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见与赢正有关系,主位上伏天圣主这才稍微消减了些许怒气,不过目光依旧带着几分蔑视的厉色,看向那栖霞教老者:“有什么意见快说吧。”

    “前些日子他曾到过我们栖霞教,与我门下一位女弟子有染,若是将她带到圣地,老朽相信这个赢正一定会乖乖就范。”老者拱手开口。

    “你有什么目的,你的话几分能信。”伏天圣主闻言,并未像其他人那样大喜,而是更加凝眉看着老人。

    “实不相瞒,以前他杀了我教三长老和嘴得意的弟子扬长而去,我们与他也是不共戴天,那日他虽未找麻烦,但老朽也不得不为我教安危着想。”栖霞教老者道:“得知伏天圣地与之也有纠纷,便想过来投在门下希望能够恩准,一起对付赢正这个魔头。”

    “一个不入流的教派,也配与我圣地谈一起这两个字?”伏天圣主目露凶光:“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

    “圣主这……”伏天圣地大长老有些难堪。

    “把那个栖霞教给本座平了,留下那个女人,其他全部灭口。”伏天圣主沉喝。

    “不能啊!”栖霞教老者目光大怔:“你们伏天圣地德高望重,地位不凡,若是传出去灭我一个小教派!有失颜面!有损威望啊圣主大人!”

    “杀光了你们栖霞教的人,不就没有谁能传出去了?到时候再将此事嫁祸给赢正,如此岂不更妙,哈哈哈!哈哈哈!一石二鸟!今日,多谢你来提醒了!”伏天圣主目光狰狞。

    “不!你们伏天圣地不得好死!老夫算是看错你们了!”栖霞教老者血丝满布眼眸,撕心裂肺、歇斯揭底!

    “一丘之貉,何来看错。”侧边一位长老诡秘一笑:“有什么冤屈也是你咎由自取,安心的去吧。”

    嘭!

    栖霞教老者都不用被拉出去,直接被那位伏天圣地五长老一掌,隔空震成了一团血雾。

    “用那个女人来引蛇出洞,虽然手段卑鄙了些,但栖霞教灭亡,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干的。”刚刚出手的五长老轻笑起身:“此事就交给老夫吧。”

    “做的干净些。”伏天圣主语罢,也起身离开。

    ……

    时间匆匆。

    又是两个月过去,夜晚,赢正所在山谷中红光依旧闪烁,一道道轰隆声不断响起。

    “离门,开!”

    轰隆!

    一声沉喝,赢正周身红光冲天,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开启第六门,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虽然还没有达到第七门,但现在六门的力量他感觉也绝对能够击杀圣人了,甚至可以力悍圣人王都不会落于败势!

    不过,诡道术虽然强悍如斯,可弊端也变得很明显,那就是维持这种状态的时间不太够。

    开启两三道命门的话,他还能坚持一两个时辰不成问题,但从四门开始往后,持续时间就变得越来越短。

    单单六门维持的时间,五分钟已经是极限了。

    五分钟后他就会变得极为虚弱,虚弱到一个普通老百姓都能随意将他击杀……

    嗡!

    山谷中某处。

    赢正褪去红阵,盘曲而坐,修身养性恢复着体力。

    “别让她跑了!”

    “快追!她快化形了!皮肉骨髓皆可入药,拿去变卖更是黄金万两!”

    “大伙快追!”

    就在这时,大老远的赢正耳边就传来一道道吆喝声,应该是这附近的一些狩猎的佣兵团。

    “平日里这些人应该绝对不敢踏足这里才对?今天真奇怪。”赢正恢复不少后睁开了眼,看向声音源头方向。

    “公子救我……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一道声音突然从赢正打坐青石后方传来,这是一个穿着赤红长衣的女孩儿,比他只小一两岁的样子。

    柳眉凤眼,年纪虽然不大,但却略显妖媚,此刻女孩儿看着赢正,全身散发着一层清香的粉色微光。

    “你不是人。”赢正看着后方女孩儿,略微皱眉说道:“另外,你虽然天生媚骨,但对我没用。”

    “我错了公子,别杀我……我只是害怕他们……”小女妖微微惊讶,同时又很胆怯,她没想到自己的媚术也有不管用的时候,她天生媚骨现在还不足以对于一群人释放,但对于单一的人来说还从未失过手。

    不过她从未用媚术害过人,只是为了活下来,魅惑那些人从而逃跑。

    “你应该是散妖吧。”赢正看着女孩儿。

    “嗯,我已经*了五百年,勉强化为了人形后就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刚刚出我五百年的蛇窟就遇见了那些可怕的人……”小女妖卑微喃喃。

    赢正吃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都小一两岁的女孩儿,居然已经是*五百年的妖,这遮天世界里的时间,看来对于修行者来说还真是没什么概念……

    唰唰唰!唰唰唰!

    此刻,十多道身影闯入山谷中,来到了赢正与小女妖这里,将他们围了起来。

    “原来你躲在这里。”其中一位刀疤男子目光深邃看着小女妖:“乖乖束手就擒,可免你受皮肉之苦。”

    “那个小子,赶紧离开她,她是一介散妖,无家规束缚,无人性可循,随时会要了你的性命。”一位佣兵看着赢正开口。

    “散妖也是一条性命,没有人性的话慢慢教不就有了?”赢正目光微凝:“再说难道我们人刚生下来就有人性吗?她现在刚化形成人,不过相当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各位大哥,你们赶尽杀绝不太好吧。”

    “小子,你真是冥顽不灵!”一位男子气的咬牙沉喝。

    “你们也不坏,我不想为了一个妖怪杀你们,我也不想你们杀了这个小妖。”赢正神色平淡,随后威压释放,红光耀眼,像是一尊神祇!恐怖如斯!

    随着威压释放,众人瞬间后退几步,瞳孔微缩起来!

    “半步大能!”

    “他居然是半步大能!”

    “这红光……难不成这传说中诡异山谷的血色就是他制造的吗!”

    众人内心无比惊骇。

    赢正旁边的小妖一时间美眸充满了崇拜之色,她没想到眼前的公子竟然是位步入了仙台境界的真正大修士!

    “你们走吧。”赢正将断剑捡起背在后方,随后又将量天尺系在腰间,也准备离开,半年了,六门开启虽然只能维持五分钟,但再*下去恐怕已经无济于事。

    想随心所欲开第七门,他知道,没有三五年怕是不可能了。

    “红色尺子……难道你就是……那个我们人族的天骄,赢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