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正这次为了能更好的伪装融入这场婚礼,他没有穿黑袍,而是与苏赤瞳一样穿了一身红衫,长长白发扎起,不过那半张面具还是带了的。

    此时随着距离的拉进,赢正与苏赤瞳来到了高处,鳄祖的身边。

    “都到这里了,你还不放手?”苏赤瞳心中对赢正说道。

    “放心,我已经有准备了,你乖乖的别说话,接下来看我的。”赢正在心中回道。

    鳄祖此刻看了一眼面具的红装少年,果然明显的有些不快,妖气暗涌,旋即视线移向苏赤瞳,言道:“小娘子,这位该不会就是你们涂山请来的伴童吧?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儿,还不放开!”

    “呵呵。”不待苏赤瞳回话,赢正率先微微一笑,旋即又立马变了脸色,不卑不亢也不苟言笑,甚至是有些漠然:“本公子并非涂山的伴童,而是当代涂山女王的夫君,也就是你小娘子的姐夫,按辈分你这个鳄祖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兄长呢?”

    哗!

    此话一出,阔地数以万计的妖魔鬼怪皆一片哗然!狂飙*二字!被这白发蒙面少年震惊的体无完肤!

    众人除了吃惊他是涂山女王夫君这个身份外,更震撼的是他居然敢这么与一代鳄祖这般说话!

    就算那涂山女王亲自来了,恐怕也要不敢让鳄祖叫她一声姐姐吧!这家伙真是胆子天大!

    “我管你是谁!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你找死!”鳄祖果然震怒,恐怖的妖气冲天,双目杀气腾腾,看着赢正旋即就要动手。

    “堂堂鳄祖,都还未拜天地呢,就要杀了自己小娘子的姐夫,这传出去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赢正面对鳄祖的威压,不为所动没有丝毫变色,反而平缓的淡笑一声:“而且还是在自家领地中,别人会说你鳄祖就这么点肚量,你以为呢?”

    面对白发面具少年,鳄祖的威压突然收敛起来,眼睛微眯:“很好,量你也逃不出本座手掌心,今日本座大婚,就暂且让你多活一日。”

    “是吗?”赢正与鳄祖对视:“我还有一事要与你说,关于妖帝心的。”

    听见妖帝心三个字,鳄祖与旁边的儿子都皱眉起来,明显的警惕起来,甚至又浮现出了杀意。

    “正哥哥,你干嘛,好不容易让他收敛了威压,你……”苏赤瞳心中着急担心道。

    “别说话,看着就行。”赢正心中回到。

    “现在这是你自己要找死的,就怪不得本座了。”鳄祖低声对赢正开口,言语上的挑衅他还能忍一时,但妖帝心绝对是底线!

    “别急。”赢正看了一眼老鳄祖旁边的年轻的小鳄,同样低声说道:“七杀霸体,圣人王修为,他想要再有精进的话,吞噬这妖帝心与拥有纯妖帝血的九尾狐再合适不过,你们父子真是好一个老奸巨猾。”

    此话一出,鳄祖与小世子纷纷一怔,这个想法他们父子就连族人都未曾告知,没想到竟然被这蒙面白发少年一眼看穿了?这怎么可能!

    两人一怔后,瞬间脸都黑了下来。

    “小子,本座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座再给你几秒钟说话的时间。”在苏赤瞳面前鳄祖自然不会承认!鳄祖对赢正此刻已经杀意大起!不过他觉得赢正应该还有其他话要说,便给了几秒钟!

    “如果从荒古禁地里带出来的神泉……加上妖帝心、再加上我旁边这位狐妖身上的妖帝血……不知道效果会是怎样。”赢正嘴角勾勒出一抹更老奸巨猾的幅度:“放心,这妞已经被我点了哑穴,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你们俩还没发现吗?”

    鳄祖与小鳄鱼纷纷一愣,还真是!

    “哈哈哈!看来你入赘涂山,也目的不纯啊!”经过赢正一系列的逼真演技,鳄祖对赢正多少放下了些戒备。

    “我是人族的,条件允许的话,我想找个人。”赢正打趣开口。

    “你当本座是三岁小孩儿吗!”而就在赢正放松之际,鳄祖突然怒喝一声,手捏赢正脖子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荒古禁地是什么地方?就连蓝凌古皇都死在了里面,当世还能有谁活着走出来?”

    苏赤瞳一惊,就要说话。

    “别开口。”赢正在心中对苏赤瞳说道,旋即又将视线看向了鳄祖,依旧平静露出微笑,人禽无害,低声言道:“如果你觉得我现在的身份地位与你不对等,那么,我告诉我就是当初那个带着蓝凌古皇进入荒古禁地的赢正呢。”

    “人族少年帝尊?!”闻言的鳄祖瞬间再次一怔,死死盯着赢正!白头发,听说那时涂掉伏天圣地后,就一直成了白发!难道他真的是……

    “这段时间,古族势力频频被灭族,你觉得除了我以外,还有谁会与当世比较强势的古族作对?”赢正依旧笑道:“还有啊,你这么掐着我的脖子很舒服吗,我说起话来可是很费劲的,鳄祖妹夫。”

    此话一出,鳄祖连忙放开了赢正,人族帝尊赢正,这六个字不光是古族的噩梦,妖族其实也不例外。

    谁都不想与这个人沾染关系,狠起来自己人族势力都要灭掉,加上听见最近的古族势力频频有被灭族的消息传出,鳄祖一时间也多少有些细思极恐。

    “这么多年,想杀我的人很多,鳄祖妹夫你不会也想试试能不能诛杀我这个姐夫吧?嗯?”赢正此刻对着鳄祖笑嘻嘻开口。

    “本座要看神泉。”鳄祖。

    “送你一瓶。”赢正说话间自顾自在鳄祖周身转圈,拿出来一瓶神泉,随性的丢给了鳄祖,顺便还与小鳄鱼勾肩搭背起来:“嘿嘿嘿,小鳄鱼,小一声大伯听听。”

    “你找死!”小鳄鱼闻言,脸上黑的像煤炭,龇牙咧嘴。

    “鳄儿,不得无礼,叫小叔吧。”鳄祖在得到神泉后,更是确信了赢正的身份,一时间心中可谓相当的震动。

    “小……小叔。”小鳄鱼此时眉头都皱成了川字!但依旧还是委屈叫出了口!

    “另外,神泉我已经给你验过了,妖帝心你们父子俩不会骗我吧?”赢正笑了笑随性而懒散的道。

    “高手……”苏赤瞳闻言,心中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