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希望你能从其中活着走出来,造福天下苍生。”人族老者此时看着少年坚毅的眼神,喃喃开口。

    “多谢。”赢正点头。

    唰!

    随后五道身影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大殿,去往了一处小世界。

    在这小世界里放眼一片虚无,有的仅仅只是一栋看上去已经非常古老的宫宇,周围布满了铭纹枷锁,像是封了天道一般,令人感觉震撼无比。

    嗡!

    四位长老合力,打开了宫宇的大门。

    从外往里面看去,黑漆漆一片,没有任何的内景,门开之时,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浩荡的气息,令几位长老都略微蹙眉,似乎不敢多留。

    “赢正小友,请吧。”古族老者说道:“这里没有历代府主的密令我等其实不能踏足,今日为了你也算破例了,时不我待,我等先行告退。”

    赢正看了眼这古族老头,没有说话,旋即迎着雄浑的浩然气朝着漆黑宫宇之中渐行渐远,最后进入了其中。

    嘎——哐!

    高五丈的大门随着他的进入,也缓缓的合上。

    而瞧见了赢正进入其中后,古族的老者这才莞尔露出笑容,不过眼神里却显得有些狡黠了。

    “老四,你道心不稳了吗。”此时人族老者撇了眼古族老者,开口说道。

    “哼,大长老又怎样,你与我还不是一样吗,他是人族,你也是人族,你眼中对他的期待敢说就没有一点私心?”被唤老四的古族老者不屑开口:“他杀了我古族那么多人,加起来几百万!还不准我有点怨气?”

    “老夫对他,只是欣赏,而你,已经衍生成了偏见。”人族老者没有与古族老者理论什么,平淡一声:“记住一句话,藏害人之心必受人害,你还需要修行。”

    唰!

    语罢,人族老者率先离开了小世界。

    “大长老说的对,不过你作为古族也没有错。”妖族一位棕发老者叹了口气,拍了拍古族老者肩膀:“走吧。”

    “我本来就没有错,此子魔胎怀身,进入天道怨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有大恶者将永远被困其中走不出来,算是为民除害了,而若他能出来,也算为他洗刷了诡道术的弊端,不再受世人偏见,可以重新做人。”古族老者依旧不屑。

    “哈哈哈,老四说的没错。”一妖族老者笑道:“不过大长老也是担心你被世俗情感所困,毁了这么多年的道心,他也是为了你好啊。”

    古族老者闻言没有说话,不过眼神里依旧孤高自傲,随后,唰唰唰,随着两位妖族的老者一同离开了小世界。

    ……

    宫宇之内,四面八方,斗转星移,没有边界,他本以为会是有墙壁的空间,但却不想自己就如同走进了一个无尽宇宙,画面感极强!

    “怎么有点高科技的感觉。”赢正一步步走在漆黑的宇宙中,身边的各种星辰擦肩而过,非常的科幻与神奇。

    而就当画面切换到了一颗古星之时,突然被定格,那里站着一道伟岸的身影,背面对着赢正,恐怖的气息令赢正感觉到了无比真实!

    “不是虚幻吗……你是谁?”感受到这股极强压迫,赢正瞳孔微缩,不可思议。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声音很熟悉,只不过一起来想不起来,直到他转身,赢正方才倒吸一口凉气。

    男子一头白发与赢正一样,转过后的容貌赢正定眼一瞧,这不就是变瘦了的死胖子吗!

    不对……

    赢正脑海突然浮现出了几个字:渡劫天尊!

    “你难道就是渡劫天尊曹雨生?!”赢正惊然开口。

    “可以算吧。”男子点头微笑:“是他留在这天道怨的一道残魂,等了很久,三百万年了,还以为你不会出现了,帝尊。”

    男子直接道出了赢正的花名,惊的赢正有些不知所措,从未出去天道怨的残魂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这话听起来是在专门等我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帝尊。”赢正皱眉,略微的警惕起来,担心是什么恶灵幻化,引自己上当。

    “呵呵,我不仅知道你是帝尊,我还知道你百万年后会阻断仙鸿路的计划。”男子平淡的开口:“当然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是做不到的。”

    赢正闻言,退后了几步,全身冒冷汗,这个人难道也是穿越者?居然知道这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渡劫天尊的前字秘就算再逆天,也推演不了这么远的未来吧!

    “别担心,想除掉你,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了。”白发男子喃喃开口:“你有你自己的命运,你的人生路我无权干涉,就算杀了你,还会有另一个帝尊顶替你的位置,历史已成定局,无法改变,而他之所以会留一道残魂在这里,只是想为此做点什么,不想你真正变成那个样子。”

    “你也是穿越者?”赢正闻言吐了口气,缓缓说道。

    “他或许是吧,我不是,我说了我只是残魂一道,只不过在这天道怨里修行了几百万年有了自主意识而已。”男子开口。

    “……”赢正似懂非懂,不过没有多言。

    “你过来一些。”男子目光略显正色,看向赢正说道。

    赢正闻言,只能照做,毕竟对面的这道残魂想杀自己的话,简直易如反掌,那恐怖的威压,当世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人!而且他只是一道残魂!可见当年的渡劫天尊是多么风华绝代!

    来到近前,只见,透明的白发男子伸出两指,朝着赢正眉心的血痕按了过去。

    嗡——!

    瞬间两人来到了一个奇异世界,四面漆黑一片。

    “这里是……”赢正可以肯定这里绝对是在自己体内,但却并非苦海,而是另一个他从未触及过的地方。

    “你的心境,你魔胎的沉眠之地。”男子眸光深邃,平淡的注视一个方向开口:“还不现身吗,是要本座逼你出来?”

    “桀桀桀,请来了帮手吗?”漆黑的心境响起诡异的笑声:“只不过可惜,这里是我的主场,外人再强,也干涉不了,在这里我是不死的!桀桀桀!”

    男子没说话,根本没有打算理会,看了眼旁边的赢正:“我在这里传你前字秘,魔胎是窥视不了的,不过你不能用诡道术,要不然你强他就越强,想要根除,就要用其他方法*他。”

    “多谢曹前辈为我指点迷津。”赢正点头略微凝眉,神情变得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