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某一刻,赢正突然睁开眼睛,目光深邃,且眼角带着一丝诡红……

    楼中心阔地,普通区域的源石一时间尽收眼底,不过这并非他想象中那般简单,用这透视眼,居然也没有完全看清楚!

    有些源石完全透明,而有些源石则在透视眼下依旧处于一种混沌状态!就好像有天生大道遮住了他的透视神通!十分诡异!

    “透明的应该就是没有了,混沌一片看不清的,应该就有东西吧。”赢正喃喃,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源石之内的物品是什么,但至少能让他用排除法排除一大半:“开一个试试。”

    顿了顿。

    “孔雀前辈,麻烦帮晚辈切开普通区域七百四十四号源石。”赢正起身,对着下方老者不失礼貌的开口。

    闻言,老者抬头与少年对视,瞬间略有一愣,旋即便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果然来了中州。”

    老者虽然没有明说赢正身份,但却令无数人都惊掉了下巴,毕竟孔雀贤者是何等人物?整个中州能与他比肩的都找不出来一个巴掌啊!

    就连旁边雅妃都略有惊异,看了看下方孔雀贤者,又看了看少年,她没想到这俩人难道还认识吗?

    赢正一脸懵逼,他记忆中,绝对能够确认,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老头!不过他也确定,这老头口气也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

    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这孔雀圣贤去过东荒,见过自己与古族那个叫不死的古皇子一战,要么就偷偷进去过神庭古道场,见过自己和王辰一战……

    事实上,孔雀贤者就是当初那个躲在暗处的老头。

    “呃……前辈,还是先开源吧。”赢正没有太多言语,他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所以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扯太远。

    对于赢正的态度,孔雀贤者哈哈大笑并没有其他作想,但很多人都感觉到了肉疼,毕竟面对孔雀贤者的主动搭讪还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这可是史上第一人!

    很多人想要这种关系都还求之不得呢!而他,居然催着孔雀贤者开源!真是不知者不屑啊!

    “好!哈哈!”孔雀贤者也没有再多说,挥袖间切开了赢正选择的源石。

    嗡!

    源开一瞬,紫色光芒乍现!一股极强的纯质力量喷涌而出!

    那是一枚冒着紫光的青铜镜!

    保存完好!

    大圣巅峰的圣器!比起之前那个开出来的圣器简直好上几十倍!

    “价值八千斤源石!”

    “*!大圣无缺法器!”

    “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我竟然看出来了些许紫色仙金!”

    “不会吧?神材!这若是能拿回去熔炼,先不说低阶修士,就算是像孔雀贤者这样的超级强者,拿它重铸成自己法宝,也是如虎添翼的存在!”

    “好东西!”

    无数人顿时傻眼咋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居然还能开出来大圣法器!关键是其中还有藏着仙金材质!

    “有仙金,价格还能再翻一倍!一万八千斤源石!这小子血赚了!”有人预估价喃喃自语。

    就连孔雀贤者都有些惊讶,开了这赌石坊以来,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开出来仙金的,虽然五百年前有人开出了残缺的准帝兵,但也不及这仙金实在!

    “你这小家伙的运气,真是逆天……”雅妃美眸也同样变得几许炙热,撇了眼白发飘飘的少年。

    “人的气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好,嘿嘿,我也没办法。”赢正打着马虎眼,不过他并不满足,他的目的是开出神源,一颗神源价值可不是这些法器可以比的。

    所谓物以稀为贵,很多人得到神源都是不会卖的,之所以想要卖也是因为手头确实紧的不能再紧,要不然大多还是会选择自己吞噬以此迅速提升修为。

    吞噬神源比吞噬普通源速度要快,同样的量,短时间吞噬神源自然比长时间吞噬普通源要实在的多,由此神源价格更是一路水涨船高!基本上现在市场价一颗神源就要十几万斤源石了!甚至更多!

    哪怕神源蕴含的力量与普通源交换量并不对等,也有人甘愿去换!

    而赢正此次目的就是为了开出来神源,然后换普通源,他先天圣体道胎,吞噬普通源跟吞噬神源没什么区别,时间都不需要太长!这就是他体质的优势!

    “小友,这紫光铜镜价值不菲,老夫对其紫色仙金略微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贱卖给老夫呢?”就在这时,孔雀贤者抹了把胡须,再次主动开口:“一口价,一万五千斤源石怎么样?”

    赢正闻言,立马挑眉,这老头子看起来和善,杀起价格来还真是毫不留情呀,分明只算了其中那些仙金价值,而没有估价它原本是大圣法器的价值……

    “这小子怎么不说话了?”

    “靠!孔雀贤者亲口道了贱卖二字,明显是想主动交好啊!”

    “他居然在犹豫,卧真是槽了!”

    很多人都替赢正着急,就好像孔雀贤者要结交的人是他们自己一样!

    “雅妃媳妇,这镜子用来清晨梳妆,你看怎么样?”赢正撇了眼一边柳千秋,顿时没有回应孔雀贤者,而是阴阳怪气故意一笑朝雅妃问道。

    什么!

    而这话一出,声音不大,却众人都是听见了!

    “他真是雅妃的小男人!”

    “我丢!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全楼杀气冲天,各种不好仇怨全都扑面而来。

    “啊这……”赢正眼睛眨巴,本来只是想气一下柳千秋的,没想到声音没收住,旋即看着雅妃,有些尴尬。

    “放在房间是挺好的,不过我房间不是有一面镜子吗?这个法器,既然孔雀贤者想要的话,就以三万斤源石卖给他好了。”雅妃妩媚多姿一笑,看着少年,脸微红之间不动声色的开口:“还杵在哪儿干嘛呢?我的小情人。”

    “我怎么感觉你这笑容很恐怖……”赢正看着雅妃对自己的笑,低声喃喃。

    “你说什么?”雅妃眼神微抬。

    “没没没……”赢正赶紧摆手,伸出头,对着孔雀贤者开口叫到:“我雅妃媳妇说了,想和孔雀前辈您交个朋友,勉强三万斤源石卖您了!”

    “……”孔雀贤者老眉轻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