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

    赢正跳起来对准胖子脑壳就是两巴掌,然后蹲下。

    “哪个苟日的打我!”胖子懵逼生怒。

    但没有人回应,胖子咬牙,怒斥后便没有追究,毕竟不能因此暴露了身份,从而打乱自己心中算盘。

    赢正偷乐,心中暗爽,像个小孩子,不过也只有和自己认可最亲的兄弟才敢这么作死:叫你这个死胖子当时跑路,奶奶滴差点没害死我!

    待胖子转过头后,赢正再次起身,跳起来又是一脑瓜子,敲的胖子瞬间抱头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发出杀猪叫,但人多眼杂他又不敢叫出声!

    憋屈的满脸通红,火气冲天,胖子咬牙切齿转过头杀意铺天盖地……他娘的……别让劳资发现你是谁!

    “喂,胖子。”就在这时,赢正事不过三,在胖子转头看过来之时,他已经退到了最后面,假装偶遇,对着胖子微笑着招了招手:“没想到你也在啊……”

    胖子定睛一看,老谋深算的他岂能不知道这苟是真的苟!顿时就朝着赢正一个闪掠冲了过去,要死要活!

    “赢贼贱苟!你他娘敢跟你胖爷玩儿阴的!”胖子气的骂娘。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啥!”赢正打死不承认,演技上天的说道:“上次你跑路,我都还没有跟你急呢!死胖子!你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对我发怒!*!”

    “别装了!方才就是敲的贫道的头!对不对?!”胖子目光深邃看着少年。

    “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刚过来这边看见了你身影,正想说有人捉弄你!”赢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心酸:“我们俩也算过命的交情了!你居然怀疑我!感情淡了!真是苍天无眼啊!”

    “装,你再装,再装劳资打死你啊。”看见这不要脸的家伙,胖子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骂了,不过当日确实是自己先跑路了,这确实有愧在先,想到这里,胖子心里也略微平复了下来。

    “嘿嘿。”赢正摊手,旋即不再扯犊子,开口:“死胖子,你怎么会来这里啊,当初捅了那个准帝墓地法器库,应该赚的盆满钵满吧!还想贪这荒古禁地中的宝贝?”

    “我赚个锤子赚,当初捅破法器库,确实想独吞,但刚出来就被十几家势力围堵,贫道毛都不敢拿一根!”胖子郁闷说道:“这次进荒古禁地捞点儿油水。”

    “……”赢正闻言,有些无言以对,进荒古禁地捞油水?胖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进了!一时间他有点震惊不已。

    荒古禁地自古有进无回!

    “有行字秘辅助,只要不遇见里面的荒兽,不被当成活靶子,就能活着出来。”胖子似乎看出来了赢正的疑惑,顿时解释道。

    “原来如此。”赢正恍然。

    以行字秘的速度确实可以搏一搏侥幸,只要不被什么强大生物震慑到不能动弹,都有一线生机。

    “怎么,你也想进去捡漏?”胖子看了眼少年,笑了笑:“我劝你还是在外面苟且偷生,荒古禁地不适合你。”

    “呵呵,看不起我?”赢正一脸不屑:“你胖子能去的地方,我能,你胖子不能去的地方,我也能!”

    “要不要比一比?”闻言,胖子露出狡诈的笑容继续道:“就比谁进去荒古禁地的距离远!事先给你说好了,荒古禁地的深处可是非常恐怖的,岁月悠悠虽有前人前仆后继,其实都没有进到过荒古禁地深处。”

    “有什么不敢的!”赢正。

    “正所谓未知的凶险,最为可怕,你确定了要比吗?”胖子依旧淡笑。

    “你害怕了?”赢正呵呵胖子一脸。

    “笑话,我胖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会害怕?”胖子同样不屑。

    时间匆匆。

    “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一位老者悲壮高歌:“青玄门所有在此之人听命!随老夫杀进荒古禁地!”

    “喝——!”

    唰唰唰!唰唰唰!

    无数人御剑而起,朝着荒古禁地开始冲刺,犹如浩荡的江海!画面极为震撼!这次青玄门可是举族上下都来了!

    “愣着干嘛,我们也走!”胖子开口,御剑而起。

    赢正也不怠慢,跟随胖子没入这群大部队的后方。

    进入荒古禁地范围内那一刻,赢正承认自己有点小慌,但同时更多是怀揣着激动的心情!

    “不死药!你正爷爷来了!”赢正开口。

    唰唰唰!唰唰唰!

    荒古禁地之前,还有很多人,他们望着青玄门举族上下数千人,光看着就汹涌澎湃的不得了。

    “青玄门在北境这边也算是个二流大教派了吧,没想到全都来了!”

    “为了荒古禁地中的宝贝,也是拼了。”

    “他们教中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出来,就还能东山再起吧。”

    “许多人都在搏!”

    一时间荒古禁地前喧哗声不断,各种络绎不绝的讨论着这波澜壮阔的一幕!

    荒古禁地中。

    树高百丈不见顶,地宽万里不见边,数千人浩浩荡荡的跟在前方大能,穿梭在树木丛林半间!

    最后方的赢正与胖子刚开始还觉得一路通畅,不过随着深入,前面也终于有了些许动静。

    砰砰砰!轰隆!噼里啪啦!

    一道道不同声响传入耳中,随后他们看见的就是横尸片野……

    唰!

    有个断了手臂的人倒飞出来,冒死惊醒在后面的弟子:“前面有荒兽出没!大能掌教已死!未达弟子!迅速撤离!迅速……噗嗤……”

    话还没说完,便断了气息!

    一股极强且恐怖的威压也在此刻瞬间铺天盖地!

    “吼——”

    一道兽鸣惊天彻底!

    荒古禁地外面的无数人都闻之面色苍白不少!

    “快绕道!要死了!”胖子目光相当急切,一把抓住赢正的肩膀,随后开启行字秘,嗖的一声,带着赢正便横穿而去!

    吼——!

    他们前脚刚走,一头巨大身影出现,它只有一只眼睛,高大到能与这古树平齐!行动时更是像走在这天地之间!

    人在它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遇见了一条藏獒!完全不起眼!随便一个吐息,就让数千人在顷刻间化为血雾!

    被胖子拉扯横穿的赢正,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这庞然大物,瞳孔立马微缩起来,呼吸都差点停止。

    “这玩意儿怎么跟《山海经》中的《东山经》里记载的一种怪兽很像啊!”赢正心有余悸的喃喃开口:“其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诸犍,善吒,行则衔其尾……我一直以为山海经只是传说,没想到这里居然真的有这种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