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荒,北境。

    挥拓也是有着行字秘的,所以三人去哪里都非常通畅,血蚁族被灭后,第二天他们就到了北境这边。

    姬家。

    赢正的本意,是想去姬家给老姐她们一人一瓶神泉就撤的,谁知道被姬傲天不愧是家主,直接察觉到了他的气。

    “就知道你小子没死。”

    某处山林地,从这里可以眺望到姬家结界门。

    姬傲天此刻身后还带着几个心腹。

    “呃,见过姬叔……”赢正恭恭敬敬,这或许会是未来的老丈人啊,必须气气,加上姬家这些年还全力培养自己的老姐,这份恩情还是很有分量的。

    “你小子,来都来了,不进去给她们报个平安,就打算这么离开了?”姬傲天看着赢正蹙眉道。

    “嘿嘿,这不您知道我无事嘛,您告诉她们就好了,这些神泉是给她们修行的,还有两年时间仙鸿路便会开启,让她们安心修行吧。”赢正咧嘴笑道:“而且我也在修行,进去与她们见面,到时候又要受那离别苦,好麻烦……”

    “行吧行吧,你没事就好。”姬傲天见赢正不想进姬家,也没有再强求:“那你就与她们仙鸿路上见,你自己多加小心。”

    赢正点头,带着胖子与挥拓离开。

    “今日之事不要外传,违者,斩。”姬傲天对身后几位心腹吩咐道。

    “是。”

    ……

    离开姬家后,赢正三人再次去到了城市里买了点七七八八的配料,准备去北境一位古族世家看看。

    这个古族世家便是天狼族!

    当初与古皇子在昆仑山大战,就是天狼族的一位圣人差点将他杀掉,这回总算能让他们还点利息了。

    “银翅天狼,是银月族的,这个势力在古族中可是顶尖,应该不像血蚁族那般好对付。”挥拓道:“确定好了?”

    “管他依附谁,昆仑山上,一剑之仇,我记忆深刻的很,必须盘他们。”赢正眯了眯眼,露出些许诡异笑容。

    “银月族,古族真正十五个王族之一,其血肉的质量应该与蓝血冰龙族差不了多少。”胖子盘算道。

    “……”挥拓汗颜。

    不多时。

    三人来到了银月族的大本营,这里地貌都非常险峻,并且背靠紫色山川,看起来就有些摄人心魄。

    “银月族在外,紫电族在内。”挥拓微微蹙眉:“这里居然有两个王族!”

    “紫电族又是什么鬼?”赢正挑眉。

    “也是古族中的王族势力,底蕴还在人族圣地之上,深不可测。”挥拓道:“银月本体是天狼,而他们的本体好像是一种可以释放雷电的龙种。”

    “听起来比银月族要好吃啊。”赢正摸了摸下巴道:“先不招惹他们,他们要是敢帮这银月族的话,再吃他们也不迟。”

    “胖爷我去布阵。”胖子率先闪掠。

    “我去挑衅,引开他们的注意力。”赢正说话间带上了面具。

    “那*嘛?”挥拓眨巴着眼道。

    “等着吃就行。”

    胖子和赢正异口同声,对于这个加入他们两个坑货组织的新成员,他们俩还是很照顾的。

    “……”挥拓苦笑,旋即提醒开口:“万事以和为贵,切莫伤及无辜啊。”

    不多时。

    轰隆!

    一道可怕的气息冲天而起,上来银月族就显化了一位有地位的长老,大圣修为,恐怖如斯!

    “何人敢来我银月族造次!”老者目露凶光沉喝,看向面具身影。

    赢正背后日月*,白发狂涌,静静立在这夜空,面对大圣境界的老者,他没有半点压迫,现在的他,一个异像足以抗住大圣之威,还不用两种异像同显。

    “听说你们银月族在十几年前从昆仑山救了一个古皇子,我是妖族的天才,鬼面修罗,专门来挑战他的。”赢正这谎话说的是脸不红心不跳。

    鬼面修罗这种中二的名字,也只有他能想的出来了……

    “妖族天才么。”老者目光深邃,见到少年背后的日月同天的异像,略微有些杀意暗涌:“想要对战不死古皇子,你还不够格!识相的赶紧滚吧!”

    “怎么?难道你们古族的古皇子,他不敢应战吗?”赢正故作轻蔑的一笑:“我还以为你们古族有什么能耐呢,没想到也只是缩头乌龟一个。”

    “你找死!银月神光波!”银月族长老震怒,背后翅膀撑开,对着赢正就释放了一束白光!恐怖力量直接令空间破碎!

    赢正没有闪躲,侧身伸出一手,随意拉扯,空间扭曲,直接将光波轨道改变,击进了他们银月族后方的紫川中。

    轰隆隆——!

    “哪个苟日的乱攻击我紫电族!”

    只见,其中传来一声咆哮,光是声音就令人心惊肉跳!

    银月族长老嘴角抽搐,听着这声音,很显然他也有些心忌,不过还好只是怒喝,紫电族人没有现身。

    “你这个妖族的兔崽子!今日老夫必杀你!”银月族长老手中银色长枪出现,随即爆冲向赢正!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赢正周身再次出现一道异像!金色汪洋大起!大浪滔天!结合日月神光,直接将他拍的口吐鲜血!连连败退!

    “噗嗤!”老者战战兢兢、踉踉跄跄指着白发面具少年:“你不是什么鬼面修罗!你是赢正!”

    “知道的有点晚,再见!”赢正露出诡异微笑,身影一步千里,瞬间去到了跟前,一掌令其原形毕露!

    “胖子!先别管阵法了!”解决老者后,赢正眉头略微一皱,对着胖子沉喝一声开口:“我们先撤!”

    唰唰唰!

    挥拓,赢正,胖子,三道身影迅速撤离了银月族领地范围。

    而就在他们走后不久,一团紫电从紫色山川中飞了出来,气息之恐怖,竟不下那蓝凌古皇!

    “你们银月族是不是皮痒了!敢主动攻我紫电族!”来人俯视整个银月族,令整个银月族的人都瑟瑟发抖。

    ……

    途中。

    “怎么了这是?突然改变主意了?胖爷我阵法都要完成了。”胖子郁闷。

    “紫山中有准皇。”赢正开口:“再慢一步就露馅了。”

    “我去,看来被挥拓说中了,这古族中的王族果然不同一般,有些底蕴。”胖子闻言心有余悸:“可惜了,没吃到天狼肉。”

    “放心,那个出来的银月族长老,已经被我收了,找个地方,我们开餐。”赢正笑了笑。

    “这么快?”胖子闻言,心中一喜:“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藏着坏,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万事以和为贵的挥拓,默默跟在后面跟着两人,略显自卑,他在想一件事情,在想为啥自己说了“万事以和为贵”后,就一定会有人死呢,我真的是灾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