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你自己给钱吧!”

    妲己此刻咬牙切齿的抓狂喝道,并不是因为赢正说她是老婆,而是因为叫了那么多的姬女。

    “别生气,我们再过些天就到东荒的中境了,总得知道点儿八卦吧。”赢正微笑着说道:“胖子和我的行字秘虽然出神入化,但你们俩不是啊,以你们俩的速度,要去到北境直至你姬氏所在,少说也需要半年。”

    “半年就半年啊,跟你请这姬女吹拉弹唱没有什么关系吧?”妲己磨牙。

    “半年也很长的,而中境又是我们能快速去到北境的必经之路,你想啊,这一路上你是愿意一无所知的好,还是知己知彼有个心里准备好?”赢正无奈解释。

    “你是想从她们口中套取信息吗。”妲己此时恍然大悟。

    “正解。”赢正欣然一笑:“看来胸大的女人也不是很无脑。”

    “我吃了你这*!”妲己说着就要扑上去一通张牙舞爪。

    不过还好旁边有欣儿拉着。

    很快。

    三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走了进来,一个身姿妙曼穿着仙女下凡长衣,一个手握弓琴素女倾国倾城,最后一位也最有特色,盘着头发目光灰暗中带着一些情绪,整个感官让她看起来与妲己比起来都不让分毫。

    “你们几个,好好伺候这位爷。”小二对着三个女人冷眼喝道,旋即又一副恭维的看向赢正几人:“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的啊。”

    “下次你让我再看见你两面三刀,就准备下辈子投个好胎吧。”赢正只是看了一眼门口小二。

    “是是是!”与赢正对视,这小二瞬间被吓破胆。

    “你干嘛突然间这么怒火中烧……”妲己。

    “姬女难道不是人吗?她们靠着自己的才艺行走江湖,讨个生活混口饭吃而已,不是什么下等,还轮不到他一个店楼小二冷眼冷喝。”赢正不屑嗤之以鼻道:“我没杀了他,说明我的怒意还不是很大,这坏习惯下次一定得改改。”

    “你杀气好重……”王欣。

    “我也觉得……”妲己。

    她们俩虽然也有些看不惯那个店小二的作为,但还不至于动不动就要人命的程度,只能说赢正这个人,管的太宽了。

    而就在这时。

    前来的三位姬女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赢正,酒楼姬女在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比较位卑的职业,很多人都看不起她们,而她们对此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今天却遇见了赢正这个平等看她们的人内心的冲击可想而知,让她们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那位目光灰暗的女人,此时也多了些异色,微微正视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

    “公子想听什么曲。”琴女率先说道。

    “不用,你们三过来坐吧。”赢正微微一笑。

    三个女人闻言更是愣了半晌。

    “可以吗……”穿着仙女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疑惑开口。

    “当然可以啊,我像是开玩笑的人?这里东西你们随便吃,钱我照给。”赢正摊了摊手:“我找你们,就想跟你们聊聊天。”

    “……”琴女和仙女。

    只有灰瞳女子此刻一言不发,却是第一个坐下来的人。

    “那我们不气了。”琴女坐下。

    仙女也一样,随后就地而坐,几人开始边吃边聊。

    琴女跟仙女都很好说话,就是灰瞳女子依旧坐在旁边,一言不发,也不吃东西,就好像只是为了遵从而坐的。

    “这位姑娘是不喜欢说话吗。”赢正看向灰瞳女。

    “什么事……问吧……”灰瞳女终于开口。

    只不过声音却与想象中有点不太对称,甚至可以说完全偏离了,带着嘶哑和略微磁性。

    就像被人刻意的压制了一样。

    赢正闻言后,眉头一皱,一眼就判断出了她的异常:“好狠的手段,竟然封了你永久性的哑穴。”

    灰瞳女此时抬头一脸不信的看着少年,她去过很多地方,找过很多所谓的名医,然而都治不了她的这个声音。

    不是贪图她的美色就是馋她的身子,若非有一些修为功底和其他手段,她恐怕都活不了这么久。

    “这你都知道?”妲己看着女人反应,顿时也惊奇看向赢正,很显然赢正的话应该是说对了。

    “笑话,我什么不会?”赢正不屑的撇了眼妲己,要知道,三千道法中除了大多半阵法、道法之外,后面的几页炼丹术里还参合了一些医术。

    而且前面多半道术都有讲解人体穴位,所以说这本三千道法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实则看第一遍与第二遍的感觉完全不同,能从其中学到的手段还有很多!

    “你能医治我吗……”灰瞳女子此刻目光深邃道:“我找遍了大半个中境,也拜访过一些仙门,都无济于事。”

    “可以啊,不过不能白救。”赢正看着女人微微一笑。

    “只要能救好,我愿做牛做马。”灰瞳女说道。

    “哎,做牛做马什么的就不必了,你只要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中境近来发生的事情就好了。”妲己抢先一步开口,看着灰瞳女正儿八经说道:“不用太感谢,这家伙会得寸进尺。”

    “……”赢正挑眉,我要真有一尺长,那就好了,顿了顿问道:“你有没有什么针?很细的那种银针。”

    “这种很长的行吗。”灰瞳女拿出来一捆根二十厘米的黑金针,虽然很细,不过这看起来并不像什么缝衣服用的,更像是一种暗杀器具。

    其他几个女人都看呆了,这外表看起来很沉闷柔弱的女子,居然身上还藏着这种东西,还是黑金打造,无坚不摧啊!

    “别误会……”灰瞳女解释:“一个人出门在外,又是女人,修为天赋不怎么行就只有带一些暗器防身了。”

    “厉、厉害~”最冒冷汗的还是赢正,他都有点佩服了,这女人若是腹黑起来,绝对比妲己还狠。

    “公子何时能帮我治疗……”灰瞳女此刻问道。

    “你这东西没毒吧?没毒的话……随时都可以。”赢正道:“过程中可能要褪去你身上的衣服,千万别多想,我需要从你后背上找穴位,你可以背对着我,我绝不吃你半分豆腐。”

    “……”妲己一副鄙夷模样,你这话听的我咋那么不信呢?

    王欣同样如此。

    “你俩这么看着*嘛?我的人品你们是有目共睹的。”赢正一副正人君子。

    嗯嗯嗯,你说的都对。

    王欣与妲己露出皆优雅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