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跟她没关系,不过跟我有关系。”赢正白发随风微微拂动,随后看着了龙少飞一眼,恐怖的杀意瞬间让这一部分空间温度都急剧下降起来。

    龙少飞在赢正看过去之时便身体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这位少侠还请手下留情,是我们少爷有眼无珠,请不要与他计较。”就在此刻,龙少飞背后两位老者出面了,对着赢正微微拱手。

    “你们二老是他的护道者吧?就凭借你们一句话,想让我放了他吗?”赢正完全没有给他们好脸色,在他面前天王老子的面子都不会给!

    雅妃在一旁都有些惊讶,她虽然知道赢正修为很强,但没想到性格居然也这般犀利而霸道,完全不看任何人的脸面,是个极为自我的主……

    不过她对此倒也非常欣赏,不像一些欺软怕硬的软骨头。

    所以她在旁边也没有劝。

    “不知道这位少侠,你想怎么解决?”其中一位老者见赢正不给面子,微微沉了一下眉头,不过也不好发作,毕竟这里是平步青云赌石坊。

    “五千斤源石,买回你们少爷一只手,不过分吧?”赢正露出人禽无害的笑容。

    “放肆!尸王古城还没有谁敢和我们太虚古龙族如此说话!你简直好大的胆!”另一位老者直接忍不住破口大骂。

    “现在要一万斤源石,买回你们太虚古龙族不被我灭掉,半个月后我来取货。”赢正眉头一皱,不再废话,一拳,瞬间将龙少飞一只手震的对断。

    轰隆!

    “啊——!”

    龙少飞顿时发出惨叫!

    “你找死!”两位圣人境界的老者同时出手,抓向了赢正!

    轰隆!

    然而赢正身都没有转,一气化剑,直接断掉了二老双臂:“再动手,现在就灭了你们太虚古龙族,龙肉我还没吃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你!你是魔鬼!你不可能是人!不可能!”龙少飞双目惊恐看着白发少年!

    两位太虚古龙族老者也露出惊骇神色,不敢相信一个少年竟然有这种恐怖绝伦的实力!他们可都是圣人境界!

    当今天下,有哪个年轻一辈能这般……可以说完全压制他们两位圣人啊!

    雅妃都有些惊然,美眸看向少年的表情都不一样了,虽然之前赢正有说过他是圣人境界,但却没想到是同阶无敌!

    以圣人*两位圣人而且还不是很认真,这确实骇人听闻!

    “走了,人多眼杂。”赢正提醒发呆的雅妃,示意带路。

    雅妃反应过来,迅速带着赢正离开了此处,途中不解问道:“你这小家伙,做事不经过大脑啊,就不怕太虚古龙族报复吗?他们也算是古族中比较底蕴深厚的家族了,其中也是有大圣坐镇的。”

    “大圣么……跟伏天圣地圣主谁厉害?”赢正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

    “……”雅妃倒是把这茬忘了,这个小家伙是一人灭过一个圣地的存在,谁摊上他不是他倒霉,而是那个摊上他的人。

    不久后。

    雅妃与赢正来到了第三层,整栋楼是空心式的,方便观望,空心处就是一些堆积的散乱源石。

    有劣质的区域,也有精选区域,不过价位不同。

    “精选区一定会中吗?”赢正道。

    “不一定的,只是经过赌石坊的一些源天师筛选过的,中的几率比较大而已。”雅妃说道。

    “什么时候开始啊。”两人选好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赢正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每天下午开始。”雅妃撇了眼猴急的少年道:“不过这含有一定赌的成分,有的人因此的确赚的盆满钵满,但也有人因此妻离子散,你可想清楚了再开啊,要不然我可供不起你,到时候抵押人给我当牛做马我都不要你!”

    “我知道。”赢正露出诡异的微笑,虽然他没有没有武道天眼、没有阴阳眼、以及源天神眼,但他昨晚在杂物房一夜未睡,在三千道法中却找到了好东西!

    那就是利用“极阴”“极阳”的两种不同灵气流动来*自己的眼睛!简单来讲就是让灵气按两种反方向在体内经脉极速运转,就可以短暂开启几秒钟的透视……

    昨晚他在杂物房就尝试了不下几千次!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

    申明啊,这不是那所谓的人体“第三只眼”,完全就是附加在原本自己那双眼睛上的神通,赢正将它取了个霸气的名字,就叫万物神通。

    雅妃看着少年那敷衍式的回答,也不知道是真的自信还是假的自信,不过来都已经来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时间匆匆。

    很快就到了午时,这里的人也变得鱼龙混杂起来,各个身份都不一般。

    “咦?雅妃姐姐!”就在这时,一道妙曼身姿的女孩儿突然来到了赢正与雅妃旁边,非常惊奇的叫了声。

    “柳夜悕妹妹?”雅妃也有些意外,这女孩儿可是柳氏大天才,听闻已经斩道,也是要奔着几年后仙鸿路去的:“你不是还在闭关吗?怎么提前出来了。”

    “遇到瓶颈了,无聊,就出来陪父亲大人还有哥哥来这里看看赌石。”柳夜悕身材高挑,看起来第一眼有些妩媚,不过说起话来便有些偏可爱风格。

    “见过雅妃会长。”此刻一位中年人也来到了柳夜悕旁边,对着雅妃拱了拱手,他是柳家大总管。

    “不必气。”雅妃淡笑。

    “没想到雅妃姑娘,你也在这里。”又一位男子出现,略微二十*,正是柳家的公子柳千秋,见到雅妃时那双眼睛可谓直冒金光,就差流口水了。

    “嗯。”看得出来,虽然雅妃与柳夜悕关系颇好,但并不是很想搭理这个柳千秋,简单的点头回应了一个字。

    “他是谁?”柳夜悕发现了旁边的白发少年,顿时眼睛眨巴着开口:“你好,你是我雅妃姐的道侣吗?”

    “呃……”赢正略微尴尬。

    而柳夜悕后面的柳千秋也发现了他,听着自己妹妹这话,一瞬间就对赢正生起了些许敌意,在眉宇间一闪而逝。

    “算是吧。”瞧见柳千秋的敌意,赢正本来还想实话实说的,不过他改变主意了,毕竟雅妃也不是很想搭理这个柳千秋,就当做回好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