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苏赤瞳心情复杂,一边是家族希望,一边是所爱之人,她眼泪汪汪,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她虽然五百多岁,但心性也不过十*岁的花季少女而已。

    噗通。

    少年挥拓,此刻毅然决然来到了涂山女王前,没有犹豫跪了下来:“请女王大人开恩,救救赢正!”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古族的吧。”涂山女王诧异,古族的人居然会为了一个人类向其他族类屈膝下跪:“为什么?”

    “他不嫌我是古族出身,将我视为珍重的兄弟,别说让我下跪,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可以给。”挥拓目光坚毅而深邃。

    一边的胖子扶着赢正,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不是他不够兄弟义气,他只是太清醒了,毕竟救赢正的方式要牺牲别人的一辈子来治愈,他开不了这个口。

    但即便如此,胖子也已经暗下决心,无论什么代价也好,他绝不会看着赢正就这么死了。

    涂山女王没有再言,一步一步绕过挥拓与苏赤瞳,走向了后方赢正处。

    看着那被妖气缠身的白发少年,她的美眸深邃中带着几分诀别,随后又望了望自己那愚蠢哭的稀里哗啦的妹妹……

    女王终于还是开了口,冰冷道:“你们全都给本王离开这里。”

    几人神情失落,以为涂山女王是在碾他们离开涂山。

    “赢正留下。”涂山女王。

    “你当真肯救他?”抱着赢正的胖子闻言一怔,挥拓与苏赤瞳同样露出些许吃惊与欣喜表情,内心翻云覆雨终于变得晴空万里。

    “?”涂山女王冰冷的撇了眼胖子。

    胖子此刻会意,赶紧放下来了赢正,去到了挥拓与苏赤瞳那里。

    “姐姐你要跟他成亲吗?”苏赤瞳略微反应过来,咬着嘴唇,不甘心但却又没有丝毫办法!

    挥拓与胖子苦笑,感觉此刻的空气中怎么充满了酸味……

    “不成亲也可以救他。”涂山女王没有回头,抱起赢正走进*钣钪校骸澳忝腔厝ネ饷娴钣畹认伞!

    “好的!”听见姐姐之言,看来还有其他之法可以救赢正,苏赤瞳顿时欣然的乖巧点头。

    胖子的眼神倒是有些别样,他可不是苏赤瞳那种孩子心性,不成亲也可以救,只不过是将一切都自己暗暗背负下来罢了。

    三人没有多留,离开了涂山禁区。

    涂山女王此时也抱着赢正进入到*钪心炒Σ悸钜煺蠓ǖ牡胤剑盘裳ǖ澜饪夯旱恼隹郏谰尚槿醯牟恍校谥苌泶尾煌!

    “涂山女王……”赢正看见竟是女王陪在自己身边,挣扎着要起身,但却完全没有了气力。

    “我叫苏红。”涂山女王美眸静静看着白发少年几秒,随后一件件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古装。

    “你……你要做什么……”苍白的赢正见到涂山女王的动作,顿时一怔,想再次起身的他再次又倒下。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涂山女王冰冷的开口。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我承认……我赢正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绝不是这么*之徒……女王请自重。”赢正吐息着闭上眼,开口说道:“一定……还会有其他办法救我的……”

    若是因为自己,而毁了一个女人的下半辈子,他宁死不接受!这是刻在骨子里的教养,也是他的底线。

    看着闭上眼不肯看自己的少年,涂山女王美眸露出些许异样,那冰冷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看不出来的欣然幅度。

    她也终于发现这个少年的与众不同。

    “我很丑吗。”涂山女王此刻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呃……”赢正说话间突然再次疼了起来,此时的妖气已经开始渗透他的全身了。

    “不是就乖乖闭嘴,越挣扎,妖气蔓延的更快,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见到赢正痛苦挣扎,涂山女王美眸略微变得认真。

    迅速的解开自身古装后,涂山女王慢慢的俯下靠近了赢正,二人在这殿宇里朦胧的视野内,很快便纠缠在一起。

    随着时间推移。

    八条毛绒绒的尾巴将两人包裹在一起,深绿色的妖气在两人纠缠起伏之下,开始相融。

    翌日。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进殿宇。

    赢正缓缓睁开了眼,手臂二头肌上枕着一个熟睡的女人,妩媚的面容略显憔悴,赢正就这么呆呆看着她,心情复杂,同时也莫名的悸动。

    “喜欢看,你就多看一会儿吧,反正以后本王迟早会杀了你。”而就在这时,涂山女王突然睁开了眼,与少年四目相对。

    “……”赢正嘴角抽搐,随后赶紧拿出了两件黑袍,自己穿上一件,然后给涂山女王也盖上,顿了顿,不知道该不该说,但他还是说了出来:“我会负责的。”

    “本王不需要一个木偶。”涂山女王美眸冰冷,此时起身,也穿好了黑袍:“你我解毒之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要敢说出去,不用等以后,本座现在就杀了你。”

    “……”赢正无言,只能先点头。

    见此少年点头,涂山女王这才放心,准备先一步离开,然而刚卖出一步就身形不稳感觉无力起来。

    赢正赶紧上前将其扶住,随后拿出来一小瓶神泉给涂山女王喝下。

    喝了神泉后的涂山女王有所好转,挣开了赢正怀抱,再次率先离开,不过在出*钍蹦坏牧成先词嵌嗔诵┖煸蔚那殂海饣故撬灏倌昀吹谝淮握獍恪

    看着那离开的背影,赢正抿嘴,同样有些怅然、茫然,不过感情这东西没有谁能自控,该来的跑不了,不该来就像手中沙,抓的再紧,也还是会散。

    “已经大圣境界了么。”赢正此刻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力量,略微震撼,这么多天吃了那么多的火锅都没有突破的迹象,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晋级大圣了。

    妖帝心的妖气应该有一部分功劳,虽然差点让自己死掉,但若没有那股妖气这般折腾,恐怕还需要等很久……

    这大概就是那些古人所言的“契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