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

    很快,两个月偷偷溜走。

    南州变得很热闹,只因为这天是九尾天狐族与鳄族的大喜之日。

    南州多妖族,可谓普天同庆。

    “终于要成亲了啊,快去沾沾喜气。”

    “虽然成婚的对象不是鳄族的世子,但这鳄族老祖能取第六房,还真是宝刀未老啊哈哈哈……”

    “只是可惜了那么美的狐女。”

    很多人虽然不甘心,但鳄族的恐怖底蕴不容他们多想,无法撼动。

    涂山。

    天空中浩浩荡荡鳄族的队伍已经兵临城下,来到了涂山,准备接走苏赤瞳。

    “呵呵呵,老夫为鳄族的三长老,见过各位涂山仙子,今日前来特地接驾鳄夫人出山。”大殿门处一位长相很丑的老者,穿着长袍,全身深绿色的皮肤上还有多大大小小的疹子肉粒,看起来极为令人不适。

    不过,丑是丑了点儿,但修为还是很强的,老者气息虽然内敛了许多,但半步准祖的威压还是可以隐隐感受的到。

    贤者、尊者相当于遮天中准帝称呼,而古族准皇、妖族准祖,也是这个层次,只不过当今妖族与古族比较强势,所以他们大多更喜带皇、或者祖字的称谓。

    贤者与尊者只有人族与其他弱势族群用的比较多,当然了,也不是绝对,妖族还是有一些低调的人,更喜欢贤者称呼,比如大妖孔雀族的孔雀贤者……

    “姐姐。”

    此刻,苏赤瞳头戴凤冠,盖着一层红色透明婚纱,转身对着主位上的妩媚女人微微屈身,以示礼节。

    “去吧。”涂山女王目光波光微动,有些不舍和担心,旋即将视线看向一边混入送亲队伍中的赢正三人,没有说话,但却似乎已经在表达要他们保护好苏苏的意思。

    赢正此时与涂山女王对视,面具下回了个坚定眼神。

    不多时。

    苏赤瞳没有多犹豫,进了鲜红的花轿。

    赢正等人也随着大部队,跟在鳄族一方朝着他们大本营千妖谷进发而去。

    “设宴。”随着众人离开涂山后,涂山女王对着众老妪说道。

    “他们三位,能行的通吗?万一这个计划失败,我们涂山可就再无翻身之日了,天女大人也可能会被鳄族软禁。”有老妪略微担心的开口。

    “软禁?她已经被自己的族人软禁了五百年,还不够吗?”涂山女王目光冰冷中霸气侧漏,扫视大厅众人:“若是他们失败,涂山将只是涂山!纵使狐族葬送于我手,那鳄族也别想好过!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此话一出,众人惊骇,皆沉默不语,也没有人敢言。

    ……

    千妖谷。

    到处红装挂树,红菱缠山,各路妖魔鬼怪也都前来捧鳄祖的场。

    “恭喜恭喜啊,哈哈怕!恭喜鳄祖宝刀未老取第六房!”来自九头狮族的恭贺。

    “特地献上万年参王一株!恭喜鳄祖老爷子纳妾!”吞天蟒族。

    “送鳄祖八千年温玉一块儿!”五足象族的老者。

    这些妖族势力底蕴都很强,除了以上几位,还有大妖孔雀族、雅蝶族、火族、大鹏族、金乌族等等也有来捧这个场的。

    他们都是妖族中祖妖级别的大势力。

    “没想到孔雀族和雅妃火族的人也有过来啊,看来这鳄族的确还是有些地位。”赢正意外,不过他仔细洞察了下,并没有见到雅妃和孔雀贤者二人。

    其他族也一样,来的人大多只是圣人与大圣之间的修士,看起来更像是走个过场和形式,现在仙鸿路在即,谁大佬还有心思专程过来参合其他人家事?

    随着时间推移,大部队也深入谷中,一座座大殿耸立视线之内,门庭若市,各种酒桌成百上千,长相不一的妖人举杯畅饮,普天同庆。

    喜气洋洋的气氛烘托的淋漓尽致。

    最深处一座富丽堂皇的最大宫殿,此时外面人影更是多如牛毛。

    “新娘子来了!”

    有人看见了花轿于远处飞来,顿时高喊一声。

    所有人此刻也都纷纷望去,眼中各种期待与惋惜感并存,想要一睹这涂山的绝世狐女!

    “哈哈哈!本座的好娘子终于来了!”一道满身疹子绿皮肤的男子出现,毛发已经苍白,妖力却通天,贪婪的看向花轿。

    他便是这鳄族的鳄祖!

    “桀桀桀,恭喜父亲取第六房,孩儿专门出关为您庆祝!”旁边的年轻鳄妖拱手,脸上同样洋溢着兴奋,他的修为在圣人王,眸子里天生带着狡诈阴险。

    “你小子是为自己庆祝吧?涂山千年不遇的九条尾,血脉精纯,若是能喝她的血,对你晋级大圣境界应该有很大帮助,可别让为父失望啊。”鳄祖摸了摸旁边年轻鳄妖的头,眼里充满溺爱。

    果然,鳄祖娶妻,别有阴谋!他根本就没有想将妖帝心给苏赤瞳,而是馋苏赤瞳的血!给他自己儿子当养料!

    赢正几人随着迎亲队伍来到了大殿外阔地,众妖让开一条道,苏赤瞳也从花轿中走了出来。

    玉手微微搭在花轿旁边的赢正手心,穿着拖地婚纱一步步朝着殿外阶梯处的鳄祖行去。

    “好漂亮!”

    “*!果然不愧涂山的狐女!”

    “正所谓南州有女,美不过狐仙,丑不过鳄祖!”

    “你说什么!”有鳄人怒怼。

    “来人,拖出去斩了。”

    “不要啊大人!”

    整个殿外,人善人海!喧哗与热闹并存,悲催与倒霉蛋同在!喜气洋洋!让人泪目!

    “听得见吗。”胖子声音,但胖子的嘴并没有动。

    “听的见。”赢正回道,但嘴巴同样没有动。

    “我们也听的见。”声音是苏赤瞳。

    “万事以和为贵。”挥拓。

    他们四人,在出发前都喝了胖子画的一种通心符咒,就算不张口,但四人的心声可以在一天内共享。

    “那个白毛的应该就是鳄祖,旁边的小鳄妖应该就是他们的世子了,到时候徒儿你与苏赤瞳在一起当她伴童,听我指令再动手啊,别贸然冲动。”胖子道:“我去设阵,挥拓你去代表涂山一方给他们发红包。”

    “发红包?”挥拓略微一愣:“发给谁,我不应该去贴起爆符吗?”

    “红包里装的就是起爆符,随便发给谁都行。”胖子道:“不过最好分散一点,这起爆符是我跟赢正这两个月从新改良过的,威力或许有点大。”

    ”*嘛呢?”苏赤瞳傻傻问道。

    “你啥也不用干,好好与那鳄祖老儿拜天地,另外尽量周旋一下,能问出妖帝心就更好了。”胖子道:“最好的结果是妖帝心与鳄族世子同时被我们控制,要不然结局就很悬了。”

    “好。”苏赤瞳美眸眨巴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