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霎时间珠光宝气,化为流星雨,朝着赢正方向冲了过去。

    轰隆!

    赢正不为所动,单脚踏地,周围石屑瞬间飞起,跟着量天尺一个横扫千军!

    唰唰唰!

    所有震飞而起的石屑犹如加特林子弹一样射向主殿方向!

    轰轰轰,轰轰轰——!

    一时间二者对碰,一道道闷响响起。

    天花乱坠,赢正居然占了上风,主殿那边被击的千疮百孔,那出面之人道袍都被划破几道。

    “怎么可能……”男子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法器可是化龙境界的,威力不是谁都可以抵消的。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赢正手中量天尺可是渡劫天尊的法器,现在量天尺还没有完全被他激活,不过化龙秘境的法器在它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方才那些射过去的石屑包含着量天尺身上的无尽血煞之气,区区化龙器的流光根本抵挡不住!

    “我给你算了一卦,大凶。”

    众目睽睽之下,赢正身影不知何时,竟然在他们眨眼之际去到了他们洞主身边,而原先广场中那处竟然还有一道残影!可怕!

    什么!

    闻着耳边的声音,灵宝洞主目光一滞,同样如那群人一样吓了一跳,这不可能!自己可是道宫秘境巅峰!面前这个人不过是彼岸境界的小毛孩儿而已!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洞主汗毛都炸起。

    “尊贵的洞主大人啊,那小乞丐爷爷的东西呢。”赢正尺身紧贴洞主喉咙,狞笑邪煞之间又不失儒雅端庄。

    “给给给你就是……”这洞主直接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一个少年,竟然会有如此身手!

    此时,一个青铜古匣子被拿了出来。

    嚓!

    方形的青铜匣子到手,赢正没有迟疑,杀伐果断,直接断了这个洞主的喉咙,血溅三尺。

    “你……”

    地上捂着自己喉咙,不断抽搐的洞主怒瞪着赢正,不久后含很而亡,眸子里没有了半分色泽。

    洞主道宫巅峰都不是对手,那几个殿内的长老自然也吓的魂不守舍,还有就是那前脚还被断了手腕的大师兄,更是惶恐不安!瑟瑟发抖!

    “大哥……”小乞丐独自一人在广场中,惊骇不知所措。

    有一部分人见到洞主被杀,他们离小乞丐很近,准备以此搏最后的生机!

    轰!

    而就在这时,赢正狞笑着将红色量天尺射向了小乞丐身边,强大力量瞬间震开那些想要杀向小乞丐的人。

    “猎杀时刻开始了……”

    唰唰唰!唰唰唰!

    行字秘开启,身影疾风,在赢正的屠戮之下整个灵宝洞天鬼哭神嚎,很快就成了人间地狱,尸横片野,血流成河!

    “你……你会遭天谴的!”一位老者奄奄一息,趴在地上血泊中,枯手死死拽着少年衣角发出最后愤怒的咆哮:“伏天圣地……将追杀你……至天涯海角!”

    “放心,有机会的话,我会让伏天圣地在葬帝星除名的。”赢正俯视老者,目光邪气竟然的狞笑开口:“安心的去吧。”

    轰!

    一脚将老者踹飞出去,身体对断,血洒那破败的主殿。

    嗡——

    广场中,量天尺震动,整个灵宝洞天都被红色煞气笼罩,随即没入了尺身,它好像在吸收这些人的血气!

    赢正没有在意,来到了小乞丐旁边。

    小乞丐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此时已经被惊吓的有些呆滞。

    “对了,小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赢正恢复了正常模样,温柔而随性的说道,擦了擦血迹将青铜匣子递了过去。

    “我……我叫王欣。”小乞丐低头喃喃。

    赢正似乎看出来了小乞丐心中的顾虑与惊吓,略微无奈的笑了笑,跟着拿出一张金卡一并递给了他:“名字不错,就是有点像个女孩儿的,哈哈哈,呐,这里面还有一些金币,离开从新开始吧。”

    说完,赢正便欲踏虹离开。

    “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可以带我一起走吗。”王欣见少年要走,心中更慌乱起来,转身对着其背影连忙叫住道。

    “你不害怕了?”赢正顿了顿,回头看向小乞丐。

    “不了,因为他们都是该杀之人,你只是在为民除害,不可怕。”王欣略微惭愧的鼓起勇气喃喃。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赢正笑了笑没有多言。

    小乞丐王欣,此时点头跟了上去。

    ……

    无人岛上。

    赢正扛着三眼魔狼尸体带着小乞丐已经回到了这里。

    妲己还在岛屿后方的山地*,胖子不知道死哪儿去了,赢正烧了堆篝火将三眼魔狼炙烤起来,随后带着小乞丐就往一处岛上天然温泉走去。

    “到了。”

    赢正转身看着小乞丐,一脸姨母笑,是真的关心的那种。

    “大哥,你、你干啥?”王欣顿时略微懵了一下,小眼睛瞪起,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帮你洗漱一下啊,你看你全身这么脏兮兮的,待会儿给你介绍两个我的新朋友,总不能这幅面容吧?”赢正如此考虑的也算人之常情,并不过分,因为他并不知道王欣是个女的。

    “可可是我……”王欣闻言脸一下子就红如火烧。

    “大男人害什么臊啊。”赢正非常随和的率先解开了自己衣裤就跳进山泉水潭,毕竟今天屠戮一个洞天,他也想泡个好澡,洗净身上的污泽。

    “不行。”王欣见到少年褪去衣服瞬间捂眼转身。

    “喂喂,有没有搞错,你这家伙跟我一般大吧,还转过身去,是不是男人啊,看在你无亲无故与我也算同病相怜的份儿上,以后就跟着我混好了。”赢正催促:“快下来洗洗。”

    王欣此时嘴巴都委屈成了波浪纹,现在她脑壳里满是问号,不知所措,顿了顿后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欲开口道明女儿身。

    “给我下来吧你!”然而就在这时,见王欣迟迟不为所动的赢正,直接从泉中站起来将她一把抱了下去。

    “呀——!”

    一声尖锐的惨叫,瞬间震动整个小岛。

    某一处。

    妲己猛然睁开眼,发现了不对劲的她,朝着声音来源迅速掠去,这几天随着跟胖子学修行之法,她已经开启了苦海,行字秘虽然才刚刚学,但也可如鱼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