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算了,你还是走吧,别以为长得有点儿帅、天赋有点儿强,就能够为所欲为,老娘不吃你这一套。”雅妃直接摊牌。

    “……”赢正挑眉:“者字秘不想要了?”

    “你!”雅妃拉低美眸。

    “我只能答应你,以后我在中州的这段时间,我可以挂名在你幽灵公会,但不能用真名。”赢正道:“就挂个……荒天帝吧。”

    “东荒帝尊,中州荒天帝……我觉得这比你自己真名更加惹人上头。”雅妃苦笑。

    “没事啊,至少不会让旧仇找麻烦,你说呢?”赢正摊手。

    “行吧。”雅妃勉强答应下来。

    “那我的房间在哪里?”赢正问道。

    “这个公会从来都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正房其实只有这一间,隔壁还有个小空间的杂物房。”雅妃道:“如果你不愿意跟我住一个房间……”

    “我当然愿意!”话还没有说完,赢正举双手赞成,大不了打地铺!这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都该有正确选择!

    “那你就在房间里简单收拾一下,打好地铺,我出去吩咐一下收购的事,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要乖啊别乱翻东西~”雅妃对着赢正妩媚一笑。

    “放心,我这人一向很安分,对不感兴趣的女人,绝对保持距离。”赢正一脸君子风度的点头。

    雅妃走后。

    赢正果然很安分的将房间每个角落都没打扫了一遍,包括雅妃内衣放在哪里,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过非礼勿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关上了柜子,作为一个有担当而且正直的有为青年,岂能想入非非?绝对不能对雅妃有其他想法!

    心中自正清白的同时,赢正毫不犹豫的将地铺打在了雅妃床榻下方……美名其曰,防止雅妃姐从床榻上梦游滚落,自己可以当肉垫!

    不多时。

    “嗯哼哼~!你这地铺位置真是绝了!我很喜欢!有创意!乖乖跟我搬去隔壁杂物房!”雅妃对着赢正笑盈盈的开口。

    “……”赢正。

    合着自己心里那点男人的想法被这心机叵测的女人看得是透透的啊!

    在隔壁整理好杂物间后,还挺宽敞的。

    “收购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相信要不了两三个月就能全部收购完。”雅妃对赢正说道:“你想去平步青云赌石坊,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发。”

    “雅妃姐怎么突然又对我这么好?”赢正略微感动。

    “你这一头少年白发,不像天生,也不像是染的。”雅妃看了眼赢正,顿了顿:“就算作为同是人族同胞吧,我看着确实有点心疼,加上你肯传我者字秘,带你去一趟平步青云赌石坊玩玩也无可厚非。”

    “原来雅妃姐也是个多愁善感之人。”赢正摊手:“如此就多谢了。”

    夜已深。

    杂物房中,赢正双手枕着头躺在一片草堆上,透过窗户看向天上明月,清澈眸子思绪万千,同时也非常坚毅。

    “妲己啊妲己,我已经找到要杀你的那群人线索了,等着我好消息,我会让他们为活在这世上而感到后悔。”赢正喃喃,旋即闭上眼睡去。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的灯也灭了。

    ……

    翌日。

    阳光明媚,银盘*。

    赢正背着那把用白色布条包裹起来的断剑,跟在今天打扮格外动人雅妃身后,一起前往了平步青云赌石坊。

    走在路上,赢正是绝对的交点,惹来不少人羡慕嫉妒恨。

    “这个小子是谁啊?居然能让雅妃会长亲自带领。”

    “想必是亲戚……”

    “雅妃难道喜欢这种小鲜肉?”

    “也不算是小鲜肉,剑眉星目,带着几分王者俊气,看人相就不简单。”

    “我也这么觉得,还是别揣测的好。”

    “总感觉雅妃这是老牛吃嫩草……”

    “嘘!小声点!雅妃会长可不好惹!”

    路上不少人都在低声讨论赢正,各种窃窃私语,络绎不绝。

    “不用理会一些流言蜚语。”雅妃神色自若,气定神闲,完全是*湖,对赢正开口淡淡道。

    “你太小看我了,我倒是希望老牛吃嫩草是真的而不是流言。”赢正嘿嘿。

    “不要碧莲。”雅妃翻白眼。

    “……”赢正摊了摊手。

    不多时。

    两人来到了平步青云赌石坊的门处,这是一栋高白层,宽百丈的连体楼阁形式的建筑物,非常辉煌与大气。

    “见过雅妃会长。”

    门口两位守卫气息收敛,察觉不出什么段位,但给赢正的感觉,是非常强的,然而他们都对雅妃如此恭敬,可见雅妃身份的确不简单。

    雅妃点头,没有说话,领着赢正一路走进了巨大楼阁之中。

    其中路线都有很多条,不过每一条最终都是通往真正大厅中心的,而那里就是赌石坊的主场所在。

    里面已经有很多人。

    穿着各路仙家服装的人都有,还有一些极为奢华的商业大亨。

    “那边那个挺着大肚子八字胡的,就是尸王古城最有名的商业大亨,蔡坤,上到各种仙家门派,下到民脂民膏都有染指。”雅妃一边走,一边给赢正介绍着一些大人物。

    “他看起来好像没有修为啊……”赢正喃喃自语。

    “一个人,不一定要有多高的修为才能有这般成就好吗?”雅妃撇了眼赢正:“有时候头脑决定一个人的地位,很多强者都还心甘情愿为他做事呢。”

    “长见识了……”赢正喃喃。

    “哟,没想到今天还遇见了位稀啊!雅妃会长怎么有性质来这赌石坊玩了?”就在这时,一位头生紫色龙角的男子出现在两人视野中。

    此人是古族的太古虚龙族公子,太虚古龙族是尸王古城这里三大古族世家之一,实力底蕴也都相当强横。

    这位龙大少爷更是对雅妃垂涎已久,只是奈何家族里有人叮嘱过,不能惹,所以也一直压制至今。

    只不过,今天很特殊,让他居然看见了从不染指男人的雅妃身边不仅多了位“小白脸”,还带他进了这赌石坊,心中醋意别提有多酸了!

    阴阳怪气的撇了眼雅妃旁边的少年,这位龙大少爷继续道:“哪里来的小白脸,你不知道雅妃是我龙少飞预定的女人?识相的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你!”还没有待赢正说话,旁边的雅妃便有些皱眉起来。

    “家族里那些老不死的虽然说过不能主动惹你雅妃会长,但我惹这个小白脸,应该跟你雅妃没什么直接关系吧?”龙少飞脸上写满了自大与不屑,特别是看向赢正的眸子,完全就没有将赢正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