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多谢老哥提醒,不过我还是想去奇士府看看。”赢正语罢,旋即朝着一方而去。

    那位老哥张口还想多言,可赢正已经没了身影,苦笑摇摇头也不在原地逗留。

    不多时。

    一束光芒万丈,天空上也出现了阵纹,奇士府外围城中,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响起喧哗声。

    “快看,怎么回事?”

    “有人竟然走上了奇士道!”

    “*!这都多少年没见过有人踏足奇士道了!”

    “这奇士道尘封了几千年了吧?”

    “因为太过霸道,奇士府已经不再开放那条奇士道了吧?现在年轻人,想去奇士府内门都有引渡者接待的啊。”

    现在可以理解之前那个老哥为什么还想说点啥了,原来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去奇士府内门。

    一条鹅卵石道上。

    此刻赢正一步步朝着尽头走去,虽然确实有一些重力压迫感,但也不是不能承受。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踏上这条奇士道……”奇士府内部人望着天空古老阵法开启都被惊动:“自古以来,能顺利通过这条道路的,哪个不是惊艳整个葬帝星的存在?”

    “除了历代府主都走过,还有人族长生天尊、古族的金乌老皇、妖族的火祖火云邪神……他们这些如今的葬帝星巨擘,年轻时拜访我们奇士府便是走的这条路,直通我们奇士府大殿。”有人喃喃,露出惊然之色。

    奇士府内部各大现任长老,此刻都有被震惊到,静静等待着来人,他们很想看看究竟这后世还有谁可以通过奇士道。

    “人族赢正,前来拜访奇士府。”

    不多时,一道喝声响彻天地间,所有人都震惊了,各种惊呆在原地,无论是谁,人族赢正四个字足以让他们心惊动魄!

    唰唰唰!

    几位现任的奇士府长老,各个都是尊者境,纷纷出了大殿,看着不远处广场中的白发少年。

    一条鹅卵石道直至广场中心,赢正站立在那里,对着他们的奇士府大殿,所有的内门弟子们也都纷纷与他拉开距离,不敢与他太靠近。

    看来关于他的“凶名”还是有所了解!古族与他有仇的基本上都死绝,还是斩草除根的那种,光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他来奇士府了!”

    “原来是他啊!”

    “我说怎么有人敢走奇士道,如果是他的话!确实可以!”

    “好家伙,这回终于见到本人了!”

    “他难道是想提前进入仙鸿路的吗?”

    那些小年轻虽然忌惮,但同时见到赢正本尊也很激动,毕竟这种名人不是想见就能随时见到的。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哈哈哈,传闻中天资总榜第二的我人族天骄赢正,今日一见,果然王气冲天,霸绝苍穹。”出来的几位长老中,一位白花花老头子抹了把胡须,感慨笑道。

    虽然作为奇士府的一名长老,对于种族没有歧视感,但自身为人族,看见人族能出如此一个绝世天骄,多少有些自豪也无可厚非。

    其他三位长老,两个妖族,一个古族。

    这个古族的奇士府长老,此刻看着赢正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也并未刁难,只是淡淡提点一声:“年轻人,凡事要知道收敛一些,要不然在这黄金大世中很难安生。”

    “多谢前辈告知,其实今日前来,我并非是想提前去仙鸿路的,正是因为想要收敛一点,所以想来这里寻一种安生之法。”赢正说道。

    众人闻言皆惊,那四位长老同样不解看向赢正,进入仙鸿路那可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提前进去就等同于占了先机。

    而且在赢正之前,天资总榜前十中已经有七位去了仙鸿路,就剩下那个血凰族的神女凤囚凰,加上他赢正和胖子,就他们三人还未踏足仙鸿路了。

    “你想寻什么安生之法,比去仙鸿路还重要?”人族的奇士府长老此刻看向赢正开口好奇说道。

    “我想知道有没有诡道术的魔胎根治之法,近段时间,体内魔胎一直困扰着我,真怕有一天走火入了魔道,那样就苦了天下苍生了。”赢正微微一笑。

    “果然,你也没有逃过这诡道术的摧残啊,它还是出现了。”众长老闻言都略微的蹙眉起来,其中一位古族老者道:“本以为你是*诡道术的例外,毕竟能*它还能达到现在的高度的,从来没有过。”

    “是啊……”旁边妖族老者叹息。

    “就连你们也没有解决它的办法吗?”赢正见几位老者的脸色不太好,顿时心中也同样有些失落。

    几位老者对视了一眼,在商量了一翻后终于望向了赢正。

    “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我们几位老头子也不确定行还是不行。”人族老者说道:“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我们可以为你破例开启一次天道怨。”

    “天道怨?”赢正不解。

    “原本名为天道院,不过进去之人只有历代奇士府府主活着走出来过,其他进去之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包括我们奇士府历来的一些太上长老都没有再出来。”一位妖族老者言道:“故而久之,就被叫成了天道怨,成了我们奇士府的禁区。”

    “若是想要彻底解决,你便可以去里面闯一闯,奇士府历来府主心德心法都在其中演化。”古族老者看着白发少年开口。

    “是不是有点危险啊,你们奇士府就没有收藏几本经书?”闻言的赢正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选择其他办法,试探性的说道:“比如度人经?”

    “度人经那是佛门古经,早就失传很多年了,其中的往生咒或许可以遏制住魔胎,但也未必能真正净化得了它。”古族老者开口:“彻底根除的话,天道怨是你唯一可以获得重生的机会。”

    这古族老不死的表象不在乎种族,但这时说话的硬气,明显是想让赢正去天道怨里自生自灭啊……

    赢正又岂能看不出来?只不过碍于其他几位长老面子,不想在奇士府*,将目光看向人族老者:“前辈您有什么看法。”

    “度人经,奇士府确实没有收藏,不过也不像古龙长老说的那般绝对,你要寻的话老夫可以帮你搜集消息,天下之大莫过于葬帝星之内,只是何时能找到,这就不能保证了。”人族老者和蔼开口。

    自家人就是自家人,说起话来都那么和蔼可亲,赢正摇摇头,最终还是决定去天道怨里一试:“我现在缺的便是时间,要我不知年岁的等待,这恐怕做不到,我去天道怨吧。”

    此话一出,奇士府内部众人顿时喧哗四起,震惊的目瞪口呆,他居然答应了!真的要去咱们奇士府的禁区天道怨了!

    之前那条奇士道如果说几千年无人踏足的话,那么这天道怨禁地,足以用万年来衡量!自奇士府府主出天道怨云游!已经过去万年之久!别说进,连靠近那里的都没有几个人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