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三千道法,赢正走出洞窟,去向了源矿之地。

    挥拓紧随其后,施展的正是赢正的行字秘,很显然是这几天赢正教他的,以方便逃跑。

    可见对于兄弟,赢正半点不吝啬。

    而且挥拓在后世遮天剧情中也属于中和性一类角色,这给他在赢正眼里多少会加了一些分。

    矿山处。

    血蚁族大几千人力开采着源石,而镇守这里的血蚁族圣人站立矿山之顶,随时警戒周围动静。

    看来是跟天璇圣地真正谈崩了。

    血蚁族底蕴深厚,也是有脾气的,对于天璇圣地虽然有几分忌惮,但还不至于到惧怕的程度。

    除了他以外,赢正还发现了虺族的一位身影,其中年模样,两鬓斑白,居然也是一位圣人境界!

    用*想都知道,这家伙绝对就是虺族的族长了,现在虺族高层死伤殆尽后亲自过来这里镇守。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死都要与这处源矿山在一起么,那我就成全你好了。”某处古树茂密枝叶后方,赢正嘴角勾起一抹幅度喃喃自语。

    “赢兄,我还要不要吸引他们?”挥拓在旁边略微呆滞耿直问道。

    “什么都不用做,你就在这里看着。”赢正笑了笑:“接下来交给我,必须坑死这帮欺善怕恶的古族杂碎,不然难消我民族大义之气。”

    “……”挥拓。

    唪!

    一道破风声响,赢正已经不在枝头。

    矿场阔地。

    “他来了!是赢正!”

    他的出现,瞬间被人发现,那人近乎开口尖叫,可见赢正这个魔头在他们心里有多么可怕。

    这半个月下来,将矿洞这里搞的是人心惶惶,蚁不聊生!

    “我去,就算再怎么受欢迎,也不用尖叫吧。”赢正看着那蚁人淡笑,无奈的摊手开口,随即看向了山顶处两人:“两位圣人境界的强者啊……你们日思夜想的我,送上门来了。”

    “赢正小儿!”

    此刻,虺族族长勃然大怒,他恨不得将赢正千刀万剐,瞬间就要杀向地面的少年。

    不过被旁边的血蚁族圣人拦住,这是一位老者,而且眸子深邃,一看就是老谋深算的那种狠角色,看着下方赢正对虺族族长言道:“此子孤身一人,小心有诈。”

    “诈你妹啊,死老怪,爷爷在此,就是来杀你们的。”赢正何其精明,耳朵也好的出奇,这么远都能听见,悻悻然像个无赖朝着山顶处两道身影喝道:“血蚁肉不能吃,不过虺族的蛇肉就很不错,可以煲汤!”

    “你简直就是人族中的魔头!今日不杀你本座誓不为人!”听闻食他们的肉,这谁受得了?虺族族长立马怒发冲冠,挡都挡不住,全身光芒万丈,冲杀向了赢正。

    “你本来就不是人……”赢正拉低眼眸表示鄙夷,看向还有一人无动于衷,直接就明着开骂:“血蚁族的黑*,不知道肉质怎么样?”

    “尼玛——!”

    果然*永远是血蚁族的硬伤,那血蚁族圣人瞬间就发怒,速度比虺族族长还快!手握黑色山叉戬,神力喷涌!

    “……”暗中观察的挥拓。

    “……”血蚁族众人。

    在他们眼中,赢正这就是在作死,而且还是无下限的那种!两个圣人发狂,此子现在注定了必死无疑!

    “接受制裁吧!魔头!”

    “本座要喝你的血!”

    两道身影带着恐怖的力量近身赢正,纷纷露出狰狞!

    轰隆!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要去赢正项上人头之际,突然一道阵法以弹射的方式而起!恐怖的一根根光柱从四面八方直冲天穹!

    “本少现在就送你们上西天,见那从不露面却总喊着要‘普度众生’口号的龟缩佛祖老秃驴!”一道声音响起,赢正已经不在原地,而是出现在巨大阵法之外的虚空!

    而从这话便可看出,赢正心性有多么可怕,佛祖都敢直呼秃驴,完全不放在眼中!这一世注定了无敌之资吗!

    现场众人心中震撼!

    “尸体*阵!启!”只见赢正手势变化起来,轰隆隆,轰隆隆,一条条光柱变得更加膨胀,一道阵纹直接盖顶,将正座源矿山都给笼罩!

    “怎么回事……我的修为被限制了!”

    “不可能!我的血液在强行被抽离!好生疼啊……啊——!”

    “不!不可能!”

    “我们……中计了!”

    “圣人,救我!救我们!”

    无数血蚁族身影娜察觉到了不对劲,面露恐慌,惊悚!

    然而虺族族长与血蚁族那位圣人同样有被限制修为的感觉,纷纷凝重皱眉起来,看向一方赢正。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们?”血蚁族圣人震怒,恐怖的圣人之威暴涨,随后一戬丢出,射向阵法屏障!

    轰隆隆!

    光屏上被击出蜘蛛网般裂缝!

    “*!”赢正一怔,心里头也是万二分紧张,难道还是太悬殊了吗?不对,里面源石还没有激活!

    转头看向一方,赢正大叫:“挥拓兄,我忘记了起爆符没炸!快点燃多余的符纸扣血通灵!可以引燃其他的!”

    “收到!”挥拓踏虹而出,拿出一张符纸,撕开一道符纸通灵,跟着“唪”的一声直接引燃。

    嘭嘭嘭,嘭嘭嘭——!

    一连串起爆符随即在矿洞内炸开,瞬间地动山摇,一缕缕纯白色源气冲出天际,汇聚阵法的结界屏障之中!

    “啊——!”

    “可恶!挥拓!”

    “你居然帮着人族!”

    无数血蚁族人气炸,然而下一秒他们已经被白色光芒带走,身体直接肉眼可见的化为碎片!场面堪称真正的飞灰湮灭!

    虺族族长与血蚁族的圣人同样在此刻身体仿佛被分解,在阵法白光之内,以一种惊恐的方式飞灰湮灭!

    “血蚁族不会放过……”那个圣人话还没说完,便化为灰烬*。

    整个过程也只有一分钟。

    成千上万的身影,化为泡影!矿山方圆十里,阵法之内,没有活物!就连一棵草都没有,全部化成了黄沙!

    就好像阵法吞噬掉了其中一切蕴含“生命”意义的能量!

    赢正自己看着都额头冒冷汗!他没想到这个阵法竟然如此逆天!惊世骇俗中,看向一边的挥拓:“挥拓兄你……”

    就当他看向挥拓时,话到一半让他震惊的呆住。

    只见挥拓像个乞丐乌漆嘛黑、破破烂烂,头发成了爆炸头,口吐云烟,略微窘迫的与赢正对视,悲催的吐了口浓烟:“除了洞口里的符纸能被通灵引燃,其他的还在我怀里,我特么忘记……”

    “……”赢正嘴角抽搐,这个锅我不能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