访贵宗的,对你们一直很向往与崇敬。”妲己此刻圆滑着开口:“老前辈还请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没见过世面,不怎么会人情世故。”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老者闻言哈哈大笑:“老朽见你们几个也算是有缘了,那就随老朽进山吧。”

    “多谢。”妲己。

    赢正、胖子此时紧跟其后。

    灵武仙宗非常的大,两座山间深入,两边全是楼兰古树,看起来非常的幽境,最后来到一处大殿。

    “这里老朽的专属殿宇,因为未到招生时间宗门确实是不准外人进来的。”老者笑了笑道:“所以,你们暂时不要乱跑,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待老朽与宗主告知后,再来好好接待你们。”

    “那就有劳了。”妲己开口。

    语罢,老者离去,赢正看着老者背影有些蹙眉,总感觉哪儿不对劲。

    “他很不对劲,我们小心一点。”胖子直接说出了赢正的心声。

    “你们别乱跑啊,让我们进来已经很难得,别再让他老前辈为难了。”妲己生怕赢正与胖子生事端,提醒说道。

    “他不对劲。”赢正看着妲己:“此地不宜久留。”

    “有什么不对劲的?他好心让我们跟进来,你们俩还这么想他坏!你们俩是有什么童年阴影吗……”妲己汗颜。

    “……”赢正、胖子。

    顿了顿。

    “他道宫秘境五重天,不可能感知不到赢小弟的修为。”胖道士开口:“我的隐藏了他不知道无可厚非,但一个十五岁的彼岸境界修士,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吃惊,但他却没有任何动容,原因只一个,那就是他在故意克制。”

    “而故意克制自己不动声色,只有两个原因,要么他发现了我身上的仙桃圣药气息,要么,他认出了你。”赢正看着妲己凝眉正色,继续开口:“如果只是因为前者的话,问题不大,大不了就是将仙桃给他们,如果是后者,那就惨了,届时我们的处境无异于羊入虎口。”

    “赢老弟所言正是我想说的。”胖子微微一笑撇了眼赢正:“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洞察却也如此细腻。”

    “笑话,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镖,洞察力是基本功好吗。”赢正不屑嘚瑟一笑。

    “你们是不是想多了……”妲己柳眉轻挑还是有点难以置信,毕竟老头子在她眼里,是看不出有半点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