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

    随着赢正大闹虺族矿地在西境传开,各种八卦新闻顿时漫天飞舞。

    特别是还将虺族长老以及核心弟子全部斩杀一事,更是传的神乎其神,沸沸扬扬!

    “居然斩杀了虺族多位长老,他真的是人族吗?”

    “半年前还在昆仑道场被古族圣人打成了植物人,没想到半年后就又出现在了风口浪尖!”

    “这绝对是个人才啊!”

    “古族现在都一定很头疼吧!”

    “哈哈哈!我听说虺族族长直接去请血蚁族的强者来帮忙了!”

    “不是吧?血蚁族在古族中就如同圣地在人族中地位,这个势力底蕴可不一般呐!而且手段雷厉风行!一旦招惹到他们,绝对是不死不休的!”

    “我怀疑,这诸天万界各种族类,就没有人族赢正不敢碰的吧……”

    “谁知道呢,古皇子那一战下来不是已经有人重视了吗?但查过他的家底,他也没有什么背后强大势力……完全就是光着脚不怕穿着鞋的!”

    “关键是他身上还有两把刷子,哈哈哈哈!谁惹他谁倒霉!”

    西境到处都是讨论赢正的话题,茶楼、酒楼等等一些地方,随便去一处就有提及赢正二字,现在可谓是家喻户晓的程度。

    某处山脉。

    隐蔽的洞窟之前。

    少年挥拓在洞外一边打坐修行,一边替赢正*,随时注意动向。

    对于赢正他还是颇有好感的,虽然赢正有些暴躁,做事有时候也不经过大脑,但身上的浩然气还是挺好,偶尔行侠仗义,至少不会像某些古族乱杀无辜。

    洞窟中。

    赢正盘曲而坐,旁边源石加起来大概有上万斤。

    本以为上万斤源可以助他进入仙台第二台,可惜他想错了,到了仙台秘境这个境界想要再有突破,远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上万斤这几天已经过半,但完全还没有触摸到第二台边缘,苦海就像是无底洞,无论吞噬多少,都没有任何波澜。

    “好可怕的苦海啊,我真的只是先天道胎体质吗?这消耗的资源感觉跟叶凡圣体比起来都差不太多了。”赢正内视己身,望着无尽苦海,一束源力不断注入其中,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上万斤源石全部挥霍一空,他还是原地踏步,没有半点进展。

    唯一变化,就是苦海变成了两种颜色。

    灰白色的海面,多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犹如繁星点缀,时而缥缈,时而虚无……

    “金色……”赢正略微皱眉,睁开眼后吐出一口浑浊气息,旋即若有所思的喃喃:“难不成除了先天道胎,我还是圣体?先天圣体道胎?!”

    如此一想,赢正略微头皮发麻,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自己想低调都不可能了,因为想要变得强大,就意味着必须找更多的天材异宝来填补圣体缺陷……

    “赢兄,你怎么了?”挥拓闻声而进,还以为赢正出了什么岔子。

    “没事儿,就是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赢正摊手。

    “才半个月时间不到,那一万多斤源就这么没有了?”挥拓惊讶开口。

    “不是这个事儿。”赢正苦笑,旋即起身说道:“我们去矿山再拿点儿货。”

    “……”挥拓汗颜:“听说虺族的族长请了血蚁族前来坐镇,到处找你身影,你现在还不打算离开西境,还想去矿山?赢兄是你吃饱了还是我听错了!”

    “血蚁族?厉害吗。”赢正看向挥拓。

    “在众多古族中,血蚁族算得上一流底蕴的古世家了,听闻还是天角蚁族的直系子孙后代,血脉精纯不亚于古皇族。”挥拓开口说道:“伏天圣地已经够你喝一壶了,你再惹他们,恐怕不好应付呀。”

    “没事没事,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我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赢正嘴角勾起一抹幅度,满不在乎,朝着矿山方向飞掠而去。

    “哎,赢兄,万事以和为贵啊……”挥拓迅速跟上。

    矿山处。

    果然,自放走了那群劳役后,这里全部成员都换成了血蚁族人,而虺族族长与血蚁族一位长老又去天璇圣地。

    “大手笔啊,血蚁族直接派了一位斩道境界的长老镇守,还有五个大能打下手,六个半步大能随时随地警戒周边……”一处草丛中,挥拓暗中观察。

    “是不是掐子一算,这次凶多吉少?”赢正看着范嘀咕的挥拓,苦笑搪塞道。

    “没错没错,赢兄,我看我们还是回头是岸算了。”挥拓道。

    “不行,干就完了。”赢正拿出来一沓黄符递给了挥拓。

    “这是……”挥拓愣逼一怔,不解开口。

    “从一胖子哪儿顺来的起爆符。”赢正露出奸诈笑容:“这几天要麻烦你了。”

    “呃……”挥拓知道赢正要干啥了。

    “他们还敢搬救兵,哼哼,这回就算我不要源矿,也要把你们都埋了。”赢正嘀咕着狡诈奸笑一声。

    “接下来怎么做?”挥拓问。

    “我去引开他们,你趁机把符纸贴进那二十四个矿洞里。”赢正道。

    “他们可是有斩道境界的人镇守,你确定你引开了还能回得来?”挥拓有些担心。

    “放心好了。”赢正拍了拍挥拓肩膀,自己有行字秘,莫说只有一个斩道境修士,自己要逃走,一两个圣人恐怕也拦不住。

    不多时。

    两人开始了计划。

    “哟,没想到居然连蝼蚁族也来了?”赢正去到了阔地,暴露在众人视线中,狂妄的模样让人想要抽他两个大耳光!

    “你说谁是蝼蚁!”有人发现了赢正,怒视沉喝:“我们是血蚁族!哪里来的小鬼!简直不知死活!自寻死路!”

    “蝼蚁就是蝼蚁,光天化日之下,你们那黑黑的*为什么露在外头!真是不知羞耻!”赢正说道。

    这话一出,暗地里的挥拓都倒吸一口凉气,血蚁族的黑*那是天生身形如此啊!那可是血蚁族的“骄傲”!这小子居然拿来嘲笑!*!胆子够肥!

    果不其然。

    血蚁族的几位瞬间就青筋暴起,龇牙咧嘴的怒不可恕,几个半步大能率先冲向了赢正,就要将他就地正法!

    “小子!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