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姬家以后。

    赢正朝着荒古禁地的方向一路行去,直到越来越近后,进入一片热带雨林当中,这才选择在一棵古木粗枝上打坐起来。

    已经快接近荒古禁地,方圆万里妖兽都不敢靠近,更不要说人了,绝不会有人会贸然闯来这里。

    乾坤袋中的一千斤源石全部拿了出来,往旁边堆积而起,咋眼一看也不是很多的样子。

    “剑斩肉身,心斩灵魂……”赢正闭眸盘曲在一根比高速公路还宽的古树枝上,设下一道绝天阵法确保安全后,开始吸收源石上精纯的灵气。

    这一入定,便是两三个月。

    一千斤源石对于一个普通修士,或许够*几十年的量,然而在赢正面前,三个月已经顶天了。

    体内道宫世界的五根柱子,赢正首先就选择的修肾脏,咳,男人嘛,这东西必须得主修。

    三个月的*下来,肾脏之柱光芒比起另外四根都要明亮许多,而想要突破道宫,进入四极秘境,就需要将五根柱子全部点亮才行。

    “一千斤源石才勉强点亮一根,突破四极秘这得多奢侈……”赢正睁开眼,吐出一口浑浊之气,看来作为特殊体质背后没有庞大势力,*起来还真有点费劲。

    随后想到了什么。

    赢正眼睛一亮,将最后十颗仙桃圣药拿了出来,这东西也是极品啊,虽然不及传说中不死药珍贵,但也能与源石旗鼓相当,甚至更好。

    “啊猛”“啊猛”……

    不待多想,赢正一颗颗送进了嘴里,虽然一种圣药的药性只能在一个人体内产生一次,但圣药中蕴含的精纯灵气还是不变的,虽然这么做有点暴殄天物!

    仙桃圣药的效果就是百毒不侵,他居然不知道拿去卖掉的话,一颗还能换五六百斤源石!

    没办法,他蠢!

    又是几日过去。

    赢正吞噬掉十颗仙桃灵气,体内的心脏之柱只点亮了一半,不过不知道仙桃具体价值的他还是很满意。

    接下来准备进入荒古禁地。

    “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禁地里圣药应该很多吧,运气好碰见一两柱不死药就更好了。”赢正起身喃喃,站在枝头眺望着远方,绿林如海,看不见尽头。

    他在想屁吃……

    唰唰!

    赢正背着破铜烂铁依旧犹如一只灵猴,朝着荒古禁地迅速串去。

    “忘记还给妲己了,这破剑……”赢正这才想起来背后还有把剑,丢了又可惜,不过暂时能隐藏自己身份,也还好。

    不多时。

    他已经来到了荒古禁地的边缘处。

    不过,让他震惊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不少修士的身影……

    有散修、也有门派、还有一些妖族古族的其他种族修士,五花八门犹如华山论剑都没有这个阵仗!

    唰唰唰!

    他们时而一批批进入荒古禁地之中,却没有见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但依旧前仆后继没有退缩的意思。

    “青龙门,举教飞升!”

    “喝!”

    咚咚咚——!

    东风吹,战鼓擂,气势浩荡,在悲壮中波澜壮阔!

    赢正被这些人都有点吓懵了,什么时候荒古禁地这么热闹了?不是应该无人敢接近的吗。

    缓缓移动,赢正碰见了一位看热闹的三十左右散修。

    “大哥,什么情况?”赢正问。

    “什么什么情况?”散修一脸皱眉看着自来熟凑上来搭话的少年:“江湖规矩。”

    “我懂我懂。”赢正嘿嘿一笑,拿出来已经所剩无几的一小块儿源石,顶多二两的样子。

    就算二两源石,对修士来说也是相当气的了,男子结果源石碎块儿,脸色变好了许多:“小兄弟会做人,那哥哥就给你掰扯掰扯。”

    “嗯嗯!”赢正认真的点着头。

    “荒古禁地,东荒最恐怖的地方,据传是乱古荒天帝自斩所留下的弃道之地,其中凶险万分,从来还没有人能进入其中活着出来。”男子道。

    “知道这么凶险,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呃,他们不应该害怕吗,不应该敬而远之吗!”赢正问道。

    “是人就有赌性,关键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得住这*。”男子开口:“凶险与成功是成正比的,能从荒古禁地中带出一物,都将受益无穷,意义很大!作为修士,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扯犊子啊大哥,我就不一样,我*就是为了长生不死……”赢正嘿嘿一笑:“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做不到。”

    “所以啊,小兄弟你还小。”男子一副老神在在的说教模样:“等以后你再长大,修为再精进到无法精进的地步,你就知道了,人活一世总得做点什么。”

    “好吧,还是多谢大哥肯给我讲解。”赢正拱手,赶紧撤。

    望着那些密密麻麻不同身影,赢正没有进前,此刻来到了一处隐秘枝头观望,亲自来到遮天世界,看着这一幕幕壮观赴死,他还是有些激动的。

    难怪之前在后方*时没有人,没想到全都在这里碰瓷荒古禁地,心里庆幸至于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里的人命当真不是命啊……

    “看的我都不敢进了,草。”赢正躲在一边瑟瑟发抖,这些人当中,还有不少的半步大能,甚至还有一两位仙台二境的大能!

    过来这边,想也是修为到了瓶颈,无法再有突破,所以才来这里搏运气的,不成功便成灰。

    随着时间推移,赢正眼神突然一怔,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胖道士!

    胖子穿着一个门派的道服,混迹在人群中,似乎准备进入荒古禁地。

    赢正此时皱眉,随后很快摸到那个门派后方,以当初在墓地同样的手法,抓了一个年纪比较小的,拖到两米高的草丛中“狸猫换太子”……

    “唔唔唔……”被绑少年瞪眼,嘴巴被塞了一小块儿源石碎片。

    “嘘,别叫,我这是在救你,你年纪还小冒险荒古禁地明显是让你送死,乖乖躺在这里等人发现解开你后,好好做人。”赢正露出大哥哥的笑容。

    语罢,大摇大摆朝着胖子所在人群中挤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