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输。”赢正知道,自己再打下去没有意义,他根本不会什么剑招,逢人就是诡道开、一刀斩……

    “打平吧。”孟芷柔也不乘人之危,开口天真道:“你以仙台第一台能接我斩道境的全力一剑,并且还能站着开口说话诶!已经厉害了!”

    “承让。”赢正笑了笑也不反驳。

    “就这?完了?”孟华一脸懵逼,看着赢正方向喃喃。

    “这小子深藏不露,你想让他亮出底牌的心思太明显了。”老剑圣撇了眼孟华,苦笑说道:“下回委婉一点儿。”

    “……”孟华。

    “不过芷柔还是很了不得的,仅用七层功力就有这般剑威,看来确实是继承了你的全部天赋。”老剑圣哈哈开怀大笑。

    ……

    接下来几个月时间。

    赢正开始跟孟芷柔*剑术,两人同吃同住在一处僻静的楼阁,惹来不少羡慕嫉妒的眼光!

    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他长得帅。

    在这几个月里,他不光*孟芷柔教他的寒冰剑诀,他还在专研三千道法中许多道术,以前是没时间看和修为不够,所以只学了诡道术,现在在孟氏这里多少有点天赐良机的意思。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准备将三千道法中所有阵法、道术都简单演示一遍,不求能够练炉火纯青,但至少遇敌时还有点其他手段可以拖点时间……

    “一剑沧海寒!”

    赢正道尺横推,红色剑气所过之处天地冰冻三丈!无一活物!百里海面直接结冰!场面惊人!

    就连赢正自己望着这结冰的海面都震撼无比,没想到剑技也能这么酷……

    “开饭了!小徒弟!”

    这几个月的相处,孟芷柔对赢正好感度也是渐渐增加。

    毕竟和有趣的人在一起还是很舒适的。

    “……”赢正对于这个孟芷柔毫无办法,一口一个小徒弟,这几个月下来就像是孙悟空被带了紧箍咒一样恐惧。

    楼阁内。

    孟芷柔亲自下的厨,天天都是蛋炒饭和十全大补汤。

    不明人士还以为他们是情侣!

    “学的咋样了?”孟芷柔一身简装,对着赢正说道。

    “一般般。”赢正苦笑摊手开口:“我的修为在这几个月没有精进了,还有三年就是群英会晤,仙台第一台修为到时候应该要垫底了吧。”

    “也不是啊,我在咱人族天资榜排名第二,现在也才斩道境界罢了,而且同辈中鲜有人能突破圣人境界。”孟芷柔说道:“天资榜第一的,据说近几年才刚刚入圣人。”

    “排名第一的是谁?”赢正好奇问道。

    “好像是在中境那边,神庭的神之子,忘记叫啥了,其实我并不太关注这个。”孟芷柔随性的玉手轻摊说道。

    “神之子,这名字挺唬人呀。”赢正闻言露出些许惊诧,敢用这个名字,这得有多强的自信?

    顿了顿。

    “话说回来,我们人族有天资榜,那古族、妖族等等其他族类,是不是也有?”赢正问道。

    “也有的。”孟芷柔点头:“我爹说现在是黄金大世,各族天骄数不胜数,所以你最好不要惹是生非。”

    “……”赢正无语:“关我啥事……”

    “当然关你事儿,你这么自恋自大,懂一点武功,就以为可以横行天下,迟早你要栽跟头。”孟芷柔撇了眼赢正,给赢正性格拿捏的死死的。

    “*说的是。”赢正苦笑,随后略微正色:“我要准备离开蓬莱岛了。”

    “为什么?”孟芷柔蹙眉。

    “修为跟不上。”赢正笑了笑:“你应该也是一种特殊体质,知道特殊体质的*需要很多资源,对不对。”

    “是啊,怎么了。”孟芷柔:“我孟氏培养两个特殊体质,绝对没有问题。”

    “错了,我先天道胎,*起来需要的资源远比你想象中要多的多。”赢正笑着开口:“所以再在这里待下去,恐怕接下来的三年都要毫无作为了。”

    “可是古族的人依旧还在找你,而且伏天圣地对你依旧不死心,你现在出了孟氏就是自己把火坑里推呀。”孟芷柔道。

    “总要跨出这一步的。”赢正神情凝重而认真,甚至是有些犀利,开口:“躲藏不是我的风格,是时候以牙还牙了。”

    “你想干啥。”孟芷柔看着赢正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她心都略有一颤,知道这小子绝对在打什么坏主意。

    “没什么。”赢正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

    几日过去。

    赢正将准备走的事情告诉了孟叔和老剑圣二人。

    两人虽然对于赢正有做挽留,但赢正执意要走,他们也没有办法强求,毕竟人各有志。

    “随他去吧。”

    某处山脉上,观景台中。

    孟芷柔,孟华,老剑圣三人看着离开的少年背影,略微惋惜。

    “本来还打算牺牲芷柔将他纳入我孟氏呢,看来还是留不住呀。”孟华苦笑摇摇头说道。

    “爹爹你……”孟芷柔一听,脸瞬间红了起来。

    “几个月下来,还以为你们俩相处的很融洽,没想到这小子最后还是要走唉。”老剑圣也来了句:“芷柔啊,看来你魅力还不够呀。”

    “……”孟芷柔。

    ……

    离开蓬莱岛后。

    赢正背着已经断了剑尖的巨剑,一路向西。

    虽然这把剑断了,但毕竟是妲己给自己的东西,不能完璧归赵的话,投降给一半应该没问题。

    “东荒西境,地大物博,天璇圣地好像就在这边吧。”赢正背着残破的巨剑行走在街道上。

    出了蓬莱岛,他施展行字秘,马不停蹄来到了西境,听说这边有古族的人发现了源矿山,这对迫于*的他,可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随便找了家栈。

    大厅里人满为患,各种小道消息络绎不绝。

    “哎,你们听说了吗?虺族的人在八栖山发现了海量源矿!”

    “知道,天璇圣地的人也正在与他们交涉,八栖山就在天璇圣地旁边不远。”

    “这些古族的就是不安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天璇圣地可是咱人族中超自然大势力。”

    “是啊是啊,虺族不过是古族中一个二流家族,也敢跳出来,不知死活。”

    “听说有古族王氏给他们虺族撑腰,他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要不然给他们借一万个胆也不敢对天璇圣地脸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