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冲过来的血蚁族人,赢正没有释放任何灵气,也没有要硬钢的打算,随后转身朝着一个方向离开。

    “修要逃走!”

    见到赢正转身,那位斩道境界的血蚁族老者也终于有了动作,作为一名仙台第三台境界的神王强者,绝不允许一个人族尔辈在自己眼皮底下死里逃生。

    唰唰,唰唰!

    一时间,一场追逐赛拉开序幕!

    “就是现在。”一边暗中观察的挥拓,也不怠慢,见到赢正引开众人后,施展一种极为诡异的法术,居然分出多个实体,朝着二十四个矿洞飞掠而去。

    另外一边。

    赢正一路飞掠,脚底下出现铭纹光泽,速度快的令人咋舌,后面追兵根本看不见任何身影。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天璇圣地。

    “就到这里好了。”赢正看着不远处的殿宇和面前结界停了下来。

    等待十分钟后。

    唰唰唰!

    斩道境的血蚁族老者带着几十人终于追了过来。

    “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惊奇赢正的速度同时,老者目光凶神恶煞,甚至是气愤,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追不上这个少年!简直是耻辱!

    “谁说我要逃了?”赢正轻笑回头:“我是怕你们追不上我,所以等等你们。”

    “前方就是天璇圣地,你已无路可走,难道你这个修仙界的香饽饽还想指望他们会救你吗?”斩道境老者冷笑:“为了你而得罪老夫血蚁族,这个买卖谁都知道血亏!”

    “先不说亏不亏,不过很快不用为了我你们也会开战。”赢正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笑容。

    唪!

    跟着,赢正全身之力聚集一拳,轰向了结界屏障!

    轰隆隆——!

    强大力量震的结界屏障如湖面一环接一环波纹弹开!

    “你!”

    见到赢正手段,老者大惊,瞬间就懂了赢正的用意!

    “拜拜~”赢正抿嘴一个绅士微笑,开启行字秘到巅峰,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完全不待众人有所反应!

    “快追!”老者最先回过神,脸都黑成煤炭。

    “何人,敢来犯我天璇圣地!”

    而就在这时,天璇圣地的人已经出现,脚踏剑器,将血蚁族众人全部拦住,杀气腾腾。

    要知道,敢触碰一个圣地的结界,那可是赤果果的挑衅!绝对是极度危险的行为!

    “血蚁族?”带头人瞧见下方身影,一眼便识别了身份,略微皱眉起来:“一边假惺惺与我圣地谈判,一边又带人来我圣地范围挑衅,看来你们血蚁族是没有把我们圣地放在眼里了。”

    “这位道友,请听老夫解释。”血蚁族老者在这个天璇男子面前多少还是有些恭维,毕竟人族圣地也绝不是开玩笑的:“是那个赢正小儿耍的手段!莫要被他骗了!”

    “赢正虽然有些顽劣,但也属我人族天骄,岂能随便拿来当挡箭牌!源矿之事不合你们今日所为难道不是在示威?”天璇圣地的来者,是位中年,但修为却强的离谱,俯视血蚁族众人,言语也相当霸气:“欺我圣地无人者,杀!”

    “可恶!你别欺人太甚了!”血蚁族老者有口难辩,皱眉大怒,也不再多说,全身发光,神力喷涌。

    “*!”男子抬手,一道玉镯出现,金光泛起幻化成印,将血蚁族所有人一瞬间震成了灰烬。

    带头的斩道境老者在这圣器之下,都不能幸免,这玉镯是真正的大圣法器!大圣之威不可亵渎!

    “虽我天璇不曾出过极尽者,未有极道之兵,但出圣贤无数,足以灭你尔等!”男子冷哼一声,霸气凌霄,随后带着众人回去了殿宇方向。

    ……

    回到源矿地。

    赢正与挥拓很快碰面。

    “怎么样?”赢正问道。

    “全部搞定。”挥拓:“接下来咋整。”

    “等待时机,守株待兔。”赢正开口:“把他们一锅端了。”

    “追你的那些血蚁族人呢。”挥拓好奇。

    “应该回不来了。”赢正露出奸诈的微笑说道:“放心,万事以和为贵,我是不会跟他们打的。”

    挥拓眉头跳了跳:我信你个鬼……

    几日后。

    血蚁族一众人被斩杀,吃了个哑巴亏,后又与天璇圣地无法谈拢矿地之事,索性直接派了一位圣人过来矿地。

    这里的源矿说起来也不是很多,赢正这几天勘察了下,做了个对比,如果派一位圣人强者过来镇守的话,确实有些托大了些。

    “血蚁族派了圣人过来了。”某处隐蔽之地,挥拓对赢正说道。

    “无妨。”赢正淡定,喃喃略有失望的开口:“只是可惜了,只来了一位圣人境界的强者,多来点就好了。”

    “……”挥拓嘴角抽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也非常好奇看向赢正:“这几天你在矿山周围转悠,究竟在做什么?”

    “摆阵,一个特大的阵,我也是第一次施这种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赢正喃喃,弹开《三千道法》。

    上面记载着一个逆天的阵法,不过除了刻画铭纹复杂以外,还需要非常庞大的灵气能源。

    这几天他在矿地里窃来的源石都没顾上自己修行用,全部用来填充这个阵法,这个阵法的名字叫:尸鬼*阵!

    “阵成则焚其肉身,化其胫骨,碎其神魂,得道*……”赢正正儿八经看着阵法详解,喃喃自语。

    当然,他可不认为这里的“得道*”是真的得道,而是一种度化,也就是送生人上西天的意思……

    “渡劫天尊一个人就能设此大阵,而我现在修为还不够,支撑不起,所以用这些源石来替补,就是不知道够不够撑的起这阵法的开启。”赢正心里其实也没有数,只因为这个阵法简直太霸道了。

    光是刻画铭纹就让他花了好几天,要知道一般随身阵法,就跟一些道法、剑术一样顷刻间就能开启,而这足足花了好几天!

    “你现在可以随时离开了。”赢正看向挥拓:“你应该也有你自己的修行路要走吧,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大忙了,以后有缘再见,定回报于你。”

    “我都无所谓的,既然跟你交了朋友,怎能这个时候走。”少年挥拓道。

    “那也行,那就等着看我表演吧。”赢正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