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了名字的赢正,没有再逗留,出了栈后,拿着海图只身前往了蓝血冰龙族老巢。

    而随着他的出现,整个西境也开始热闹起来。

    各族无数仙家时隔几年,再次听到少年帝尊几个字,皆是非常的关注,毕竟这个人对他们的年轻一辈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仙鸿路也快要开启,其实很多势力都已经在考虑,想要在此前除掉他,为他们的年轻一辈扫清障碍。

    “终于出现了吗。”

    “伏天圣地一战让他立威,只是这种威胁让他的处境或许更艰难。”

    “还是太年轻。”

    “他这次来西境,好像是要除掉蓝血冰龙族?”

    “我听说了,或许不用我们动手。”

    “哼,这个人族真是不知死活,东荒古族四皇,其中一皇就是蓝血冰龙族的老祖,他这是在自寻死路。”

    “哈哈哈!初生牛犊不怕虎!以为平了一个圣地,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次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这几日,各界人士全都在讨论赢正,人族赢正四个字一时间又被推上了东荒的风口浪尖。

    北境姬家。

    “他去蓝血冰龙族做什么?父亲。”妲己皱眉,看向殿宇中的龙傲天。

    此刻各位长老全都在场,只不过神色都非常的严肃。

    “终究还是让他查出来了。”龙傲天叹了口气,看了眼殿中妲己:“还记得你回来路上有人要暗杀你吗。”

    “我知道,父亲不是也一直在查吗。”妲己道,旋即蹙眉,略微瞪眼看向父亲:“难道是蓝血冰龙族?”

    她回来姬家后,对于东荒一些势力也都有所了解,知道有古族四皇之一就在这个蓝血冰龙族中。

    “所以为父查到了一半,没有继续深究下去。”龙傲天透露着无奈:“蓝血冰龙族的势力过于超前,单靠我们姬家恐怕还没有能力与他们发生大规模冲突,要不然结局只能迎来团灭。”

    “我们按兵不动,是最好的选择,蓝血冰龙族没有明面与我们撕破脸只是发悬赏暗杀,说明他们也没有鱼死网破的打算。”一位长老看了看妲己说道:“真的全面开战的话,蓝血冰龙族可以战赢我们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他们也是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父亲方才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认为小赢贼他现在去蓝血冰龙族,是为了给我报仇?”妲己目光凝重。

    “以你对他的了解,想必不用问我们心里也已经有答案了。”龙傲天看着女儿。

    妲己不再说话,她也不想让家族因为而步入万劫不复,转身就离开了大殿。

    “你现在才刚刚入圣人境,你去了也没用的。”龙傲天蹙眉,他怎能不知自己女儿什么脾性?

    “放心吧父亲,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过去西海把他拉回来。”妲己开口。

    ……

    西海海域。

    经过寻觅,赢正踏虹而行,来到了地图上所描绘的龙宫范围。

    “什么人,敢在擅闯我龙宫海域!”

    这时,一道身影忽然从水中冒了出来,虽然是人形,但皮肤却是天蓝色的,手握大叉叉,目光凶狠的盯着白发少年。

    “我也不进你们龙宫了,来一个,我杀一个。”赢正看着来人:“当然,你是第一个暂且留你活口去报信。”

    “好大的口气!”男子沉喝,就要动手。

    锵!

    然而他的大叉叉还没有出击,就被一股极强的杀气震断!瞬间吓尿了这个守卫!

    “给你十秒钟,从我眼前消失。”赢正缓缓开口。

    守卫不敢多留片刻,噗通一声,再次没入水中,很快消失不见!

    不多时后。

    唰唰唰!唰唰唰!

    水中出来了一群虾兵蟹将,一共十多位,全部仙台以上的修为,其中两位圣人王境界的。

    “何人敢在此作死!”

    带头一位男子冲出来便怒斥一声,随后看向了赢正:“就是你?”

    轰隆!

    赢正没有给他装逼的机会,伸出手,直接*,尸骨无存。

    “……”那些小弟们瞬间惊呆!

    那可是圣人王啊!

    *!

    抬手间一位圣人王就这么没了?!

    不过还没有待他们多有反应,赢正再次抓向他们,整个空间都被压缩起来……

    “不!”

    嘭嘭嘭,嘭嘭嘭——!

    出来的十几人,全部被*,变成血雾落入海里!

    就这,赢正都还没有放出一个底牌呢,背后只是有“日月同天”的异像升起而已,完全没有发力。

    可见先天圣体道胎本身就已经很恐怖,不是同修为层次可以媲美。

    “人族帝尊前来西海降法旨,西海龙宫的渣渣们,还不快归位!”赢正顺手装了个逼,藐视一切,睥睨天下!犹如神明出行!手中的固海寒珠发出阵阵光华!恐怖的力量节节攀升!

    面前的海域之内,也因此开始动荡,龙宫不少建筑坍塌!

    “怎么回事!有人拿了我们固海寒珠?”

    “*!这固海寒珠在海域之内,可以呼风唤雨!令海水倒流的法器啊!”

    “难道是出去中州的五长老出事了?”

    龙宫内部,无数人窃窃私语,不敢相信,毕竟五长老的实力他们都知道,加上这固海寒珠又是无限接近极道兵器的存在,当今世上谁能斩他!

    但很显然目前情况,是有人利用固海寒珠来搅动西海!绝不可能是他们的五长老所为!

    “族长不在,所有族人,随我出战!”一位老者目光凶煞,与其他三位长老对视,沉喝一声!

    海面上。

    波涛汹涌,浪高百丈!

    赢正犹如一尊神明站立虚空,强大的压迫感足以令大圣之下,任何人心凉!

    唰唰唰!嗡嗡嗡!

    一道道身影从海内冲出,一艘艘战船从海里冒了出来!上面铭纹满布,伤痕累累,满是岁月加身的战意!气势不可谓不浩荡!

    从赢正视角,放眼望去,这一片海域瞬间被密密麻麻身影填充,足足几十万的蓝血冰龙族人!

    大圣四位,圣人王几十!这等阵容确实比任何一个圣地都要强很多!不愧是出过古皇的家族!

    此刻,他们全都矛指穹苍之上那道白发少年!

    “只有一个人吗?还是个圣人王。”蓝血冰龙族的大长老此刻见到对方,顿时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