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

    苏赤瞳说来也挺虎,上来就一碗干了,俏脸瞬间就有些酒红起来,晕乎乎的看了看赢正:“原来酒是这种感觉……”

    说完,就往赢正身上倒了下去。

    “我去,传说中的一杯倒啊?”赢正晃动肩膀挑眉,拍拍苏苏俏脸,可惜苏赤瞳完全已不醒人事。

    “乖徒儿,你这是想图谋不轨么。”胖子奸讪的取笑道:“人家虽然是狐妖,但我看的出来,你是逃不了这场生死劫了。”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逃,天道使然那我便顺了这自然。”赢正端起碗一饮而尽:“有些事是注定的,不过,我尽量去改变吧。”

    赢正的话,让胖子与挥拓一头雾水,不过看赢正那认真神色,并没有多问,因为就算问了,他也未必会说。

    “来来来,干杯,不想其他,今天咱哥三再喝个痛快。”胖子大笑着举碗开口。

    三人碰杯,纷纷大口吃酒大口吃肉。

    而他们面前的鼎底,又悄悄地出现了一道诡异的铭纹,完全自然而成,没有半点的人为痕迹。

    ……

    翌日。

    苏赤瞳已经进入古殿宇之内闭关,赢正几人在殿外守候,各自打坐入定,开始消化这短时间连续吃火锅的能量。

    从他们出来荒古禁地后,就没有怎么停过,身体内积攒太多没有吞噬的力量,就好比普通人体内长了个肿瘤,不及时治疗随时可能会危及生命。

    赢正盘曲而坐,全身泛起光芒,他不知道他的额头上血痕印记正吸收着大量的天地灵气。

    此时,神识入苦海,苦海已经不知不觉下全部成了金色,而一团深绿色的气息正覆盖着海面。

    “这是……”赢正略感好奇。

    自己先天圣体道胎,应该只有乳白色与纯金色两种光泽才对,怎么还给我盖上了一层深绿色?

    不多时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昨天打开装有妖帝心的古匣子时,一股极强妖气铺面涌入了自己身躯,就是这种颜色!

    “无意之举,不会让我成妖吧?”赢正想到这里打了个冷颤。

    很快,赢正冷静下来,神识于苦海前盘曲而坐,然后施展了渡劫天功,尝试着将海面那层妖气炼化……

    随着时间推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的胖子与挥拓已经醒来。

    挥拓经过这些天的*,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圣人王,大圣巅峰的胖子更是达到了半步尊者的地步。

    他们此刻正看着赢正。

    “这家伙身上是不是妖气?”胖子在入定打坐的赢正周身转悠几圈,手摸着下巴,惊奇不可思议的朝旁边挥拓问道。

    “只要没瞎,就是妖气。”挥拓。

    “好你个挥拓,你开始跟胖爷玩起了这小子的调调。”胖子鄙夷撇了眼挥拓。

    “不打架,万事以……”挥拓刚要说,还好被胖子打断。

    “以个锤子,闭嘴吧你,你想他俩有一个走火入魔而死是不是?”胖子心有余悸的拿起一张符咒堵住挥拓的嘴。

    “……”挥拓,我太难了。

    “还有一个月,就到了仙鸿路开启的日子了。”胖子苦笑,看了看赢正:“这家伙恐怕又要忙碌起来了。”

    嗡——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妖力突然出现,不是涂山女王的威压,而是从古殿内传出来的。

    “你在这儿守着。”胖子蹙眉,解除了挥拓符咒,旋即闪掠进*钣钅冢勒馀娜绻龅悴碜樱隙ɑ岱璧舻摹

    殿宇内,一处阵法之中。

    苏赤瞳盘踞其中,随后缓缓睁开眼,吐出了一口浑浊气息,清澈的美眸中红色瞳纹格外耀眼。

    胖子一怔,脸上尽显震撼,他本以为红色的眼睛只是这只九尾狐女的特征,没想到他现在才反应,这眼睛居然是传说中的一种赤红之瞳,也是致幻之瞳!

    这种眼瞳不用任何外力结印,对视一眼就能斩杀掉对方元神,还能瞬间摧毁对手的精神力!达到真正不战而胜的奇效!

    “天生媚骨加上赤红之瞳,不得了……”胖子仿佛看见了未来一代最恐怖的妖帝。

    “胖叔叔。”苏赤瞳看见了旁边的胖子此刻叫到。

    “叫胖哥哥!”震惊的胖子被苏赤瞳这一叫给拉回现实,还带急眼了!

    “噗嗤~”苏赤瞳笑出声来,随即站起身来道:“好的胖哥哥,不过,你刚刚在嘀咕啥呢?”

    “没啥。”胖子不屑。

    “我正哥哥怎么不在。”苏赤瞳道。

    “他在外面呢,还在入定修行,不过他身上似乎有你们妖族的妖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胖子开口。

    苏赤瞳闻言,赶忙去到了殿外。

    看着赢正周身被深绿色妖气覆盖,额头也开始冒出来了虚汗,苏赤瞳顿时便皱眉起来。

    这是自家妖帝的气息不会错了。

    “噗嗤……”闭眸的赢正,此刻吐出了一口血液。

    苦海中的妖气不是要与他融合,而是在吸取!这一年下来,就连渡劫天功都似乎炼化不了这恐怖妖气!

    “不好了,果然是这样。”苏赤瞳眸子怔大,喃喃:“我家老祖坐化之前,曾在妖帝心上做过手脚,非我族之人不能吞噬!任何*都不行,越是强*岜环词傻睦骱Γ医憬闼担娴玫窖坌恼饷炊嗄昝挥型淌删褪且蛭飧觯圆乓胛易宄苫椤

    胖子闻言,微微凝眉,随即毫不犹豫的结印后点了赢正几个穴道后,令赢正直接昏了过去。

    “与他成婚。”胖子看向苏赤瞳。

    “好!”苏赤瞳,为了救赢正,她可以没有半点犹豫:“只不过……正哥哥他会不会怪我……”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的婚事,我可以包办。”胖子正儿八经起来,还是挺有几分帅气的。

    “但她的婚事,本座可没有同意。”就在这时,涂山女王突然出现在古殿内,看着其中的几人。

    “姐姐。”苏赤瞳看着来人,顿时开口叫到:“就让我与正哥哥成婚吧!他中了妖帝心的咒印,快不行了!”

    “你是将来要成妖仙证道的人,凡尘中这些琐事都不是你该有的。”涂山女王态度坚决:“整个家族的族人都将希望寄予你身上,你明白吗苏苏。”

    涂山女王很清楚,想要救赢正不是光成婚他就能算是涂山的人,而是要洞房,而这便意味着苏苏将会不再是纯净血脉,证道基本就无望了。

    而自古女子便与男人不同,女子证道比男人更加艰难,首先要保证的,便是自己的完璧之身。

    “你们俩,注定了不会是一路人。”涂山女王无情开口,每一句话都像一根刺狠狠扎进了苏赤瞳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