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赢正冷笑一声:“对付你们,我都不需要用量天尺。”

    唰!

    赢正断剑拔出,红色剑气纵横,寒冰剑诀不光只能冰冻,经过他的改善,上次在斩杀虺族众人已经用过一次,那就是那朵莲花剑意。

    “绽放吧!”

    唰唰唰!唰唰唰!

    一道道剑气形成剑潮,化为莲花!跟着绽放!那些剑气瞬间犹如枪林弹雨射向四面八方!贯穿数人身影!

    大能在他诡道红阵加持的力量下,根本抵挡不了!

    三十位伏天子弟,全部千疮百孔,无一生还!

    “赢正!”

    此刻,又有两个小队迅速过来了这边,其中那一位斩道境的带头大哥也在,沉喝的便是他!

    密密麻麻近百人,全部仙台秘境!

    闻声的赢正缓缓抬头看去天际,周身剑气依旧汹涌,恐怖的压迫感铺天盖地,双目仿佛都可以杀人,轻声露出微笑:“你们也想起舞吗!”

    众人与之对视,心头猛怔,光是一个眼神就让他们不少人背后冒虚汗!此子不知不觉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吗!

    “先天道胎果然可怕。”斩道境的带头者皱眉,跟着抬手祭出了圣人法器:“今日定留你不得!”

    “对了,在杀我之前,我得纠正一下你们对我的误解。”面对祭出圣人法器的带头男子,赢正丝毫没有怯色,笑着道:“我不是先天道胎,我是先天圣体道胎!”

    轰隆!

    赢正语罢,直接开启第四门,周身红色气息中突然散发出金色光芒!场面华丽又玄幻!恐怖又绝伦!无敌之势震慑一众大能!

    “什么!”

    闻见赢正的话和眼下的场景,那斩道者都大惊失色起来,一个刚刚步入仙台第一台的修士,竟然让他这个斩道境界的都感觉到了强烈压迫!

    不过与此同时,这也让他诛杀赢正之心更浓,手中法器是根蛇杖,散发绿光,恐怖圣人之威压下,幻化出一头巨蛇虚影张开血盆大口!

    然而赢正的莲花剑意纯红带着些许金芒,随着开启巽门,威力更是通天彻底!冲向巨蛇!

    轰隆!

    巨蛇幻影粉碎,那斩道者手中蛇杖更是直接*碎!

    “噗嗤!”

    无数剑锋穿透其身!当场被五马分尸!

    其他人几十位伏天圣地弟子同样没有逃过赢正的莲花剑意,全部在虚空中起舞,霎时间血雨腥风,场面骇人……

    斩杀这一批人后,赢正便迅速离开了此地,当下不能破开结界,只能另想个万全之策再来灭了伏天圣地。

    ……

    他没有回去栖霞教,现在伏天圣地应该知道他身在南境,一来二去的话,他怕万一因为自己他们盯上钱师姐就不好了。

    所以他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山谷之内,这里与伏天圣地已经相隔甚远,而且方圆十里鸟兽不进,更别说人了,所以绝对是个安心修行的好地方。

    赢正知道,没有资源,提升修为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诡道术,争取可以自由开启第七门。

    之前化龙秘境开启第七门,就可以硬钢圣人,而且如果不是当时身体承受不住,那个时候的他估计都能够反杀圣人!

    而今修为已入仙台,若是随心开启第七门恐怕更甚从前……

    第一门是两倍攻击力、第二门四倍、第三门九倍、第四门十六倍、第五门二十五倍、第六门三十六倍、第七门四十九倍!简直夸张到让赢正都浑身热血沸腾!

    一直抱怨没有金手指的他,现在才仿佛察觉,这诡道术不正是相当于自己的金手指吗?

    “虽然不知道具体现在能有多强,但以现在仙台秘境开启第七门,就算圣人王也应该有一扛之力了。”赢正喃喃,所以现在他除了*这个诡道术,没有其他方法比这个更捷径。

    时间一点点流逝。

    “巽门,开!”

    轰隆!

    “坎门,开!”

    轰隆隆——!

    随着时间推移,山谷中,每当夜晚就有红光闪烁,附近几处城镇的人都将此事传的神乎其神,一时间更没有谁敢去那个地方。

    ……

    伏天圣地。

    富丽堂皇的大殿中。

    嘭!

    “四个月了!你们都是饭桶吗!”主位上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剑眉星目,一掌震碎用玄晶打造的龙椅,目视殿宇众人。

    红毯上十几位蒙面的精英,各个默不作声,被训斥的不敢抬头,面对圣主之威,他们其中即便有几个圣人境界的,同样都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压迫。

    “圣主大人,请息怒。”另外一侧的一位长老此刻见状开口:“此子狡猾,还有行字秘在身,或许并非他们找不到,而是那赢正可能已经离开了南境。”

    “屁!”中年男子横了一眼说话的老者,再次望向殿宇一众精锐,说道:“此子与我伏天圣地不死不休,他折返回南境其目的必定是我圣地!不达目的,他不会罢休!他想立威!你们明白吗!”

    “圣主大人的意思,难道是说,他真的想要以一人之力扳倒我们伏天圣地?”一位长老皱眉,同时也大惊后笑道:“这是好事啊!我们根本不用去找他!等着他再来送死不是更好!”

    “你真是老糊涂了!他乃先天道胎,*天赋近年来整个修仙界中哪个修士不是有目共睹?”中年男子喝道:“早就告诫过你们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哪怕是个婴儿!”

    “……”面对圣主的震怒,身为长老的老者也不敢再多言。

    “继续给我找!找到后捏碎我的灵魂印牌,本座亲自现身*!”男子眉头凝重的吩咐喝道。

    “其实圣主大人,您大可不必担心。”而就在这时,殿门外走来了一位身影,他身穿的服装居然是栖霞教的!

    “修为不过道宫,怎么会出现圣地!真是欺我圣地无人啊!找死!”中年男子眼神微眯,这段时间圣地名声都已经坏透了,见到这不知来历的人顿时就要发怒。

    “圣主大人!息怒!”霎时间,一位老者从长老席迅速走出,护住了来人,对中年男子拱了拱手:“此人想要得到我们圣地的庇佑,是老朽擅自请进来的,而且,他们与赢正似乎也有摩擦,不如先听听他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