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这里已经人山人海,盆地四周山峦是有观望台的,还有一些华丽的殿宇,当然了,这些华丽的殿宇自然是为一些有地位的仙家势力准备的。

    而在赢正附近就有一栋华丽的殿宇,里面入住便是姬家的人,妲己与他的父亲姬傲天都亲自出现。

    另外,让赢正意外的是王欣跟高月也都被带来了这里观战,还有自己的姐姐,赢幼薇也在。

    赢正本想过去打个招呼,不过还是忍住了那股冲动,现在自己虽然立了,其他族类或许不会再找麻烦,但*诡道术的他对于人族还是一块儿烫手的山芋。

    若是被人抓住这个小辫子使坏,还得连累老姐和姬家他们,所以他没有主动去姬家那边,等这场会晤比试完了后再见面报个平安。

    “快看!那就是孟芷柔!”

    而在赢正坐标不远的半山腰处一座殿宇前,入住的就是蓬莱岛的孟氏,此刻有人惊呼起来,激动不已。

    “那边是姬家的三小姐,姬娼!此女子只应天上有,不该出现在人间呐!”

    “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快看快看!那边那位是不是古阴阳教的太阴之子?好帅!”

    “我已经芳心大乱了怎么办……”

    此刻,赢正周围散修也开始聚集的越来越多起来,男男*,范的范花痴,看的看女神,不亦乐乎!

    赢正挑眉苦笑无言,就感觉这群der货似乎不像来看比赛的,而是专程来看盛世美颜的吧……

    随着时间推移。

    该来的仙家都已经来的差不多,古道场上空出现了一位御剑的老者,他一袭白衣胜雪,单手负背,一手摸着胡须,全身上下充斥一股浩然气与仙风道骨。

    此老者绝非一般人!这是赢正对其第一眼的印象。

    “群英会晤规则还是与以往一样,想参赛者自由挑战,直到没有对手,便是这届的第一。”老者宣布说道:“奖励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正是长生天尊的者字秘。”

    听见规则,众人不为所动,因为历来如此并未变过,但听见者字秘,那就一片哗然起来,者字秘,传说中可以瞬间恢复气血的神术。

    另外,最厉害的还不是恢复气血,只要神祇不被斩的情况下,即便肉身被碎成渣渣都还可以自主重组回来!这就好比拥有了不死之身!如何让人不心动!

    “这规则……第一个人岂不是吃血亏。”赢正闻见老者的规则后略微挑眉,按照老者的意思,想拿第一,不论后面有多少挑战者都一概不能拒绝了。

    不过在这遮天世界,这也正是在考验人族年轻一辈的无敌道心,规则顺应时代,如此想来似乎也不为过。

    也只有这样,最终站在最后的人,才配的起这个“第一”。

    “原来你在这里!”胖子找的好苦,终于嗅到了赢正的气味,张牙舞爪就要吃了赢正的肉一般。

    “死胖子别闹啊,这里人多。”赢正无奈摊手。

    “到了现在,你还打算隐藏自己吗?”胖子此刻道:“难不成你上场,还要用假的名字啊?”

    “还在考虑。”赢正喃喃。

    “依胖爷我之见,你不用隐藏,这里都是人族大家,他们不是在找你吗?现在也正好可以察言观色,看看他们对你是什么样的态度。”胖子道。

    “你做担保?”赢正撇了眼胖子,笑道。

    “草,你又算计胖爷?”胖子瞧见赢正那鬼精的眼神,就知道这家伙是想要他到时候出手以防万一。

    “嘿嘿。”赢正耸了耸肩:“你是我兄弟,也是我*,到时候有个什么万一,就靠你了。”

    胖子揉了揉额头,随即嗖的一下。

    “……”当赢正一边说话一边转头看向他时,胖子已经没了踪影。

    “我来打头阵!”

    这时,古道场中,第一位出场的是一名紫色长衫的青年,手握一把乾坤扇,上面有黑色的应龙,寻常人都绝对看得出来那是把古器。

    “这是北境紫山的独孤家,虽说底蕴不足古世家和圣地,但也算是近年来崛起最快的新生势力之一了。”

    “果然有点东西。”

    “听闻这独孤家的家主独孤败天都已经入了半步大圣了。”

    众人见到出现的紫衣青年,纷纷议论起来,略微的有震惊到。

    不过新生势力终究是新生势力,很快就被人踢下台,一轮轮的车轮战式的会晤就此拉开了序幕。

    而圣地、古世家、大教派都还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多少还是要给这些新人一些崭露头角的机会。

    毕竟他们的后生仔如果上场,几乎就不会有谁能够撼动了。

    不过说白了,就是不想吃这第一个上场的暗亏!赢正似乎洞悉了一切,他们之中只要谁先放出什么圣子、圣女,就意味着不仅要接受这前面的人挑战,到时候再面对其他同段位的圣地古世家天骄,就处于完全劣势了。

    者字秘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这些人来到这里都对其抱着势在必得之心,故而这一届他们也才变得最“狡猾”吧。

    时间匆匆。

    经过十几轮的战斗后,那些古世家依旧没有上正菜,就连神庭培养的神之子王辰都还未现身。

    “按理说,不应该的。”赢正脑回路不可谓不大,似乎觉得事有蹊跷,这次神庭或许是借此机会,来巩固自己在人族势力中的地位了,目的并非真正想要借此会晤传出者字秘……

    将王辰特意安排在最后收尾,者字秘还是神庭所有!赢正似乎想通了什么,真是天黑路滑,社会复杂……人族各大势力之间果然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和睦。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这些,他一个毫无背景的小混混,也做不了什么改变,唯一能做的,就是强行拿下这次第一,这神庭再怎么抠门儿也不会在这么多势力面前不守诚信。

    所以赢正对于神庭抱有什么目的,已经不感兴趣。

    嘭!

    古道场中。

    又一人被后来者居上,气焰正嚣张,年轻热血表现淋漓尽致,特别是后面那一声仰天长啸:“还有谁!”

    轰隆!

    而就在这时,刚刚才喊出“骚话”的年轻人,直接就被一位白发披肩、面具遮了上半脸的少年给轰飞撞在了结界上晕死过去……

    “人族,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