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个人有吃有笑,狼吞虎咽,虽然酸是酸了点,但这太虚古龙族的血肉精华对他们还是很补的,所以,杜绝浪费。

    翌日。

    中州因为太虚古龙族在一夜间再次被人一锅端,瞬间再次*哗然,弄的古族是人心惶惶。

    毕竟细看下来,近期这段时间,被灭族的对象全是古族!很多古族绝世、不朽都纷纷索性全天开启护族大阵……

    “究竟是哪个仇我古族!有本事明着来啊!”

    “别让我们逮着!要不然定将你碎尸万段!扒皮抽筋!”

    “可恨!可耻!”

    很多古族的一些准皇不断浮出水面,隔空喊话。

    中州某处。

    “原来古族有这么多准皇,真正不炸不知道,一炸吓一跳。”赢正瑟瑟发抖,看来如今古族在葬帝星的地位第一,并非虚构。

    “你知道的世界都还只是冰山一角,咱们人族有个神庭,古族的皇族可一直还没有露面呢。”胖子开口:“还有妖族的东皇你不知道吧?是妖族第一势力金乌族的老祖,十万年前就挑战过长生天尊的古妖,你能想活到现在还没死吗?”

    “你在逗我?”赢正闻言立马挑眉。

    “你不信?”胖子撇了眼赢正。

    “当然不信!十万年啊,长生天尊都不见的活那么久……”赢正开口。

    “你不知道神源可以自封吗。”胖子懒得争论:“很多古皇都在源中沉睡,现在告诉你这些还太早,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当世说白了若像好的方向发展就是黄金大世,若像不好的方向发展,那就是乱世。”

    “这个我赞成。”赢正点头。

    “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等天资总榜出来,你会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胖子没有把话说的太满,语罢便睡了过去。

    “还有天资总榜?”闻言的赢正略微诧异起来,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东西,而胖子居然知道的还挺多!

    “别打扰胖爷睡觉,这一年半载你就安心的*静心咒,祈祷你体内那魔胎别再作祟吧。”胖子懒散开口摆了摆手。

    “确实头疼,这魔胎……”说话间,赢正摸了摸自己眉心上方的额头处那条血痕,这是胖子给他下的一道咒术,也算是封印,不过这封印不了几年,只能解一时之忧。

    “有一本经书或许可以帮助你。”久久不语的挥拓此时说话了。

    “啥书?快说给胖爷听听。”刚睡的胖子突然来了兴趣,呵呵一声,他想看看自己都不知道的彻底解决方法会是啥?当然,他是完全当笑话看挥拓这小子的。

    “你们人族佛门的度人经。”挥拓看了眼赢正,又看向胖子道:“我也只是听说啊,不能尽信,我听人讲度人经里面有一段往生咒,可以祛除邪祟,有度化之能。”

    “往生咒不是超度死人亡魂的嘛……”赢正挑眉嘴角抽搐。

    “对邪祟魔物依旧有效果。”挥拓开口。

    “可以一试。”胖子道,看了看赢正:“或许真能压制那魔胎。”

    赢正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顿了顿将视线移向挥拓,又看了看胖子:“葬帝星的佛门大家有哪些啊?现在启程?”

    “听说在葬帝星南州有个叫兰若寺的,可以去看看。”摸了摸下巴,胖子眼珠子转了转,“不过又听闻那边人族与妖族的关系不是很友善,因为兰若寺喜欢降妖伏魔,经常为了一个妖,两方势力大打出手。”

    “确实。”挥拓认同:“虽然都是为了一方秩序安定,捉的全是做坏事的妖,但对于妖的处置权久争不下。”

    “那边的一些大妖族,要求将妖引渡,而兰若寺等一些人族势力却坚持就地正法,或者关进锁妖塔。”胖子苦笑:“纷争一年到头都没有断过。”

    “简单来说,就是……南州的局势比起东荒还要乱的很。”挥拓摊手:“阿弥陀佛,万事以和为贵。”

    “无量天尊,罪过罪过……”胖子一副菩萨心肠。

    “……”赢正汗颜,这两个奇葩!

    不过还有一年半时间,去南州看看也无妨,万一可以度化魔胎就更好了。

    三人很快了动身。

    ……

    南州。

    兰若寺在南州的南境位置,听闻那边高山峻岭,又有很多天成的纯妖作祟,并没有什么人气,故而又以“南山鬼岭”冠名。

    光听这个名字,就可以见的其中厉害。

    唰唰唰!唰唰唰!

    天,乌漆嘛黑。

    三人穿梭在妖气纵横的热带雨林地带,一路来到了这南山鬼岭的深处,直到找到兰若寺。

    “*!”

    “这是怎么了……”

    “不会吧。”

    兰若寺的地址是找到了,不过似乎是遗址!这里到处是老树昏鸦、枯藤乱枝,破败的建筑物上还爬满了青苔。

    偶尔还有几只黑不溜秋的畸形鸟儿“哇哇哇”的叫……

    “妖气好重啊。”胖子皱眉。

    “被灭了好久了吧。”赢正喃喃:“你们俩的记忆中乱是什么年代?看这里的破旧程度最起码都灭了几百年了。”

    “我又不知道。”胖子:“我也只是听说有这么个佛门势力。”

    “要不我们还是撤吧。”挥拓似乎也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妖气,旋即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退堂鼓开口:“我感觉大事不妙。”

    “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岂不可惜。”赢正此刻道,率先朝着兰若寺内行去。

    “走吧,胖爷乃道家之人,专治妖魔鬼怪各种不服。”看了看胆怯的挥拓,胖子拍了拍其肩膀笑道:“来,我送你两张大悲咒符,一张一颗神源,两张两颗。”

    “……”挥拓挑眉撇了眼胖子,半信半疑。

    “我们现在也是兄弟啊,可以赊账!”胖子嘿嘿一笑。

    “你们俩快些,我特么也害怕。”赢正走到了一块儿破碎的碑前,对着后方二人鄙夷开口叫到:“死胖子,也给我张大悲咒符,我也欠着!”

    “你不行!”胖子闭着眼一口回绝:“你我是一丘之貉,欠着不放心!概不赊账!”

    “我现在是老实人……”赢正挑眉:“欺负老实人是要浸猪笼的!”

    “胖爷不怕!”

    “哈哈哈!死到临头,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斗嘴,真是有趣的人类!”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兰若寺内部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