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唰!

    一道光芒宽百丈,从王辰头上第三只眼睛射出!所过之处空间炸裂!

    锵吱吱吱——轰!

    来不及躲开的赢正用断剑挡住,但任然被冲击的撞在结界上,噗嗤*,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嗡!

    与此同时,恢复如初的王辰,力量恐怖绝伦,再次展开了异像之力,无数星辰压向赢正!

    “看来还是藏不住了。”赢正眸子深邃,踉踉跄跄站起来,依旧微笑着看向那杀红眼的王辰:“是你先违规先对我起的杀心,怪不得我。”

    轰隆!

    语罢,赢正微微踏出一步,红色阵纹瞬间铺开整个古道场,恐怖的血煞之气油然而生,令人毛骨悚然!

    “红色的阵法,传说中的诡道术……”

    “帝尊,赢正?!”

    “难道他就是赢正?!”

    不少人瞬间恍然,眼睛凸出,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赢正!那个一人平了整个伏天圣地的少年!惊的众人霎时间全部呆滞起来!

    “先天道胎,先天圣体道胎,这小家伙藏的够深的。”有人眯眼凝重:“本以为王辰一路压制着他,却不想原来是赢正一直在压制着王辰。”

    “如果不是王辰先动用了者字秘,恐怕还逼不出他真正身份,这个赢正,简直就是妖孽,并且妖孽的可怕,也难怪伏天圣地的下场如此凄惨。”胡阴阳教有老者喃喃。

    “尘沙,你与他之前说了什么?”一老人看向旁边的年轻人。

    “大伯,我可没有得罪他啊,我让他有空就来我们教中找我喝酒,其他没了。”古尘沙赶忙说道。

    “孺子可教,哈哈哈。”老者闻言哈哈大笑。

    虚空中,神庭十几人中,带头的蒙面男子皱眉,盯着下方赢正:“难怪就连神之子都奈何不了,没想到他真的是那个以一人之力平了整个伏天圣地的赢正!”

    “怎么办,要不要叫停。”旁边一位蒙面人说道。

    “无妨,看看再说,神之子有者字秘,一般伤不了他。”男子开口。

    姬家殿宇。

    “是赢正!”妲己美眸震惊,有些悸动,几年多不见了,没想到他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

    “他那一头白发怎么回事……”赢幼薇作为亲老姐,更关心赢正的变化,而不是修为,此刻皱眉起来。

    “是因为一个女人。”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是胖子!

    “胖道士?怎么是你!”妲己闻声,看见了胖子,顿时讶异:“原来你们俩一直在一起啊!”

    “也不算一直在一起,他平掉伏天圣地的时候,我不在。”胖子叹了口气。

    “这位道长,你刚刚说他的头发是因为一个女人?这怎么回事。”赢幼薇神色变得凝重。

    “好像一个叫钱思思的女人,死了,是他的小师姐。”胖子摊了摊手,略微有些感怀:“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快找上伏天圣地。”

    赢幼薇在听见钱思思死了后,美眸瞬间呆滞,整个人都在原地颤抖,差点就昏厥过去,还好王欣与高月在后方扶住了她,方才稳住。

    “幼薇姐,你没事吧。”王欣安慰。

    “钱思思是谁?”高月问道。

    妲己也看向了赢幼薇。

    “我曾在栖霞教的小师妹,与我情同姐妹,当初我不应该留她一个人在栖霞教的,都是我的错……”赢幼薇玉手捏成拳,血液从缝中流出也浑然不觉,非常后悔。

    “对不起……是我姬家做事不周了。”妲己此刻内心同样自责,她其实不知道这个事,不知道赢幼薇和赢正还认识这个叫钱思思的女人。

    “不是你的错,你什么都不知道。”赢幼薇摇头,很清楚事不怪姬家之人,源头源尾还是在自己没有考虑周全。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们最好先离开这个盆地范围。”就在这时,胖子开了口对几人说道:“我在这古道场设下了夺天造化阵法,现在赢正身份暴露,一旦发现有哪家势力对他有歹心,贫道会毫不犹豫开启阵法,吞噬整个古道场所有人。”

    “草……”一边的姬傲天闻言,都有些许激动挑眉,夺天造化阵,可以吞噬修士的神祇之力,大圣以下恐怕全都要遭殃,这玩意儿与诡道术都是传说般存在的禁术!

    这俩人真是一个比一个*!

    “巽门!开!”

    古道场中赢正沉喝!红色气息狂涌冲宵而起!力量直接翻了十六倍!比起之前,他以现在斩道境开启的十六倍攻,完全能够直接徒手崩溃对方异像!

    事实也的确如此,赢正对着前方虚空一抓,整个虚空都仿佛被捏在手中!王辰的星辰异像,瞬间压缩!直接在王辰周身炸裂!

    轰隆隆——!

    这一幕,这骚操作!令无数人当场直呼“*”!各种尖叫!

    “我滴妈!”

    “徒手捏爆异像!”

    “用别人的异像,直接攻击别人!”

    无数人脸色煞白!

    “噗嗤!”

    王辰瞬间*跪地,背后皮开肉绽,左手都被自己异像炸成血雾!

    不过一瞬间,他全身再次泛起青光!

    “想用者字秘?”赢正目光深邃且恐怖,身影爆闪,脚下出现铭纹,直接来到了王辰面前!

    这行字秘的速度令大圣都看不清!

    轰隆!

    一脚十六倍攻!瞬间踢爆王辰!就像五马分尸一般!只剩下了脑袋!

    “神主!救我!”

    即便只剩下一个脑袋,王辰依旧未死,可见者字秘的强大!但他也由衷感觉到了赢正的恐怖!仰天长啸!想要保命!

    按照这么打下去,估计自己神祇都要被这个白发少年打爆!到时候就算有者字秘也无用!

    “神主就你?你不是会者字秘吗?你用一次,我便分你一次尸!”赢正冷笑,身影大步上前。

    待王辰刚刚长出身躯于手臂之时,看准时机,赢正又是一拳,将其打爆!一时间血花朵朵!

    嘭!嘭!嘭!

    每一次,赢正都是在等王辰用者字秘即将恢复时被打爆!如此反复!恐怖如斯!

    “他这是要毁掉王辰的无敌道心!”

    “这对于一个神子来说,比直接杀了更受折磨!”

    “好可怕的赢正!”

    无数人唏嘘,倒吸一口凉气,光是看着这场面就让他们瑟瑟发抖,背后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