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解决完这里所有血蚁族后,没有多待,尸鬼*阵动静太大,很快就会有各路势力赶过来。

    而且尸鬼*阵消耗无穷大,这里的源矿虽然没有用尽,但也所剩不多,赢正不会做那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两人很快撤离现场。

    唰!唰!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这里果然来了许多不同服装的身影。

    看着眼前近乎毁灭性的“废墟”,众人无不惊叹,方圆十里当真寸草不生!没有半许生机可言!

    “什么人,竟然有这种手段……”

    “完全化为灰烬。”

    “太可怕了,光想想都寒颤!”

    不少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窃窃私语。

    “有人在这里施了阵法。”有天璇圣地的人去到了地面黄沙边缘处,看着还残留着一些阵法铭纹说道。

    “应该不是为了夺取源矿的吧,这阵法看样子应该吞了大量的源力,若是想要夺取这里源石,不会干这么损的事。”有人凝眉自以为是的分析开口。

    “听说那个赢正曾斩杀过虺族的人,还窃取了不少已经开采出来的源石,这几日就属他在这里徘徊的最勤快……难道是他?”一位男子言道。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一凛,不可思议,因为血蚁族在这里派了圣人镇守,而且虺族族长也是圣人境界,一个半年前还是化龙秘境的少年怎么可能让这里变成这幅人间地狱的模样?

    他们大多数人都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族少年所为。

    “天璇圣地真是好手段!”

    就在这时,天际一方,一群血蚁族身影浩浩荡荡前往这里,大老远就听见有人怒喝天璇圣地……

    天璇圣地这边的人见此,也纷纷目光略微沉凝起来。

    “血蚁族来人了!”

    “居然来了好几位圣人……”

    “还有一位圣人王的老祖……”

    众人望向天边,各种眼睛瞪大,纷纷下意识的退开了些许距离。

    “你们血蚁族这么大张旗鼓来我天璇圣地附近,是在威慑?”天璇圣地一位中年男子起身,看向天穹。

    “那个赢正不过一个小辈,怎能伤我族圣人!加上虺族族长亦是圣人境界,他如何有这么大能耐!”血蚁族兵临城下,俯视天璇圣地众人,其中一位老者双目阴鸷凌厉开口喝道。

    “好一个血蚁族!搬弄是非一套接着一套,说这话的意思还怪到我们天璇圣地了不成?”天璇圣地一位弟子皱眉。

    “哼!”血蚁族老者不屑冷哼:“不是你们天璇圣地觊觎这源矿山,难道这附近还有其他势力敢吗!”

    “你!”刚刚那位天璇圣地弟子闻言一时语塞,有口难辩。

    “不用跟他们废话。”这时,天璇圣地的中年男子发话了,他正是那日震杀血蚁族一群人的那位。

    “道空师叔,他们欺人太……”那位弟子还想说什么,不过被打断。

    “无妨。”中年男子名为道空,天璇圣地的一位圣人王,地位不低,法器玉镯更是有通天之力,此刻看向天空众多血蚁族身影,不急不缓不卑不亢:“一群乌合之众,也敢来此挑衅我天璇圣地,莫说你们只是古族中一流势力,那几家顶尖的古族世家我天璇圣地也同样不放在眼里!”

    “狂妄!”一位久久不语的血蚁族圣人王老者抬手间化为巨爪,爪向地面天璇众多身影,恐怖的力量震慑天穹!

    “狂妄的是你们!”道空目光深邃,抬手玉镯泛起金光,大圣之威尽显,将遮天蔽日的血手轰飞!

    轰隆隆!

    “噗嗤!”

    血蚁族圣人王老者*,跟着利用吐出的血水,再次结印沉喝:“血饮长天斩!”

    一把血色长刀显化,上面铭纹满布,散发毁天灭地之能!

    “今天就让你喋血在此!”道空镇定自若面无惧色,运转了心法,青色光芒神韵瞬间覆盖全身!

    “是唯我独尊功!”

    “他是传说中天璇圣地的尊上!天璇圣地圣主的亲弟弟!”

    “西境以前只知道天璇圣主有个很厉害的弟弟,不知其名但却以唯我独尊功闻名整个西境!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有不少眼毒的修士认出来了此心法跟传说中的很相似,惊讶的叫了出来,纷纷震撼的魂不守舍!

    就连那血蚁族圣人王也不例外!

    轰隆隆!

    一道青光显化巨型玉镯,爆发通天彻底之威,将血色巨刀圈住,随后一击震碎!恐怖力量余波都足以震杀仙台以下修士!

    “噗嗤……”

    血蚁族圣人王再次*,面色苍白,差点阵亡,惊骇的看着那青光满身的男子,不敢相信这居然是天璇圣主的那个弟弟!

    一般修士可能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这个圣主弟弟有个圈内称为:青光尊者!唯我独尊功可谓是天下无双!几百年前在同期人族天资榜前十的狠人!

    “撤!”血蚁族圣人王老者目光惊骇,对着身后一众人挥手,旋即灰溜溜的极速离开了此地。

    在他得到的消息,天璇圣主在闭关,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但没想到这个神出鬼没的弟弟居然在坐镇圣地!

    “要追吗?”一位天璇圣地弟子开口。

    “穷寇莫追,一来圣主他还在闭关,这个时候与血蚁族开战的话,弟子们也力不从心,二来我道空还是很讲究格局的。”中年男子道空,轻笑一声:“只要他们不越雷池就行。”

    他说的雷池,自然就是天璇圣地的护宗结界了,当初震杀那群血蚁族的人就是因为这个。

    这是神圣不可逾越的底线,若是往后谁都可以往结界上揍几拳,那还有完没完了?

    而且现在这么多人,赶尽杀绝的话,也有失一个堂堂圣地的排面,落人口舌。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儿好像真的跟人族赢正有关。”一位天璇圣地的弟子来到了道空耳边,有些尴尬小声道。

    “真的是他的话,更好,哈哈哈。”道空闻言,淡笑开口:“记住了,这个小子欠我天璇圣地的人情越多越好。”

    “为啥?”

    “此子命格不凡,本座纯属预感,所能顺利成长起来,必定能成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