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正不再畏畏缩缩,因为总得有人去撑场子,所以直接以非常强势的态度登场,暂时他还不打算用真名字,帝尊二字便是他当下第一个想到的代号。

    “好强!”

    “刚刚那个人可是斩道境啊,居然一击就将其震的生活不能自理……”

    “他居然敢自号帝尊!好狂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惊悚的开始议论,许多大家族大仙门的人都皱起眉头。

    毕竟“帝尊”两个字分开都是当今至高的字眼,合着更是意义非凡!其中因果不可谓不大,不是随随便便谁都敢号称的!

    当今众所周知的人族神庭王辰,都只敢称神之子,在天之下!

    姬家殿宇。

    “帝尊二字显傲骨,面具之中内敛藏,好一个年轻人,有点意思。”姬傲天目光虽然有些深邃,不过其中也略微有几分欣赏的开口。

    “老爹,能看出来他的修为吗。”妲己此刻问道。

    “应该在你之上。”姬傲天说道:“不过你有红尘仙体,古之最强,且修出了异像,显化异像之力或许能赢他,不用太过在意。”

    “怎么感觉他有点熟悉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妲己柳眉轻蹙,目光盯着白发的面具少年,喃喃自语。

    孟氏殿宇。

    孟芷柔盯着场上少年一言不发,但目光却有些兴喜:“应该是他吧。”

    “确实有点像,不过他头发白了,而赢正那个小子的头发是黑的。”站在旁边的剑圣孟华笑了笑,双手负背,身上浩然气比之前那位神庭老者还要恐怖绝伦。

    “父亲说的也对。”孟芷柔闻言喃喃,眸子略微暗淡下来,有几分莫名失落感。

    砰砰砰!砰砰砰!

    道场之中,陆陆续续有十多人去挑战赢正,不过全都是一招就被秒了,寻常什么二流天骄北麓,完全不够他看。

    嘭——!

    “承让。”赢正再次击飞一人,拱手后看向周围四面的那些住殿宇的大仙家,略显狂妄中,又不失几分优雅,说道:“诸位名门世家,不用让自家的圣子、圣女再忍了,他们先出场或后出场其实都无关紧要,反正最后站在这里的人,都只会是我。”

    此话一出,四面山脉无数人海瞬间沸腾起来!

    “*!这小子太狂了!”

    “哪里冒出来的帝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找死!”

    “这也太狂了啊!”

    到处都是咬牙切齿的年轻一辈,作为同辈有人如此嚣张确实让他们倍感不爽,但也有一部分是比较震撼的。

    毕竟这少年帝尊他敢这么做,这就是胆量!

    人族出此一人,也令不少老辈都爱恨交加起来。

    “那我就来领教阁下几招。”

    此刻,唪的一声,一道身影出现,终于有算得上台面的大势力肯出手了,是古阴阳教的太阴之子,古尘沙!

    “我叫帝尊,不叫阁下。”赢正看着进入古道场的青年男子,开口纠正。

    “呵呵,不都一样吗。”古尘沙笑了笑说道,随即一杆银枪在手,光芒暗涌,气息通天,也是一位实打实斩道境界,沉喝一声,率先发起攻击:“太阴枪法!”

    嗡!

    银枪演化成龙,带着恐怖力量朝着赢正横射而去!

    吼——!

    途中竟有龙鸣虎啸之音!

    “道法:一指神通。”赢正不为所动,单脚踏出,全身灰白色气息狂涌如潮水,伸出一指硬接对方法器!

    “天呐!这个帝尊法器都不用吗?用肉身搏对方斩道法器?”

    “这家伙想要徒手接银枪!”

    “这手绝对要废了。”

    众人见到这一幕,纷纷震撼不已!有些不忍心看接下来断手之事!在他们脑海里赢正似乎已经被血肉模糊了!

    轰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可能?!

    只见,赢正一根手指,灰白色灵气中仿佛镶嵌一道金色光芒,竟真的接住了对方古尘沙的法器!

    要知道那一枪可是有龙鸣虎啸之音,有破天碎地之势啊!

    换做是圣人境界,恐怕也不能这般一根手指就接的住!简直太可怕了!这帝尊还是人嘛!

    无数人心中惊恐万分又热血沸腾!

    “好强!”

    “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

    “妖孽啊……”

    周边各种口沫横飞,但更多的是对赢正的敬畏。

    “碎。”赢正轻轻一弹,银枪顿时解体,这一幕更是惊骇了世人!那可是斩道境界的法器!居然直接被弹碎!

    “噗嗤!”与此同时,古尘沙也顺势倒退而出,口吐一口血液,不敢相信,自己锤炼的本命法器竟然被人顷刻间震碎了!这可是世间罕见的银母镀金材料啊!仅次于那些仙金的凡间王品!

    “道法:土龙掩。”赢正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结印后对着古尘沙方向,只见古尘沙周围瞬间轰隆声不断,一堵堵城墙从地下升了出来。

    “爆!”

    古尘沙怒喝一声,灵气爆发,身前显化阴阳光罩,随后瞬间撑开,将四周土墙炸的支离破碎!不得不说作为太阴之子,还是有些能耐!

    “阴阳术是从道术演化而来的,你的术法还是火候不够,回去再多学几年。”赢正身影在古尘沙震开城墙时间便已经到了他面前,两柄白色灵气凝聚的道剑已经夹在了他的脖子上。

    “是我输了,多谢帝尊兄手下留情。”古尘沙抱拳,承认的很干脆。

    像这种能正视自己不足的同辈人,并不多,所以赢正也没有让他太难堪,挥手气剑消失:“承让。”

    “有机会我还会找你比试,我阴阳教随时对帝尊兄你开放大门。”古尘沙非常认真的邀请道。

    “好,缘分到了我会来专程找你。”赢正对古尘沙也非常欣赏,能结交一位特殊体质的朋友,以后也多一条路走。

    古尘沙点头,旋即嗖的一声,不在道场多留。

    这一场不算精彩,但却也令人佩服,要知道能让一位古势力的天骄败的心甘情愿,确实让人不得不服!

    “神庭的老前辈,我想提个建议,既然你们家王辰是天资榜第一,我可不可以直接让他来和我一战?”就在这时,赢正看向一方天际老者。

    此话一出,整个古道场瞬间又炸了,各种震惊失色!神之子王辰!长生天尊亲子!那可是真正拥有天尊血脉的人啊!只要脑壳还没有坏掉,应该都不会这般指名道姓直言挑战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