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胖子咳咳两声,直接叫价十斤源石一张符箓。

    “*!”

    “你怎么不去抢啊!”

    “太坑了!”

    许多修士听到这个价钱,顿时纷纷泼妇骂街,各种怒斥不平。

    源石,虽说是这天地间比较普遍的自然产物,但一般修士在门派中一年的功德才能换一斤。

    一口直接十斤,这无异于是要了他们的命,而且他们又不是依附圣地,都只是这个地方的小门派,源石对他们来说更是超级稀有的存在。

    “胖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赢正见情况不对,民怨有点大,顿时撇了眼胖子,挤了挤眼:“这些也都是我们人族同胞,又没有其他的妖族、古族的,便宜一点吧,投降砍一半。”

    “还是这位赢小弟通情达理,胖子,你抢我圣地道袍还没跟你算呢,多少知趣一些,不要不识抬举啊。”天璇圣地一位化龙秘境的强者皱眉说道。

    “咳咳……”胖子干咳一声,故作一脸愁容模样:“唉……既然赢老弟有这个要求,你们天璇圣地的也发了话,那贫道就勉强忍痛割爱依了你们吧,五斤就五斤!”

    别拉我,我要杀了这死胖子!

    众人内心是麻木的,恨不得千刀万剐了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良道士!

    这里上千人,一人五斤,就是五六千斤源石,这对于一个圣地来说都是价值不菲的一笔数目了!

    “一定要和我五五分账啊,死胖子。”赢正在胖子耳边说道,生怕胖子赖皮。

    “三七分,你三我七。”胖子微笑着不失儒雅:“你在百断山中仙桃也是这么干的,况且现在符箓全都是我的,你只是逢场作戏,还想五五开?你小子做梦。”

    “死胖子你真记仇……”赢正拉低眼皮,仙桃最后还不是给你丫酿酒了!我现在都只有十颗!

    不过抱怨归抱怨,赢正也不是特别贪心的人,符箓是胖子自己确实没错,三七分也不是不可以。

    “不要?不要那贫道不分了。”胖子给赢正拿捏的死死的。

    “要要要,有总比没有强,这些源石我拿来突破道宫应该有用。”赢正此刻无奈的连忙达成协议。

    很快。

    胖子乾坤袋里满满当当,两人分赃后带着王欣、妲己一起进去了墓中。

    这次没有什么意外,众人得到了避障符没有再被侵染,不得不说,这符箓是真的好用!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避障符只能进一次墓抵挡一次侵染,不可回收……

    ……

    进入墓穴中。

    里面的通道横七竖八,众人也在进去后各自选择不同的方向率先掠走,毕竟他们天真的以为,宝贝先到先得。

    谁不想第一个得到?

    胖子几人从狭小通道一路来到了一处还算比较宽敞的空间,周围黑色的岩石墓壁上略微发紫,上面有很多图腾,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透露着些许古老气息。

    “这里什么都没有。”妲己环顾四周:“应该只是这个墓的一个小墓室。”

    “这个墓从之前俯视来看,面积最起码能有五六百间的样子,而墓主若是一位准帝的话,这个墓除了两个墓室有东西外,只有主墓室才会有他最宝贵的东西。”胖子开口说道。

    “这不坑人嘛,五六百间只有两间有宝藏,其他的用来干啥。”一边王欣水灵眸子略微不解。

    “你刚刚不是说了,用来坑人。”赢正摊了摊手笑道。

    “……”王欣。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胖子拿出手中罗盘,指针不断转动着方向,喃喃:“这还是一座回天墓。”

    “回天墓?”妲己不解。

    “墓分很多种,富贵墓、长生墓、葬天墓、无穷墓、转生墓……许多许多,其中最具有煞气的就是这回天墓。”胖子开口:“墓主可能想要死后复活,献祭进墓的活人。”

    “*,这么恐怖。”赢正此刻都有些瞪眼。

    “回天墓一般只有准帝境界才会葬,因为证道不了,从而又不能活出第二世,所以就有了这种活人献祭的回天想法。”胖子目光也渐渐变得凝重:“在乱古时期,这种手段被叫做葬士。”

    “渡劫天尊是不是葬士?”赢正想到渡劫天尊也经常被埋啊。

    “神话时代八位天尊第一位,他体内有轮回印记,不是这种葬法,他只要闭了眼就行,葬哪里都无所谓。”妲己开了口。

    “难怪。”赢正。

    “难怪什么?”妲己撇了眼少年。

    “啊,没啥没啥。”赢正顿时摇摇头笑着道:“我们也赶紧想办法找到那两个藏宝室吧,那东西走人,免得被献祭。”

    “想死的话,就去找藏宝室吧,道爷我去这边。”胖子看了看罗盘,旋即朝着另外最不起眼的一条墓道走去。

    盗墓不是他的专场,见胖子离开,赢正也只好作罢,带着妲己与王欣,追着胖子离开了这处墓室。

    ……

    交错的墓道中,也有遇见几个人,不过他们都在迅速的朝着某同一个方向赶去,好像是有人发现了处宝藏室。

    “哥们儿,那边什么情况?”赢正直接拦住一位。

    男子心浮气躁,不过见到是赢正,顿时略微压制了下来,在这个魔鬼少年面前,他还是不敢造次:“那边有宝藏出现,据说里面有很多墓主生前的法器以及大量的金银珠宝。”

    “法器,好东西啊。”赢正一听,略微有些心痒痒看向胖子,那人走后,赢正开口问道:“真不能过去?”

    “回天墓回天墓,贪婪之人的诟病,想要带走墓主东西,想都别想。”胖子摇摇头说到:“没有人能在这回天墓中带走一物,除非大帝亲临。”

    “草……那我们进来个寂寞,还不如直接有人?”赢正闻言有些失落的郁闷开口。

    “非也非也。”胖子此时露出了奸诈的笑容,风轻云淡的故作模样:“那些宝贝虽不能得到,但我们可以去主墓室偷尸,破了这丫的回生之术,献祭也是白搭,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顺手牵羊了。”

    “顺手牵羊是说能带出去多少东西各凭本事?”王欣道。

    “丫头真聪明,破了这回天墓的墓眼,整个墓到时候坍塌,想要带出去宝贝,只有在这坍塌的一瞬间看天意了。”胖子道。

    “你这是要把那群人坑死啊?”妲己撇了眼胖子,心真黑!

    “第一我与他们无亲无故,第二人心都是贪婪的,死不足惜,只能说这是他们这一世的命数,与我可没有半毛钱关系。”胖子没心没肺道:“这个因果道爷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