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得,就你能耐。”妲己翻白眼。

    三人很快找到了一栋还算比较完整的楼阁,里面灰尘扑扑,简单收拾一下后,还算可以住人。

    就此,他们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赢正与胖子,谁得空没有教妲己的时间就出去狩猎,毕竟修士也是要吃饭的,虽然不用像普通人那样一天三顿。

    不过,前期妲己是个凡人,这一路走来就没有一天断过粮,所以别看他们逃亡很顺畅,其实细算下来工作量还是很大的,当保镖并不容易。

    这天,赢正照常狩猎。

    不过由于孤岛上没有活物,他狩猎之地都在外面的某处山脉,这次更是阴差阳错的来到了一个小镇中。

    街道上车水马龙。

    他背着三眼魔狼的尸首行走在大街上,来都来了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万一掏到宝贝血赚不亏,顺便再打听打听这一带的势力分布。

    不过他虽然无心,但此时背着尸首的样子确实有些吓人。

    三眼魔狼也算强大妖种,能杀它的都非普通的狩猎佣兵,至少修为都在神桥境界往上。

    加上赢正现在才近十六岁,在他们这个小地界的人眼里,这种年纪估计都还在开苦海呢,而他却是可以斩杀三眼魔狼的存在,不可谓不惊人!

    “站住!”

    “你别跑!”

    此时,街道另一端跑来一个乞丐身影,背后四五个身穿白衣长袍的修仙者正如狼似虎的追着!

    “敢偷我们灵宝洞天的化龙器!简直不知死活!”

    有人厉声喝道。

    化龙器,化龙秘境修士的法器,在这地方赢正他们接触过最强的莫过道宫,灵武仙宗的宗主虽然四极秘境,但他们并未碰面。

    “化龙强者的法器吗。”周围人闻言化龙法器都是震惊不已,在他们眼里,化龙秘境可是无上的存在。

    而赢正惊奇了下,并未过多在乎,毕竟他的眼界与这些凡夫俗子不同,他知道在遮天世界里化龙秘境的法器实在太弱了,最强当属那些极道神兵、大帝法器、皇极神器、祖级妖器……

    嘭!

    大街上。

    那个乞丐一样的身影终究是被四个修仙者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快放开我!这法器本来就是我爷爷的!你们灵宝洞天无恶不作、利益熏心、视散修如蝼蚁!杀了我爷爷,还抢走我爷爷就给我唯一的念想,你们简直不是人!不是人!呸!”小乞丐挣扎着恶狠狠怒斥几人,并未因被抓就妥协。

    此刻这一处所有人都纷纷退后,只有赢正缓缓表示路过,撇了眼那被按趴在地上的乞丐面容,除去杂质的话,还算比较精致帅气的一个小伙儿,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赢正似乎没有心情管这些闲事,自己都是通缉犯的保镖,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万一露出马脚,又得带妲己逃亡了。

    “小兔崽子!在这世上只有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爷爷输给了我们洞主,他留下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包括这法器还有你!既然你找死,那今天劳资就带你去见你爷爷!让你们爷孙团聚!”带头修士狰狞可怖,抬手聚气,就要击杀!

    嘭!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小手却掰住了他的手腕!欲走的赢正身影不知何时又回到了方才路过的小乞丐面前!

    此时一双犹如地狱神魔的眼睛俯视着动手的修士:“喂,所谓修士,非普通人也,得天恩就要知图报,就要锄强扶弱,惩恶扬善,你张口弱肉强食闭口适者生存,你以为现在还是太初时期的黑暗年代?”

    “你是谁!劳资灵宝洞天的事情,你最好少管!”男子被捏住手腕,全程脸黑,咬牙切齿凶神恶煞。

    咔咔咔。

    然而,他的话刚刚说完,赢正便直接给他来了个九十度直角折叠,断了他的手。

    “啊——”

    杀猪般的惨叫一时间响彻云霄!

    其他人见状纷纷瞪大眼睛!要知道被断手腕的那个人,可是他们之中最强的神桥境界修士!

    各个脸色一时间苍白。

    “你给我等着……等着!小子!你摊上大事了!”另外几人赶紧放开乞丐身影,扶着他们的带头大哥,迅速撤离。

    赢正没有去追,看着那群人离开后,这才收回视线看向乞丐,故作深沉的平淡说道一声:“小兄弟,还能走的话,就赶紧离开这个小镇吧。”

    爽!太爽了!

    这就是修仙后,行侠仗义的*吗!哈哈哈!终于过了一拨大侠的隐!只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救的人不是女的!如果是女的,她会不会以身相许啊?

    赢正yy的想着,内心汹涌澎湃。

    然而这些都只能在小说里、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现实还是挺骨感的,不过这种行侠仗义惩奸除恶救人的感觉,确实很爽!很飒!

    “多谢大哥救命之恩,你也快走吧,灵宝洞天得不到法器,不会善罢甘休的。”乞丐披着*带着帽子,脸上脏兮兮的,抱着一根拐杖,很显然这就是他爷爷的生前法器了。

    “灵宝洞天,虽然不是这里最强的修仙门派,但依附的却是伏天圣地,惹恼了他们基本上没有好果子吃。”有路人也开始劝慰了。

    “说的没错,他们无恶不作,我们这里每年都要向他们缴纳保护税,一些交不起的经常被打压。”有人苦不堪言。

    但即便对灵宝洞天胆怯,他们还是极力劝赢正离开,可见他们这里的民生还是非常淳朴。

    赢正顿了顿,突然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拍了拍乞丐身影的头:“带我去灵宝洞天。”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怔,小乞丐也是一哆嗦。

    “大、大哥……你想干嘛?”小乞丐水灵的眸子露出不可思议。

    “像这种修仙界的毒瘤,必须得一锅端了。”赢正目光深邃带着邪气凌然的笑容开口:“虽然不是很想管闲事,但我遇见了,也不好昧着良心就此罢休。”

    望着少年的笑容,小乞丐愣在原地,头上的白芷手掌此时让她非常温暖,一时间有些泪流满面。

    爷爷死后这几年,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安心到无惧任何黑暗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