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山虚空中。

    随着最后一名榜上有名被公布,众人也被解开了来自天道的束缚。

    唰!唰!

    近乎一瞬间,老鳄祖与大长老冲向了赢正方向!

    “赢正!老夫要你陪葬!”

    一声怒喝,嗡!大长老与老鳄祖两个,分别变成了一头巨无霸!比起其他的本体都要大几倍!

    周围山脉在它们两个巨无霸面前,就像是门槛!

    “赢正!危险!”胖子一惊,皱眉大喝。

    涂山女王美眸一怔,迅速冲向了赢正方向,恐怖的妖气通天,卷袭向那两位化为本体的鳄妖。

    嘭!嘭!

    然而化为本体的两头鳄妖,力量强大的无与伦比!胖子被一尾巴击飞!涂山女王也被震的*倒退!

    众人面色大怔,脑壳皆一片空白,涂山女王与胖子再迂回已经来不及了!

    “去死吧!”

    两条大鳄巨尾抬起,直接遮住半边天!范围极大!带着恐怖劲力压向了赢正身影!

    嗡!

    赢正皱眉,已经躲不开了,左手捏起日月,右手海浪滔天,分别硬抗了这两大妖的暴击!

    轰隆!轰隆!

    天地剧烈颤抖!虚空炸裂!

    “噗嗤!”

    一口老血吐出,虽然挡住了两位超级大妖攻击,但赢正双臂骨头都被震的戳出了肉身,恐怖绝伦,瞬间就废了。

    “看你如何再挡!”一头巨鳄,尾巴带着伟力横扫千军,虚空继续炸裂!

    轰隆!

    赢正一怔,手臂被废,没挡住,整个人被顷刻间击飞!

    嘭嘭嘭嘭嘭嘭——

    身体撞穿无数座大山!场面惊人!

    “哈哈哈!人族帝尊!乖乖给老夫儿子去陪葬吧!”一头老鳄妖口吐人言,就要再次冲去。

    轰隆!

    而就在这时,涂山女王突然化为本体!体若山大!八天尾巴拂动如滔!妖力也暴涨到一种极为恐怖的程度!一爪子将一头大鳄按在地上!

    唰!

    与此同时,胖子发力,天剑落尘就要冲向另外一头杀向赢正的大鳄。

    “待会儿在收拾你!滚!”那头落单大鳄一尾巴横扫,将胖子的天剑击的稀碎,随后一抓将胖子也拍的倒飞*!

    他修为虽然半步尊者,加上特殊体质异像可以对战准皇或者准祖妖,但化为本体后的这两个种族面前就有些显得弱势了,人族之所以势微吃亏就吃在这本体上。

    轰隆,轰隆!

    化为八尾天狐的涂山女王见此,对面前的大鳄奋力攻击,想要去阻止冲向赢正的另外一头!

    然而自顾不暇让她分心,本来可以五五开的她,被眼前大鳄找准机会,打的节节败退!更别说抽身了!

    “赢正!”

    “正哥哥!”

    “赢兄!”

    无数人看着已经兵临城下的赢正方向,各个心死,仿佛已经看见了赢正的接下来的场景了。

    此刻的赢正,满身鲜血躺在地上,实力察觉还是太大了,完全不是这头化为本体的鳄妖对手。

    他本想开启诡道术搏一搏,哪怕被魔胎吞噬……可现在的他不仅双手被废,全身筋脉都断成了齑粉。

    强行在苦海运转者字秘,身体恢复速度也赶不上这鳄妖冲过来的速度!

    “可恶……”赢正望着越来越近的巨无霸身影,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绝望,无敌道心都差点要破碎了。

    嗡!

    “死吧!哈哈哈!”大鳄瞬间出现,如山大的一脚,直接踏向赢正!

    轰隆——!

    一声巨响,浓烟滚滚……

    就在众人都以为赢正死定了的同时,却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

    只见,死的不是赢正,而是那头鳄妖!直接被一剑斩成了对半!神祇都被斩灭!干净利落!

    “妖族家族的事,我本来不想管的,但将我人族赶尽杀绝,那便是恶妖,需杀之而后快。”一位中年男子身影出现,背着一黑一白两把细长道剑,胡子拉杂,咕噜咕噜喝着小酒。

    “草!我的酒!”一方胖子见此懵逼,他是什么出现的!还拿了自己的乾坤葫芦!完全没有半点察觉!

    轰隆!

    一方老鳄祖一击震退八尾天狐,看着被斩的大长老尸体,顿时悲愤交加!冲向了中年男子,怒吼:“燕北飞!老夫鳄祖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尽敢!本座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望着那轰隆轰隆奔腾而来的大鳄,胡子拉杂的燕北飞,眸子里没有半点动容,手中白剑指向来者,轻描淡写一声:“老不死的妖孽,都到了要坐化的年纪,还掀什么血雨腥风啊……”

    嗡!

    白剑之前,道光大显,随后轻斩两下出现数道剑气,将这老鳄祖眨眼间大卸八块,在半途就解了体!神祇消散!

    “这剑意……比蓬莱岛剑圣孟华都不差!”

    “这个人就是南州这边传说中的燕北飞吗?”

    “除妖道人,燕北飞,南州无数妖族的噩梦。”

    涂山女王多处受伤,化为人形后,率先来到了赢正旁边,抬头看着虚空身影,略微冰冷:“你居然出手了。”

    “哈哈哈,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帮我人族天骄,没有帮妖族,所以,这应该并不算违规。”燕北飞笑了笑。

    “违规?”挥拓略微好奇。

    “据说是他自己曾经与一位妖定下的誓言规矩,不会插手任何妖族的事。”有涂山狐女低声喃喃。

    “多谢。”涂山苏红并没有其他表情,依旧冷漠。

    赢正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看着虚空中大叔燕北飞,不过他眼神里已经表达了感激之情。

    “小伙子,往后你路还长呢,这是两位超级大妖,你赢不了不是你不行,所以千万别崩了道心啊。”燕北飞俯视着赢正,随性笑了笑:“再见。”

    语罢,燕北飞消失远遁。

    “哎!我的酒!”胖子大叫。

    “你这个小胖子,别那么小气啊!你有两个乾坤葫芦,这个就当是我救下你们俩的报酬了!哈哈哈!”燕北飞声音响彻天地。

    “……”胖子挑眉,不过也无可奈何。

    这一战,随着燕北飞的出现而落幕,奄奄一息的赢正被涂山女王带回禁区治疗,还剩不到几百位的狐女再次激活了涂山结界。

    “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踏足禁区。”涂山女王抱着赢正进了后山。

    胖子、挥拓、苏赤瞳几人也在楼阁中各自开始疗伤,胖子最先恢复,将者字秘传给了苏赤瞳和挥拓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