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

    尸王古城。

    太虚古龙族。

    赢正三人组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地盘,并且又周旋了几日,勘察了地形,并不像之前的鲁莽行事。

    毕竟这回是在城中,为了不伤及周边无辜民众,他们提前布置好了阵法。

    夜幕降临。

    “都准备好了?”赢正对着回来的胖子和挥拓开口。

    “起爆符完毕。”挥拓。

    “阵法隔音完毕。”胖子。

    三人就像现代版的特种部队,一顿操作熟练的一批。

    “哒——”

    赢正一个响指,嗡!整个太虚古龙族范围瞬间升起一道光华,而后“轰隆隆”不断炸响生起,一气呵成!

    无数建筑崩塌,一道道的身影射出,飞向天空。

    “是哪个王八蛋在算计我太虚古龙族!”

    “草!给劳资出来!”

    “他大爷的!居然拆了我整个宫殿!”

    “是谁!”

    有人仰天长啸!愤怒至极。

    不过还没有带他们反应,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夜空上雷电闪烁,随后居然化为了弥天大网盖下!

    “啊!”

    一时间惨叫无数!很多人都被这雷网击的体无完肤!甚至成了焦尸!数万人都没有一人幸免!

    想都不用想,这就是赢正的手段,渡劫天功的通天雷力!

    “我去,乖徒儿你这是怎么做到的……”胖子一脸震惊。

    “罪过……”挥拓不忍直视。

    “我称它为……夜麒麟!”赢正笑了笑,看了眼胖子:“我不方便出手,死胖子,到你收拾残局了。”

    虚空中。

    “是谁!谁要灭我太虚古龙族!我与你不共戴天!”一位中年人眼眶湿润,看着尸山血海的族人尸体,仰*喝。

    “老龙王,不用叫了,怪只能怪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胖子手握量天尺,去到了虚空处。

    “你是谁!”太虚古龙王盯着胖子,咬牙切齿痛恨之中极为愤怒!

    “奉帝尊法旨,来杀你的人。”胖子也不多言,神情冷漠。

    这话一出,一边暗处的赢正狂翻白眼,死胖子这话里有话,真是一切因果都要加在他身!

    “帝尊……帝尊……”老龙王目光一怔,深邃无比:“人族的少年帝尊!赢正!”

    “猜对了。”胖子语罢,唰的一下瞬闪,带着量天尺直接穿过了老龙王的身躯,将其打回原形。

    唰!唰!

    胖子得手后,赢正与挥拓这才出现,拿出来炉鼎,就地开涮龙肉。

    “你不地道啊,奉帝尊法旨,你想把一切因果都归根到我身上?”赢正鄙夷的看着胖子。

    “是你要报仇的,自然得是你因果加身了,难道让我替你背锅不成,这买卖胖爷可不干,嘿嘿!”胖子得意。

    “还是万事以和为贵的好,赢正兄,你不出手还行,一出手则杀人全家灭其种族,我怕你以后……会造天谴啊。”挥拓阿弥陀佛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改姓佛了?”赢正苦笑,看着挥拓:“还有啊,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杀人了?他们本体又不是人。”

    “……”挥拓闻言,一时间还真愣了一下。

    “……”胖子也是无言以对,虽然是强词夺理,古族这些还真不是人。

    有人可能会拿伏天圣地说事儿,但之前在伏天圣地他失去理智时,也只诛杀了那圣主,其他余孽都是别的宗门下的黑手。

    噗通!

    就在他们碎碎念念准备起火炖太虚古龙肉之时,赢正的心脏突然骤动了一下,整个的神魂都仿佛放大了几倍,震的他是撕心裂肺……

    “桀桀桀!桀桀桀!”

    诡异的笑声突然从脑海中响起!

    “呃啊……”赢正突然抱着头在地上翻滚起来,那种疼痛,简直撕心裂肺!毒侵五脏六腑般生不如死!

    “他怎么了!”挥拓凝眉。

    “诡道魔种在作祟。”胖子眸子微怔,同样露出凝重:“按住他。”

    挥拓点头,扑了上去,将满地打滚的赢正按在地上:“赢正兄!你振作点!千万别让魔种夺了心智啊!”

    他挥拓虽然不喜欢打架,但也是知道不少事情的,很多事情也看的很通透,他不敢想象一个先天圣体道胎被魔种夺舍的后果!

    这对整个葬帝星的所有生灵或许都将是场灾难!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止水,万物不侵……”胖子在赢正额头画了一道咒印,随后用大拇指在其眉心处开了一道血口,随后沉喝一声:“给我回去!”

    “桀桀桀!你困的住我一时!你困不住我一世的!死胖子!待我出来,第一个便杀你!”一道声音响起!鬼魅森然!随后渐行渐远!

    “等你出的来再说吧!”胖道士眯着眼不屑开口。

    而这时的赢正,渐渐恢复意识,眉心处依旧留下了一道血痕:“怎么回事,他又出来了吗……”

    “魔种日益见长,比起前段时间又强了很多,应该是跟你杀气有关。”胖子开口。

    “你早就知道他的存在了吧?”赢正看着胖子。

    “是的。”胖子点头:“只是没想到这魔种成长的这么快,再这么下去,恐怕你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以前开启诡道术他才会出来,现在就算我不用诡道术,也能出现了。”赢正皱眉也有些凝重。

    “杀气,煞气,血气……这些都是滋养他的能量。”胖子开口:“以你体内魔种现在的成长速度来看,我觉得咱们的吃火锅计划要暂缓一段时间了,不能再杀生。”

    “其实我也不是无缘无故,这一路平掉的古族,都是有冲突的,这也是最后一个与我有冲突的古族了。”赢正正儿八经的开口发誓:“从今天起,我决定做个老实人!”

    轰隆隆!

    天雷瞬间滚滚……

    “渡劫天功?”胖子撇了眼赢正。

    “不是。”赢正。

    “……”挥拓:“我们还是先离开吧,阵法撑不住多久了。”

    胖子与赢正点头。

    在天雷降临之际,三人迅速离开了尸王古城,在附近寻了个无人山脉,避一避,开始涮龙肉吃火锅。

    “这太虚古龙肉真不错!”

    “肉质可以。”

    “感觉有点酸……”

    “*,死胖子,你是不是把我密制的老醋当酱油使了!”

    白字先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