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

    天璇圣地与伏天圣地的两方人马鸡飞蛋打只剩下了几位化龙秘境。

    他们此刻都已经精疲力竭,气氛渐渐变得凝固。

    “天璇的狗贼!我伏天圣地绝不会放过你们!”一位断了手臂的化龙秘境男子咬牙切齿,满身血液滴流:“我已经传唤圣地长老过来,你有种就不要离开。”

    “就只有你知道请救兵?”天璇圣地的一位化龙男子开口,目光不屑,口吐鲜血,同样伤的不轻。

    除了天璇圣地与伏天圣地,还有其他几个二流势力,不过在这个地界虽然没有依附哪个圣地,但底蕴与圣地比起来可谓九牛一毛。

    两方圣地开战,他们都已经跑的远远的,直到他们方才松了口气,不过听闻还要过来援兵,他们一时间都怂了,不敢轻举妄动。

    一旦被卷入其中,将万劫不复啊,他们可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所以大多人都决定还是等两方圣地打到谈判,届时再安安稳稳的寻龙探穴,分一分残羹剩饭。

    唰唰!唰唰!

    而就在这时,赢正四人突然现身墓地一处地方,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所有退避的人望着这一幕略微呆滞,居然有人敢当着两大圣地的面直接出现,顿时心里一阵不可思议。

    “这几个人是谁……”

    “没看见两大圣地都在叫援军吗?”

    “他们怕是几个憨憨吧,头铁不怕。”

    “两大圣地的几个人虽然僵持不下,但心里正憋着火啊,这个时候出去,简直就是活把子!”

    “那几个圣地的家伙虽然受了伤,但也不可否认他们都是化龙秘境的超级强者!一步登仙之人!”

    许多人望着那四道身影,一时间各种议论纷纷,窃窃私语。

    果然。

    随着赢正几人出现,天璇圣地与伏天圣地的剩下的几个化龙秘境强者都皱了眉头,眯眼看向了他们。

    “你们几个,看什么看,你们圣地里难道没见过我这么帅的小伙吗?”赢正摊了摊手,率先自恋开口。

    “哪里来的小毛孩儿!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赶紧滚!”天璇圣地的人沉喝一声。

    “不对,他们的衣服……”伏天圣地的化龙秘境率先发现了什么,看着赢正与胖子的衣服瞬间瞪大眼睛,跟着怒斥喝道:“是你们几个在捣蛋?!”

    “啊这……”赢正眉头一跳,出来时忘记换回来了,不过也无所谓了,看这几个人的态度就算*帮也不会对他们罢休的,顿了顿索性大方承认:“不用谢我们啊,举手之劳而已。”

    闻言,他们感觉肺都气炸了,一位天璇圣地的化龙强者青筋暴起,提起沉重步伐就要杀了那个穿着天璇衣服的胖子。

    伏天圣地的人同样怒不可恕,没想到这次争端罪魁祸首是这几个小孩子!完全被耍的团团转!简直奇耻大辱!

    “赢正老弟,这几个臭鱼烂虾你自己收拾吧,贫道得找入口先,过了丑时我们又要等一天。”胖子此刻直接叫出了赢正名字。

    “……”赢正郁闷翻白眼,胖子这明显是在摆他一道!

    “你就是赢正!”伏天圣地的几位化龙秘境强者瞪眼。

    那些退避的其他势力之人,此刻也都惊的张大嘴巴!这回算是见到本尊了!没想到这个少年竟是那个最近火爆大江南北屠了整个灵宝洞天的狠人!

    “我去,他居然没走!”

    “心真大……”

    “我看他根本就没把伏天圣地的人放在眼里!”

    不少人惊叹的头皮发麻。

    “小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伏天圣地的共三位化龙秘境强者,带着沉重伤势,其中还有一个断了手臂,皆杀向了赢正。

    嗡——!

    然而红阵推开,八门直接开了四门,再配合行字秘的诡异身法,只是眨眼之间,三道身影就身首异处……

    “圣地的人就了不起?像你们这么坏的圣地,本少早晚会将你们连根拔起。”赢正看着那些尸体,目光纨绔中带着一抹杀戮之气,有些慑人心魄。

    他的样子,光是别人看一眼就觉得浑身难受的那种,无形中有君臣之间的压迫,非常不舒服。

    “这是魔鬼吗……”

    “伏天圣地的人他说杀就杀。”

    “完全没有犹豫的意思,看来真要杀进伏天圣地吗!”

    无数人开始瑟瑟发抖,犹如看见的不是人,而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与恶魔。

    “喂,天璇圣地的。”赢正侧过头,看向一边四位同样伤势惨重的天璇圣地之人,喃喃开口,人禽无害笑着道:“我对你们天璇圣地的好感度还是不错的,那边那个胖子没杀你们的人,只是打晕了,他的恩怨,给我个面子,不如算了吧。”

    此话一出,天璇圣地的几位略微皱眉。

    虽然那个胖子只将人打晕了没有杀,但这场争端是你们几个挑起的!现在还死伤了这么多人!你让我们就这样算了?!

    “我们……”就当天璇圣地的一位化龙秘境男子想要开口,但却突然被打断。

    “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赢正目光在这夜色下突然变得凌厉,笑容依旧,却看起来极为可怕!

    男子如鲠在喉,自己化龙秘境修为的强者,在对视的这一刻,他怂了,硬生生的将话咽了下去。

    “当然,我会给你们好处作为赔偿。”赢正继续说道:“待会儿墓中之物,可以让你们天璇圣地分赃一半。”

    “此话当真?”其中天璇圣地一男子闻言开口。

    “当真。”赢正笑了笑:“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该赔的自然赔,我赢正说话一向说一不二。”

    “此子修为诡异,而且似乎体质好像还是先天道胎,能结交切莫交恶。”旁边有一人低声提醒:“且他与伏天圣地有恩怨,我们也与伏天圣地有恩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所言极是。”另一位也低声提醒。

    “成交!”闻言的男子,与赢正终于达成了短时间的和解!

    “其他各路的诸位道友,小弟赢正,让你们见笑了,都出来吧,你们也可以公平竞争这墓中之物,有我赢正在的地方,绝不会有霸凌事情出现,见之必杀绝不轻饶。”赢正目光扫视一边因为担心圣地而不敢出面的众人开口。

    他话语中霸气且不虚浮,没人敢怀疑他的话,旁边的王欣与妲己都一脸惊呆,这就是“社交牛逼症”的话术吗……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却让这里所有人都纷纷现身,为之点赞,不光是她们俩,不少现身之人都对他一阵的猛夸与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