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兄这么急?我们去哪里啊。”挥拓还吃着饭,就被赢正拉着走,胖子也猛吞几口跟上。

    “去九尾天狐族转一圈儿。”赢正开口。

    “好端端去人家妖族干嘛,你小子不会想吃狐狸肉了吧?”胖子闻言搪塞起来。

    “见个老朋友而已。”撇了眼胖子,赢正不屑智辩。

    ……

    九尾天狐族。

    其大本营盘踞于南州的北方涂山。

    “非妖者不可擅闯涂山,非我族妖不可踏入宗门半步。”就在他们刚刚进入涂山范围,就有一道声音响彻而起。

    “我去,搞这么神秘。”听着声音,赢正略微挑眉看向高峰。

    顿了顿。

    “我们几个,是来解涂山之危的。”赢正此时开口:“都是好人,还有啊,我跟你们族天女认识,是老朋友。”

    “什么名字。”声音再次响起。

    “正所谓这隔墙都有耳,更何况现在天高地阔,不方便说啊……”赢正喃喃笑道:“我知你们九尾天狐族的难处,信我们的话,就让我们进山细说。”

    唰!

    此时,一位妖族老妪踏虹出现在几人面前,与人无二,只是多了对狐狸耳朵和一条尾巴。

    不过这个老妪背后有四条尾巴,且气息非常惊人,绝对是位大圣强者。

    “几位随老妪进山吧。”老妪缓缓开口。

    很快。

    几人便来到了九尾天狐族的主殿宇中,金碧辉煌,珠光宝气,随时随处都能感受到一种高贵气息,不愧是妖中王族。

    殿宇中坐着一位闭目养神高贵的女人。

    她*后方有八条尾巴,上面的容貌是白红两色,穿着开叉的古装式长衣,俏丽风韵的脸庞处有两条对称的纯红爪纹……

    当她睁开眼站起来时,更是惊的赢正都一下子精神抖擞,其婀娜的身材,妙曼的曲线,眸若秋水!

    “年纪轻轻,口气不小,人类。”女人缓缓来到了赢正跟前,强大的气场居然堪比蓝凌古皇、紫电龙王等古族皇者,眸子打量着黑袍面具白发少年:“听闻你可以解决我涂山之危?本座倒是想听听,我涂山究竟有和危机。”

    此话一出,赢正尴尬的一僵,本以为九尾天狐族顶多也就跟某个圣地差不多,然而令他没想到居然会有贤者坐镇。

    “我就随便说说……开玩笑的,别当真啊涂山女王。”赢正打着哈哈。

    “你之前还说……与我族天女是朋友,她的名字苏赤瞳,不会就是你这个人类给她取的吧?”涂山女王继续道。

    “呃……”赢正点头没有避嫌,拿出来了一瓶神泉:“我今天来就是想喝个喜酒,其实没有别的意思。”

    “是传说中荒古禁地里的神泉?”涂山女王看着少年拿出来的药瓶,目光深邃,再次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少年三人。

    “侥幸得到一些,天女是我的朋友,这点礼物不成敬意。”赢正露出些许微笑。

    “二长老,带他们去见苏苏。”涂山女王言语干脆,态度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坏,比起之前的冷酷,现在倒是多了些柔和。

    “是。”一位老妪点头。

    回到主位上翘起二郎腿露出雪白肌肤的涂山女王,此时美眸看着离开的黑袍少年,略有所思。

    “怎么了?女王大人。”侧边有其他老妪问道。

    “没什么,他身上有苏苏的味道,确信是苏苏的朋友了。”其实并没有,都快十年了,怎么可能有气味,这只是她编的谎言而已,涂山女王或许知道了些什么,不过并没有将自己猜想说出来。

    ……

    涂山一处,一栋楼阁前。

    在那草坪断层旁边有一棵参天古树,茂密的枝叶下站着一道倩影,身材高挑,与涂山女王不分伯仲,且背后已经出现了九条尾巴,犹如波浪般缓缓拂动……

    “天女大人,有人来看你了。”老妪停下脚步开口。

    “现在谁都不想见,婚事我已经顺了你们的意,让我安静的待会儿。”女孩儿声音很柔,但也很冰冷,她眺望的方向,正是东荒。

    “他们中,有一人称是你的朋友。”老妪说道。

    此话一出,女孩美眸一怔,略微愣了一下,九条尾巴也停止了摇曳,寂静几秒后豁然转过身看向了黑袍面具少年。

    “好久不见。”赢正挥了挥手。

    声音一出,苏赤瞳眼眶顿时就红了,玉手捂嘴,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但眼泪依旧不能自控,随后瞬间便朝着男孩儿扑了上去:“正哥哥。”

    “好些年不见了,没想到你已经这么高了。”赢正抱着扑上来的苏赤瞳,摸了摸头安抚开口:“不哭了不哭了啊。”

    一边的老妪见此,略微一怔,正哥哥三个字并没有让她多想,她只是非常惊奇这个少年竟然让冰冷的天女大人这般粘人,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画面……

    唰!

    随即老妪不再多留,离开而去。

    “我还以为你去了荒古禁地就不再出来了。”苏赤瞳泪流满面哭的稀里哗啦,紧紧抱着赢正不肯放手,胸前都挤压变了形,脑袋不断在赢正身上乱蹭。

    赢正也有些无可奈何,没想到当初的一面之缘却让苏赤瞳这般惦记自己,真是罪过罪过呀……

    而旁边的胖子和挥拓两个单身狗可就饱了,嘴角抽搐,各种拳头捏紧,似乎就等着要暴揍赢正来解气了。

    我说这小子怎么要来九尾天狐族,原来是有情人!胖子咬牙切齿!嫉妒羡慕恨完全不待遮掩!

    “咳咳。”某一刻,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胖子干咳一声,打破了赢正那*的温柔乡。

    “呀~”苏赤瞳这时候才发现还有两个人在旁边,顿时脸红心扑通扑通跳的脱离了赢正怀抱。

    而刚刚进入状态的赢正,正准备将魔爪伸出,此刻恶狠狠撇了眼胖子,仿佛在骂:你大爷的死胖子!干坏我好事!

    后来几人进了楼阁。

    苏赤瞳也讲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原来当初赢正去伏天圣地时,懵懂无处可去的她也跟着去了。

    只不过在半路上被家族的人找到,给带走了,后面就一直被那个“老女人”逼着闭关修行。

    这里的“老女人”赢正明白,肯定就是那个涂山女王了,看来小苏苏和这女王的关系不是很好呀……

    “好强的气,有人过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威压直接不待掩饰的朝着他们楼阁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