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

    蓝血冰龙族被人族赢正覆灭的事情,瞬间风靡整个葬帝星,不单单是东荒震动,而是万族皆惊!

    要知道,蓝血冰龙族可是出过古皇的古族势力,在整个葬帝星都赫赫有名,比起伏天圣地那都强了一两个档次!

    任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被那个赢正近乎屠戮殆尽!

    “太可怕了!”

    “这个赢正,当真什么事情都敢做!”

    “就没有他不敢杀的人!”

    “近百万冰龙族人,愣是一个没活!”

    大街小巷,栈茶楼,无论是哪个族的领地,都在讨论近期发生的大事!

    “好像当时冰龙族的蓝凌王跟蓝凌古皇都没有在族中。”

    “古族的一向气盛,这回算是吃了硬骨头吧!”

    “惹谁不好惹,偏偏惹这个人族风头正盛的魔头,啧啧,我可听说东荒争源矿山一事,就有古族盯上了他。”

    “我还以为灭掉的是血蚁族呢,那次矿山事情,就是虺族背后靠的可就是血蚁族啊。”

    “可不,我以为是血蚁族呢,谁能想灭掉的居然是比血蚁族还恐怖的冰龙族。”

    “少年帝尊非赢正,古今再无比肩人!哈哈哈,真是痛快!”

    整个葬帝星都沸沸扬扬,想油锅中的蚂蚁,完全停不下来,有拍手说好的,也有缅怀担心的,亦有古族震怒的……

    血蚁族。

    殿宇之中。

    “蓝凌王与蓝凌古皇还没有出关吗?”大殿主位,一位身穿暗红色,背后一个巨大黑*的男子皱眉开口。

    “就在昨天,传来了最新消息,有人说正在闭关冲击皇境的蓝凌王因为此事乱了道心,在半路中被反噬,爆体而亡,身死道消了。”一位长老皱眉心痛说道。

    蓝凌王,半步尊者境界,相当于遮天半步准帝,若是能够成功,当今古族将再添一位皇者!可惜了!

    “草……该死的人族赢正!”主位上血蚁族族长面目狰狞到扭曲,旋即接着问道:“蓝凌古皇呢。”

    “依旧在闭关中,不过道心很稳,在冲击真正的无上大道要成就极道真皇身,不过听说他已经抽出一道神祇出山,誓要斩杀人族先天圣体道胎!”有人开口。

    极道真皇,也就是真正天尊之位,真正的世间最强,当世已知的长生天尊入了轮回海,就再也没有其他天尊出世。

    当然,大世当前,不排除古族也有真皇隐匿,就好像万族各自真正证道者都默契的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只能说这一世,很不寻常!

    就拿十万年前的人族长生天尊来说,传闻他去过了葬帝星除荒古禁地以外的各大禁区,与各大至尊对峙了数月后方才入的轮回海。

    又几个月过去。

    东荒西境某处,发出一道喝声,惊天地泣鬼神。

    “人族赢正!给本皇滚出来!”

    蓝凌古皇一道神祇归位,寻觅几个月居然未能找出赢正的位置!这是耻辱!加上家族血洗之事!他的入道之心,开始动摇了!

    这一声可谓震动了整个东荒!古皇一怒鬼哭神嚎!无数人都因此瑟瑟发抖!

    而就在众多吃瓜群众以为赢正会继续龟缩的同时,赢正居然回应了!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区区准皇而已,也好意思称自己为本皇?你这老不死的,本皇本皇,还真以为自己就是真正古皇了啊!”

    “真正古皇那个境界乃通天地禁制,知过去未来,可你这老不死的居然不知我一个蝼蚁的位置,这是不是有点儿拿烟头烫自己的嘴自取其辱了?”

    “我乃帝尊,世间无敌,你就一条濒死的赖皮蛇而已,等你突破真正古皇,再来找我送死吧!”

    此话一出,众人直呼好家伙!蓝凌古皇只说了一句,他赢正直接一连三绝杀,惊的是整个东荒瞬间再次炸裂!各种吃瓜群众都抱头“啊啊啊”的快要疯掉了!

    天呐!

    这货是人吗!

    居然这么跟一个绝世强者硬钢!而且还是句句犀利,字字诛心的那种!

    *了!

    无数人此刻都为这个赢正捏了把汗!敢这么跟一位古皇对话的,他说第二,绝对没有哪个敢称第一!

    “人族小儿!”

    蓝凌古皇震怒仰天长啸!但找不到赢正坐标,他也无可奈何!

    南境。

    伏天圣地某处。

    赢正自从与雅妃、妲己分开后,就开启行字秘一路到了这里。

    胖子还没有醒过来,依旧在做他的春秋大梦,赢正也没有去处只好在这里继续守着胖子。

    不过他也不是呆呆的守着,这几个月下来他找到了伏天圣地其他几处藏源之地!现在那位古皇找不到他,就是多亏了这十几万斤的源石!

    留了十万斤在地下,剩下的几万斤他也不怕暴殄天物被雷劈,居然全部直接用于一道弥天阵法的供应。

    不仅蓝凌古皇找不到他,雅妃拜托孔雀贤者也在给他卜卦推演,同样找不到任何位置,可见这渡劫天尊的阵法就是不一般。

    这段时间,赢正除了设下阵法后,虽然没有多少源石可以吸收,但也没有闲着,他正在研究诡道术。

    尝试了很多遍,都不成功,对身体依旧有不小的负荷,即便开启四门,维持的时间够长,结束后还是有些不适。

    轰隆!

    “不应该啊,我这么聪明……”一拳过后,赢正解开四门,依旧感觉不适,在一处阔地开始打坐冥思苦想,他怎么都想不通,按照他的聪明才智,几个月,居然毫无头绪!

    “想变强吗?”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从那次西海消失后,这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赢正听得出来,这绝对就是之前耳边出现的那个心魔声音!

    “*,你这个心魔,已经成长到了这个程度?不需要我允许就能在我脑海里随意发声?”赢正虽然惊讶,但心理素质强大的他并没有太慌神,直接与之对话起来。

    “你又没有入魔,哪里来的心魔?我只不过是你心灵深处掩藏的另一面而已。”声音略显平淡的响起:“简单来说,也就是狂化后的你。”

    “那不还是心魔吗!”赢正拉低眼眸,这种感觉很不爽,旋即集中精力,无视了心魔声音:“滚!”

    “……”心魔见此,瞬间忍不住大骂,性格与赢正本尊倒是很像,只不过心比赢正本身还要腹黑:“我因诡道术而生,没有我的存在,你就用不了诡道术,你明白?”

    “不明白,我只明白你无时无刻不想着夺舍我的意识,不过别白费心机,早晚废了你。”赢正凝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