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后。

    赢正的视线被白光占据,随后睁开眼醒了过来。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

    暖阳微起,高高在上,脑海中的“他化自在*”依旧健在!梦里居然是真的!环顾四周,那道类似荒奴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在他的旁边留下了四个古字,随不是这个时代的字体,但他在栖霞教那几个月看了不少古籍,大概能认得出来。

    “勿忘初心。”

    看着地上的字迹,赢正喃喃,即便是随性的几笔,都仿佛充斥着神韵古烁,让人敬畏!

    难道那道身影,是乱古时期荒天帝用他化自在*所显化的一道分身吗……

    唰!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邪祟退散!”而就在这时,胖子又杀了回来,瞬间闪掠到了叶有为旁边,跟着不待他说话,又是一闪,带着赢正又闪掠不见!

    当他们再次出现停下,已经在某座山的废墟中,胖子勘察过,只有这里还能勉强算是安全之地。

    “你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胖子怒斥。

    “我还以为你这死胖子抛弃你好兄弟自己出荒古禁地了呢,怎么又杀回来了?”赢正微笑,虽然感动但又忍不住嘴欠打击道。

    “那可是传说中的荒傀啊……大爷的,如果不是怕被你在九泉之下骂胖爷我乃贪生怕死之辈,我救你个喘喘!”胖子翻白眼。

    “……”闻着这奇葩理由,赢正略微无言以对,这死胖子还真是死要面子啊!果然高人都有洁癖不成?

    二人寒暄不久。

    赢正忽然发现了什么,看着这四周残檐断壁,怎么跟梦里头一模一样!*?难道我还没醒?

    “胖子,你捶我一下。”赢正。

    “有病?”胖子。

    “让你锤你就锤,废什么话呀,麻溜赶紧的。”赢正。

    胖子闻言直呼好家伙,露出狡诈笑容,正愁找不到报复的机会,你倒是给胖爷我主动送上来了啊,看劳资弄不死你丫的……

    唰!

    胖子一跃而起,跳了两三米高……

    随后就是一*泰山压顶,对着下方赢正就是猛然坠下!

    轰隆——

    霎时间,整个废殿宇都抖了一抖!

    “啊草……你个*……”

    声音并不是赢正的,而是胖子的,此刻*下的大理石都碎了。

    “躲尼玛的……”

    赢正不忍直视的歪着头闭着眼,不以为然的略微故作痛心道:“我特么让你锤我一下而已,你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啊……谁不躲谁*!”

    “我……”胖子生无可恋,遇见这个*果然是自己上辈子造的孽!

    赢正最后自己恰了一下自己,疼,真的疼,看来这里并非梦境,走去殿前,第一次做梦与叶天帝喝酒是这里,第二次与荒天帝碰面也在这里!

    “……尊殿?”看着一块儿掉落在地上都已经生出青苔的石碑,赢正喃喃,对着胖子招手:“胖子,过来看看,这里什么尊殿,是不是大门派?如果是的话,我们可以搜刮一波了!”

    “是至尊殿,别想了,没有什么宝贝,这里除了有个残缺的先天聚灵阵之外,可谓一毛不拔,该毁的都已经被毁干净了。”胖子开口,显然他早就找过,整个殿宇也就只有那阵法能够入他眼的。

    “可以修好吗?”赢正闻见先天聚灵阵,略微有些兴趣,要知道这里可是荒古禁地,灵气本就充裕,再开启这阵法助自己修行,肯定能在短时间内再次有所突破!

    “废那劲儿干嘛,修好了它也只能再使用一次就散了,而且,灵气聚集动静太大,很有可能再引来什么荒兽。”胖子闭着眼摊手:“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还是不要干啊,好不容易才逃过来。”

    “……”赢正不想打击他,荒奴身影本来就已经不见了,还好不容易……

    既然胖子不肯帮忙修复,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渡劫天尊的三千道法中虽然没有这先天聚灵阵,但对于基本阵法的要领还是很通透,只要稍微摸索,自己动手修复这聚灵阵应该也不是太大问题。

    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人修复的慢一点儿而已。

    时间匆匆。

    一晃就是半个月,赢正研究了很久这个殿宇地势,以及聚灵阵的要点,已经开始着手修复起来。

    而胖子虽然没有帮赢正,但他也没有闲着,似乎在挖掘着什么,然后鬼鬼祟祟像是在藏啥东西一样!

    “死胖子,你在干什么?”赢正悄悄来到拿洛阳铲的胖子身后,突然开口,将胖子惊的魂不守舍。

    “信不信一铲子弄死你?”胖子骂到。

    赢正耸了耸肩,摊开手:“只是跟你打个招呼而已,没必要这样吧。”

    “在藏酒。”胖子不待见的说道:“我们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近期荒兽动荡,荒古禁地外面似乎也开始不安起来。”

    “这半个月,你出去过了?”赢正说道。

    “没有,只是做了一个纸人探路罢了,纸人上的五感与本体同识,前几天刚侥幸飞到了外面。”胖子开口。

    “纸人……你究竟还有什么诡异手段,可以教我吗?”赢正嘿嘿一笑。

    “想的美。”胖子不屑。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啊,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赢正问道。

    “有古族出现了两位天才,一位是满身红毛手握天刀的少年,说他是斗战一族的猴子吧,又不太像,但听闻到处在找同辈天才决斗。”胖子开口:“还有一位,也是古族,真身都看不清楚,他虽然没有出过手,但半个月下来,有战斗的地方都忌讳他的出现,他比那个古族红毛少年似乎更恐怖。”

    “这么牛批。”赢正闻言略微小惊,看了眼胖子:“你真正的修为应该不差吧,能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强吗,我要听实话。”

    “本来只是道宫五重,最近才突破的仙台。”胖子随意道。

    “信了你的邪。”赢正自然不会信。

    道宫与仙台相差了四极跟化龙两大秘境,怎么可能才几个月不见,就直接跨越了?不可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胖子无奈摊了摊手,他说的也是实话。

    赢正看着胖子不像是开玩笑,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如果胖子真的是渡劫天尊二世,以后就是成为冥皇的狠角色!如此诡异的突破幅度倒也说的过去!这大概就是作为渡劫天尊二世身的bug吧!

    羡慕嫉妒恨!我既然是帝尊了,为何不给我也这么来啊?赢正此刻对着头上三尺青天抛去一个“*无情”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