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字先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就是赢正?”年幼的不死天皇目光深邃,看着赢正方向:“别人的道法我并不关心,听闻你身上还有圣药?”

    “不好意思,已经没有了。”赢正摊手。

    “没有?呵呵,不过喝了你这吃过圣药的血,对本座而言同样是大补!”红毛不死出手,天刀神光喷涌!尽然有几分皇者气!这竟然是一把极道兵器!

    唰!

    拖着天刀的不死,目光凶煞,朝着赢正奔腾,带着万马归朝之势!

    “来的正好!就让我看看你古族败类究竟有什么能耐!”赢正目光同样深邃而凶猛无比,如果说不死现在是一头脱缰狮子,那赢正的眼神就是拿缰的猎人!

    目光中不仅没有半点胆怯之色,反而比起不死的满身,更是充斥兴奋与杀戮!

    “巽门!开!”

    轰隆!

    赢正一口气直接开启四道命门,红光阵法遍布整个古道场!全身上下,红色血煞气息冲天!

    嘭嘭嘭!砰砰砰!

    近乎在一瞬间,二人就轰杀在了一起!

    古族年幼的不死,本身修为已近斩道,虽然还未真正进入到斩道境界,到借助这柄天刀,绝对能击杀一位真正仙台第三台的斩道者!

    然而赢正这两年修行,也不是虚吹全然无用,虽然只有化龙秘境,但肉身之力能击杀仙台第一台的半步大能,开启一门攻击翻倍,二门四倍,三门九倍,四门直接十六倍的攻击力……

    轰轰轰,轰轰轰!

    古道场中天花乱坠,二人对战几乎肉眼看不见,数以几十万计的观战者中,能够捕捉他们一些踪迹恐怕不会过半!

    “怎么可能,这人族赢正竟然以在肉身搏杀近乎斩道境的古族少年!”

    “这太疯狂了!”

    “古族是出了名的肉身天生强悍,而人族近乎在万族中论身体素质可是普遍垫底的存在啊!”

    “他竟然直接用肉身之力,与这个古族的不死少年硬抗!太生猛了!”

    不少人已经全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简直无法想象,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而且他们打的还难分难解!

    要知道这个古族的少年可是近年堪称古族最强的!

    而赢正在两年前,居然还在被一些小门派追杀满东荒的跑,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正是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却成了可能,矛与盾的结合,才让无数人更为此震撼不已!

    其中最不安的便是伏天圣地那群人,那位带头老者眼睛都已经露出了寒意,此子若不招惹也罢,但偏偏与他们伏天圣地有仇,让他再成长个两年,估计自家圣地迟早要被他灭了……

    “长老大人,您怎么冒汗了。”一位伏天圣地的男子看出来了老者异常,而他们其实心里也相当忌惮。

    “若此子今日死在这古族少年的手里也就罢了,若死不了,我们伏天圣地恐怕就有劫难了。”老者喃喃一声:“速回伏天禀报圣主大人实情。”

    “是。”男子语罢迅速消失。

    道场中。

    砰砰砰,砰砰砰!

    刀光剑影,阵阵火花刺眼,赢正并没有用量天尺,而是以锈剑搏其天刀,在他看来这个年幼的不死天皇还没有到那种真正能发挥出来天刀全部威力的地步。

    “喝!”

    红毛飞舞炸起,不死天皇目露凶光双手握刀直接横斩几圈朝着赢正猛然斩落,刀身上笼罩出巨大身影,仿佛劈开了苍穹!

    赢正抬手巨剑横空。

    轰隆隆——!

    一声巨响,锈迹斑斓的巨剑应声而断,赢正身影被震飞数十米……

    “噗嗤!”

    一口鲜血抿在嘴,注视着不死天皇的赢正目光微凝,抹去血液。

    “好一个人族蝼蚁,尽然能接本皇子这么多刀!你足以自傲了!死吧!”不死天皇乘胜追击。

    众人见此,心有余悸!

    伏天圣地的老者心里都是很畅快,看来自己之前慌乱略显多余了,这个赢正赢不了古族的天刀少年。

    “这小子不会用剑……”一边的某处,孟芷柔突然轻声喃喃,美眸注视古道场的赢正略有几分惋惜和苦笑:“光用提升的蛮力来和别人的天刀正面对打,剑不断那才是不正常了。”

    “呵呵,乖孙女,那你觉得谁能最后胜出呢?”孟芷柔旁边老者,此刻突然露出些许和蔼笑容。

    “爷爷何出此言。”闻言,孟芷柔看着古道场中已经很明显的局势:“这个姓赢的必输无疑,若是他会一点剑术,或许还能有翻盘的机会,可惜他不会。”

    “老夫倒是觉得这个赢正不简单。”老者不以为然的抹了把胡须:“此人命格坚硬与那古族命格正好相冲,看似颓势,实则已经快结束了。”

    “赢正会胜?”孟芷柔闻言一愣。

    老者哈哈一笑。

    古道场。

    轰隆!

    就在众人以为赢正必输无疑之时,突如其来的下一幕便震惊了无数人!

    只见,赢正原地不动,完全没有避让的意思,然而那不死天皇的天刀落下,竟斩在了他的旁边!

    “怎么回事!”

    轰隆!轰隆!轰隆!

    不死天皇一刀刀朝着赢正斩落,每一刀都是非常精准,可惜却每一刀都与赢正身影相差一厘。

    “站在这里让你杀都砍不准?你觉得你是最强吗?”赢正目光深邃,与不死天皇跟前对视。

    那种绝对无敌的压迫感,令人惊悚!

    “不可能!这不可能!”年幼的不死天皇眸子一怔,不敢相信,二人如此近距离,他却一刀刀都没有命中!怒斥一声直接开启了大招:“乱披风——!”

    唰唰唰!唰唰唰!

    轰隆轰隆轰隆——

    一阵连轰带炸的骚操作,让现场瞬间尘埃飞扬,大地崩裂!古道场铭纹都被震的泛光起来!

    要知道,能打到让这些铭纹自主激活,可见有多么恐怖!

    “这回看你还不死!”怒斥一声,不死天皇重重落下最后一击,退后身影爆射而退出浓烟滚滚之处,目光深邃且*的狂妄大笑说道:“哈哈哈!可恶的人族!这回你还不化成灰!”

    一连串的攻击,看得无数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头皮发麻!这攻击换做是他们估计都要被这古族少年斩成烂泥!

    “要我化成灰?就凭你这种小丑!”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赢正已经是败了之时,一道声音从浓烟中响起,还没有待浓烟散尽,下一秒赢正直接出现在了不死天皇的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