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蓝凌古皇伸手抓向地面两道身影,方圆几里全都仿佛在这手掌心之下!这场面恐怖而压制!

    “量天尺!靠你了!”

    胖子搀扶着赢正,随后抹了一把嘴角血往尺身刷去。

    嗡嗡嗡——!

    量天尺震动,发出剧烈的红光!一刹间爆发出语无伦次的强大力量!冲向了天际那巨大手掌!

    轰隆!

    一声巨响,巨大手掌被洞穿一个窟窿。

    唰!

    胖子凝眉,脚底铭纹瞬现,身影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

    “哪里走!”

    蓝凌古皇狰狞可怖!惊天地泣鬼神的皇威铺天盖地,近乎也是在同时闪掠,追向了胖子方向!

    他没想到这个胖道士居然有天尊法器!而且还激活了将近九层!这非常令人吃惊的事情!

    天底下能激活天尊级别的法器能有五层之力,就已经逆天,足以抗衡准皇,这次如果不是他一只脚踏入了天尊,恐怕都要被方才的量天尺震伤!

    唰!唰!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追逐,如两颗流星划破虚空!

    无数人抬头仰望,都惊的瑟瑟发抖,不敢相信!

    “后面那个气息,绝对是蓝凌古皇!”

    “前面那个气息很弱,但好像有两道,速度竟然不比蓝凌古皇慢!”

    “我的天!怎么回事!前面那个是人族的赢正吗?他在与蓝凌古皇拼速度啊!”

    “真的打起来!”

    二人所过之处,到处骚动四起,人心惶惶的同时,又无比的震撼!

    因为任谁都没想到,还有人在古皇之下想要逃脱!并且正在那么做!关键古皇还没能瞬间追的上!

    仅仅一天。

    两道身影从东荒南境就到了北境!

    “撑住,别死了!”胖子一边神速一边对着肩上扛着的少年说道:“马上就到荒古禁地了!”

    胖子也是聪明,居然能想到荒古禁地!

    这确实是一个绝佳之地!

    “死不了,赶紧跑。”赢正虽然满身鲜血淋漓,但气息还算平稳,小声说道,其实他是怕自己行字秘不够通透,所以装死!他有者字秘,没有伤到神祇的话,完全没有多大事儿!

    荒古禁地之前。

    这里依旧人山人海,全部都是心怀梦想的天真修士!为了梦想,他们可以一往无前!哪怕牺牲!都要举教飞升!

    唰!唰!

    然而就在有一个仙家上百口人准备入荒古禁地之内时,天上两道身影忽然闪掠而过抹入了里面!

    一股极强的威压也是一闪而逝!

    “方才是什么!”

    “*!刚刚那个威压!莫不是古族皇者?!”

    “前面的是个胖子?那位古族皇者在追杀他们!”

    “*,居然杀进了荒古禁地!”

    一时间荒古禁地门前各种唏嘘声不断,有些没缓过神来!

    轰隆隆!轰隆隆!

    而就在这时,荒古禁地之内响起了一道道惊天动地的炸响!一道道恐怖余波从其中荡漾而开!

    哪怕在这禁地之外,都有不少人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

    “人族……赢正!老夫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从荒古禁地之内响起,悲凉、愤恨、不甘……声音里充斥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吼——!

    一条蓝色巨龙其中照映在众人眼前,随后被一头山高的独眼黑猩猩撕成了两半!

    “!!!”

    所有人目光一滞,方才的画面,一些修士非常清楚,那是古族皇者的真身本体!它想出来!但是被撕碎了!

    “皇……皇道强者……就这么被撕碎了……”

    “我的天,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这他妈……还举教飞升……举教飞升个屁!”

    许多人瞬间脸都绿了!方才的景象,是当世唯一一次让人知道里面的怪物!看清楚了*!

    那就是传说中一种荒古禁地里“本能”的摄影!一般不出皇者,不会显化!这仿佛是禁地自身受到威胁后一种对外界的威慑!

    一时间,无数修士提桶跑路!

    同时也相当惊骇“人族赢正”四个字!居然将一位古皇活活坑死!这个结果,当真是滑稽又惊艳!

    整个东荒再次因此动荡起来!

    “赢正进了东荒的荒古禁地!”

    “这个头脑真是绝了!原来荒古禁地真的如此可怕!”

    “他进了荒古禁地,恐怕也活着走不出来了了!”

    赢正、荒古禁地、坑杀等字眼迅速成了整个葬帝星无数人的谈料。

    中州,幽灵公会。

    里面柜台处坐着一个妩媚女人,望着门外天空,开始忧心匆匆。

    不多时,门外走进一位老者。

    “孔雀爷爷您终于来了!快帮我算一卦吧,他是吉是凶?”见到老孔雀,雅妃赶忙起身开口。

    “哈哈哈,别着急小丫头,这小子真是鬼精的令人叹服啊,居然敢与古皇这般搏命。”孔雀贤者摇头苦笑,夸赞叹服起来。

    “您还笑的出来……”雅妃撇嘴:“快些占卜星象。”

    “看来你这小丫头是真的喜欢他呀。”孔雀贤者打趣言道:“你要知道,这可是块儿烫手的山芋,你喜欢归你喜欢,你父亲还不一定答应,老夫猜你还没有把他说给你父亲听吧?”

    “没有,不过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他管不着。”雅妃柳眉轻挑摊手倔强道。

    孔雀贤者慈祥的笑着摇摇头,旋即拿出来一块儿四叶草般的青铜片,随便往旁边桌上一撒。

    “四片青铜块儿居然相重……果然是劫数啊。”孔雀贤者皱眉,老眸深邃看着卦象略微有些震撼。

    “是凶是吉?”雅妃直接问。

    “四象相叠,八卦无缝,这意味着有千重险、万重劫,这关怕是难过了。”孔雀贤者认真的看着卦象喃喃说道,并没有隐瞒雅妃。

    “其实不用算也知道啊,东荒的荒古禁地自古以来有进无出,雅妃会长,我看你还是不要等他了,要不然真得孤独终老。”有会员开口无奈劝导着。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雅妃闻言,瞬间寒气充满整个大厅,温度都仿佛下降到零下几度……

    “……”那会员瑟瑟发抖。

    其实平日里他们都是这么开玩笑的,雅妃也不会多言什么,一直秉持宽容态度,可这次明显有些不对劲了。

    “以后都给我听清楚了!拿谁开玩笑都可以,别拿赢正开玩笑!否则我会让他尸骨无存!”雅妃冷漠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