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点流逝。

    很快两个月匆匆过去,赢正与孟芷柔两人在这段时间也变得略微熟络不少,毕竟这两个月都是她亲手为赢正熬制十全大补汤。

    “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了。”赢正已经能够正常行走,起身穿好衣服,准备离开蓬莱岛。

    “你干嘛?”孟芷柔见少年穿衣。

    “我身份特殊,并不想给你们蓬莱岛招惹麻烦。”赢正摊了摊手:“现在伤势已经差不多痊愈,该走了。”

    “哪里招惹麻烦了?你现在可是人族的骄傲啊,就算是你的仇家伏天圣地现在想要找你麻烦,恐怕都要电量一二了。”孟芷柔抿嘴说道。

    “你们居然调查过我。”赢正挑眉。

    “屁,就你跟伏天圣地那点儿事儿,人尽皆知好不好?”孟芷柔说道,顿了顿:“你如果留下来,我传你剑术,怎么样?我不收你东西,免费让你当我的徒弟!”

    闻言,赢正惊的仰头,看向这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岂能不知道其心中的算盘?

    这是要跟我扯上关系啊……然后好逢人就说:打败古族天才的那个逼,是我孟芷柔的徒弟!

    咳咳……

    赢正干咳两声,如果说能够学到真正剑术的话,他是不介意留下来的,就算让这妮子占小便宜也无妨,顿了顿撇了眼孟芷柔说道:“你确定真打算教我你孟氏剑术?”

    “确定。”孟芷柔背着玉手俏皮中带着几分古灵精怪的天真:“虽然父亲让我防备着点儿你,但我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企图。”

    “那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强留下。”赢正点头答应了下来,人族群英会晤还有三年时间,这三年在蓬莱岛或许更安全,反正他也没地方去。

    虽然伏天圣地不敢贸然动自己,但古族的人却不会管那么多。

    先在这里苟三年,光有诡道术还不够,他还需要一些技能才能保全自己,这三年正好让自己安心*其他之法。

    “可惜第二式的诡道觉醒篇自己还没有办法触及,要不然那时应该不至于输给那个古族圣人。”赢正喃喃自语。

    “你在喃喃什么?诡道术?”孟芷柔看着少年背影,开口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瞎说着玩儿的。”赢正回过神连忙改口,笑着玩世不恭道:“我现在答应留下来了,不知孟*何时教我剑术呢?”

    “千代婆婆说了,你至少要休息两三个月。”孟芷柔在赢正周身转圈圈,道:“再让你修养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去我的府邸那边,我传你无上剑术。”

    “怎么感觉你在忽悠我……”听见无上剑术几个字,赢正挑眉苦笑:“你不会是想骗我过去然后说非礼,将我置于死地吧?这样的话跳进黄河我都洗不清了!”

    “想象力真丰富……”孟芷柔闻言都忍不住脸黑下来挑眉:“刚刚把你救活过来,我置你于死地干嘛?”

    “嫉妒羡慕恨喽……”赢正撇嘴。

    “自恋狂。”孟芷柔一脚剁向赢正的脚。

    啊嘶一声,赢正疼的原地直打转转,看向孟芷柔咬牙切齿:“死婆娘,你来真的?信不信我告诉你父亲,你虐待我……!”

    “你又不是他儿子。”孟芷柔哼的一声翻了个白眼,旋即略显娇蛮夺门而出:“好好修养不准离开,明天我再来。”

    赢正开始有点后悔留下来了。

    他看得出来,这婆娘绝对是个狠人!

    ……

    孟芷柔走后。

    赢正在房间中开始打坐*起来,他的身体比想象中恢复的快许多,除了有些虚脱无力感之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太大毛病。

    化龙秘境,修背后那根脊椎,直接呈现出九个小世界,每一个世界有一根巨大擎天柱,仿佛代表着天之栋梁!

    脊柱九节若能修到大*,便会显化成龙脊,红尘中的那些普通修士能到这个境界可以说算顶天了。

    而对于想要脱离红尘,去追寻更高的境界的人来说,化龙大*还只是刚刚起步。

    赢正九节都已经非常明亮,九个小世界中的擎天柱玄光乍泄,在荒古禁地那会儿他就已经快要突破,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而现在他被古族圣人击的筋脉尽断,又被孟氏重塑胫骨,这也算是一次涅槃,随着他的结印,天地灵气开始狂涌,朝着他身躯源源不断进入。

    此时他已经不需要什么源石,因为他本来就只差的是这个契机,如今只要结印修行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天劫就行了。

    几天后。

    轰隆隆,轰隆隆——

    蓬莱岛整个岛屿的上空,开始有些乌云密布,一道道空雷偶尔炸起。

    “是敌袭吗?”

    “不可能,蓬莱岛有我们孟氏护族大阵在,连一只蚊子都别想在无声无息之下潜进我们的范围之内。”

    “说的也是。”

    “方向是那个外来少年的住处。”

    “难不成是他要突破了而产生的异像?”

    “听闻他只有化龙秘境,此番异像确实像在渡劫。”

    蓬莱岛无数人皱眉起来,互相窃窃私语间,开始朝着赢正这个方向赶过来看热闹。

    房间上空的黑云缓缓越积越大,开始有闪电出现,而且这黑云中的闪电并不是正常的蓝白色,而是鲜红色的!

    “红色的雷电……”

    某处老剑圣身影双手负背,一双老眸深邃望向天空上的红色闪电,犹如一条条游龙穿梭在那黑海中一样,令人见之丧胆!闻之生畏!

    “这个天劫不是一般人的天劫。”孟华此时两鬓斑白,同样双手负背,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笑了笑道。

    “先天道胎体质,渡劫自然与其他人不一样,这个老夫是知道的,只不过老夫不明白的是,这红色的雷电还真闻所未闻。”老剑圣啧啧称奇。

    “或许是一种寓意吧,虽然总感觉有点不详预感。”孟华抬头,随即哑然失笑看着天,对自己一旁老父亲道:“方才的话,当我没说啊。”

    “哈哈哈,能令你都感觉到不详,看来这小家伙真的有点东西啊。”老剑圣哈哈大笑,难得看见自己儿子有稍微低头之势,没忍住搪塞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