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罢也罢,能留住这个少年再说,毕竟先天道胎也不多见。”姬傲天说话间加快了步伐。

    大长老紧跟其后,来到了姬家主殿堂。

    赢正几人以及其他的长老,已经早早就等着他们俩了。

    “阿爹!”妲己看着中年男子出现,顿时兴喜的像个小姑娘,十几年了,父亲虽然严厉但却是最疼她的人。

    “哟,我们的娼儿长这么高了!哈哈哈哈!”姬傲天同样开心的不得了,抱着女儿转了几个圈儿才停下:“娼儿不仅个头长高了人也变得漂亮了!果然继承到了你母亲的基因!”

    “那可不。”妲己撇嘴:“要是随了您老我可就遭殃了!”

    “靠,你这个不孝女,有你这么说为父的吗!”姬傲天故作鄙夷。

    “嘿嘿!”妲己。

    两父女还没好一会儿就开始寒暄搪塞,看来也是对奇葩。

    顿了顿。

    “这几位不打算给父亲介绍一下?”姬傲天明知故问,其实她们的行踪,他一直了如指掌,包括姬娼接触的每一个人。

    “小女孩儿叫王欣,和我一般大的叫高月,现在都是我的朋友。”妲己连忙开口介绍道,随后看向少年:“这就是我请的护道人赢正。”

    “护道人……你这女娃娃,知不知道护道者几个字的分量啊,这么轻易就说是护道人也只有你这死丫头了。”姬傲天无奈的苦笑了笑,看向赢正:“苗子不错,为了表示感谢你护送我闺女安全回来,就奖励你留在姬家,你可愿意?”

    赢正一听,顿时挑了挑眉,随后起身面露微笑:“您这是恩将仇报啊,姬叔。”

    “……”

    这个回答绝了,殿堂所有人都嘴角抽搐了下,这小子还真敢说!

    要知道,姬家在北境可是顶尖势力,不少人挤破头都想要进来姬家,但都没有那个机会。

    “小赢贼,你……”妲己也有些郁闷,气的跺脚,她很担心赢正一个人。

    “我要的是十株圣药,这是你女儿答应我的。”赢正开门见山的摊了摊手,世家虽然待着舒服,但他现在始终是块儿肥肉,就算不怕人族的仙门找茬,妖族、古族的顶尖势力恐也不会罢休。

    待在姬家,只能是祸端。

    再说他现在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可能将自己局限在姬家。

    “十株圣药,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姬傲天看着少年:“你小子别得寸进尺,要不然信不信本座毛都不给你,我姬家不怕世俗数落,不要面子,你那套可激将不了我。”

    “……”赢正闻言略微汗颜,这个姬家家主给他的感觉,似乎也有点太了解他了,其中一定不太对,顿了顿:“那这样吧,给您打个对折,我知五株圣药,另外,接我姐姐过来姬家,确保她的安全。”

    “你当我姬家是收容所呢,你跟你姐姐我只收一人。”姬傲天撇了眼少年,弄没略微严肃。

    “我没有留下来的意愿,我现在只想我姐姐的安全。”赢正说话间略微正色,他其实在上次墓地事件就已经在担心了,若非答应了妲己送她回来,他当时就想回去。

    不过,他之所以选择送妲己先回来,其实也有私心,就是利用姬家力量让姐姐过来这边算是当时两全其美的办法。

    “那她们俩呢?我说了,只收留你们当中的一位,如果你要我救你姐姐,那她们就不能留下,不知道你怎么选?”姬傲天微笑着看了看另外两位女孩儿。

    “阿爹!”妲己皱眉,看着父亲这般刁难自己的朋友,她有些真的生气了。

    不过姬傲天自然也有他的想法,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少年,经不经得起考验,在亲情和萍水相逢,他怎么选。

    “当然是要你们救我姐姐啊!这还用得着选?”赢正直接想都没想的开口,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能做到短时间过去南境的也只有姬家了:“我是人,不是圣贤,我亲姐自然排在第一位,其他的再说。”

    “……”

    还以为这小子会心存善念牺牲小我然后成他人之美呢,没想到这货居然想都没想就选择了自己的姐姐,果然够正常的!

    “接我姐姐过来后,另外五株圣药也请用在她身上吧,就这么定了。”赢正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不给他们有任何开口的机会,随即开启了行字秘:“姬叔,告辞。”

    嗖!

    对于行字秘,赢正可谓已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姐有了姬家这个后台,他也就放心一大截了,准备在北境这边久待,顺便去见识一下东面的荒古禁地。

    “我们也走吧……”王欣起身,拉起旁边高月的手。

    “走哪儿去?”妲己开口,挡在了她们的面前,随后看向自己的父亲:“阿爹,你要是不留下她们,女儿往后也绝不再踏入姬家一步!”

    “你们激动啥,我就逗逗那个臭小子而已,没想到他将你和老爹我都拿捏的死死的。”姬傲天苦笑:“有这么快,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他就是算准了我会留下你们。”

    此话一出,王欣与高月都是一愣,这么说来赢正并非是对她们不管不顾了,心里一时间稍微好受了许多。

    “原来是这样……”妲己虚惊一场,若真被老爹赶走了这几人,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了。

    顿了顿,妲己转过身去看向王欣与高月:“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姐妹,在姬家你们与我享有同样的小姐待遇。”

    “这……”高月一愣,看向姬傲天家主。

    “以后娼儿是要继承家主的人,她说的话就是铁命。”姬傲天笑了笑:“你们就安心的留下来吧。”看向身旁老者:“大长老,要劳烦你再去一趟南境了。”

    “无妨,他姐姐赢幼薇,据说也是一位特殊体质,被栖霞教收养。”老者笑了笑言道:“接过来也好,不仅让我们姬家能多一位特殊体质的天才,还能让那先天道胎的小家伙,永远斩不断与我们姬家的渊源。”顿了顿:“老夫有种预感,将来他一定会是这整个葬帝星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