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将前字秘再次传给了赢正脑海,一连串的铭纹发印以及心决都如打印机般刻在了他的脑海。

    信息量巨大,每一个字符都仿佛有无尽神奇的力量,意志不坚者很有可能因此烟消云散,不过还好,赢正成功承受下来。

    “没用的,我是你的心魔,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你心还存有一丝邪念,我就不会死!桀桀桀!”魔胎终于显化了真身,一头红发拖地,与赢正相貌无二,但却比赢正显得妖邪几分!

    “是吗?”赢正微微抬头,目光深邃与自己魔胎对视:“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比我强在哪里。”

    唰!唰!

    两人没有废话,一黑一白眨眼间动手,各种大术纷纷打出,让这暗无天日的心境多了些璀璨!

    轰!轰!轰!

    赢正自身会的*魔胎全部都会,并且还比赢正多了诡道术可以用,他可以不计后果的直接开启八门!

    太恐怖了!

    二者对轰,赢正只能硬抗,被打的节节败退,各种爆体!

    不过索性的是,这里是他的心境,魔胎可以做到不死身,赢正在这里也可以,只是那种爆体的疼痛感确实实实在在的!无法消退!

    “桀桀桀!我要将你的意志销毁!然后代而取之!”魔胎狂笑,他自然也是知道杀不死这里的赢正,但痛感可以消磨意志,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只要赢正意志不坚,从这里消失出去,他便能趁虚而入,夺舍成功!

    “一个我的魔胎而已,痴心妄想!”赢正凝眉怒喝,再次迎难而上,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

    “哈哈哈!真是要谢谢你那个朋友将你带到此处!提前了我夺舍的进程!”魔胎肆无忌惮。

    轰隆!轰隆!

    两道身影不断交锋,赢正屡战屡败,没有一次赢过魔胎,就算是碰都没有碰到,在魔胎面前就是个挨打得分儿……

    “只要意志坚定,亡魔必你,就当一次历练吧,出去后必然脱胎换骨。”男子看向赢正,开口说道。

    “嗯。”赢正再次迸发无穷力量,出拳轰向魔胎。

    就这样,时间匆匆流失。

    也不知道爆体多少回又重组,赢正已经明显有些精神不支了,这个魔胎简直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

    除了渡劫天尊之前传授给他的前字秘,这个魔胎可以说完全与他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招招附带诡道术的几十倍攻击力,赢正想要赢过对方的概率几乎为零!

    “放弃吧,乖乖让我夺舍,吞噬了你的灵魂,这样我会更加强大,我会完成你想完成的事,我会让整个天下归一。”魔胎邪魅的眼神里充斥着贪婪。

    “除非我的意志彻底销毁,否则,绝不让你夺舍成功!”赢正双臂皆断,不过还是义无反顾冲了上去:“我的人生路……我自己走!”

    望着那倔强的身影,渡劫天尊的残魂略微露出异样,过去不可改变,但未来或许依旧可期。

    轰隆隆!轰隆隆——

    赢正忍着疼痛咬牙,再次重组身躯,长出了手臂。

    “冥顽不灵!”魔胎则渐渐失去了耐心,怒火中烧,施展诡道术八门,一拳几十倍攻击力,砸向了赢正!

    唰!

    而就在这时,赢正脑海浮出一个画面,突然顺势躲开了!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他居然提前看清楚了魔胎的攻势!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却在这决胜的瞬间,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轰隆!

    赢正回转,一拳重重砸在了魔胎身上,魔胎刹那间四分五裂!

    “怎么可能……”重组后的魔胎凝眉,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快就将前字秘的奥义悟出来了些许苗头,不错的开端。”渡劫天尊残魂看着赢正,终于露出了欣慰笑容。

    “前辈,前字秘还能用来战斗?不是用于占星卜卦,推演过去未来吗?”赢正自己都很吃惊,略微懵逼。

    “谁告诉你的,只是*大成后才可以推演过去未来,我起初创它,就是用来战斗的。”渡劫天尊残魂开口:“我曾遇见了一位特殊眼瞳的对手,他可以看穿我一切的招式甚至可以顺利复制出来,所以为了遏制他就开创了前字秘,即使没有特殊眼睛也可以做到未卜先知,洞悉一切。”

    “还得是你啊,神话时代第一狠人!”赢正闻言心中佩服!这前字秘不就是活生生第三只眼睛?甚至比一些特殊眼瞳更牛逼啊!

    轰隆隆!

    接下来的战局,赢正凭借前字秘优势,将魔胎打的节节败退,瞬间就大反转,让让魔胎苦不堪言!

    “虽然打不死你,但你跟我承受的痛感是一样的吧!”赢正眯着眼,从拾了那份自信笑容:“现在就将你意志消磨殆尽,然后炼化了你!”

    语罢,赢正手掌成拳,带着恐怖的力量再次迎了上去!

    轰隆隆!轰隆隆!

    魔胎身形溃散,重组后又被打爆,比起当初的王辰还惨!

    “我跟你拼了!”魔胎怒吼。

    “形势已无法逆转,再拼你也只是我的一道念想而生。”赢正目光深邃,施展了通天法力,一拳轰了过去:“给我灭!”

    轰隆!

    魔胎这一次被直接击溃,身体炸裂,没有再重组。

    “我还会出现的!只要你还需要施展诡道术,我就不会灭!不会灭……”

    声音于黑暗中渐渐变得微弱,魔胎至此彻底消失。

    “噗嗤……”

    外界,随着魔胎消散赢正也从心境中回到现实,一口血液吐出,看来消除魔胎的战斗同样影响着他的实体。

    索性有惊无险的成功了,随后用者字秘迅速恢复了伤势。

    “多谢前辈传授我前字秘,要不然这魔胎隐患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解决。”赢正对着那越来越透明的身影拱手。

    “我的使命完成了。”曹雨生的残魂看着与少年白了发的赢正:“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另外,诡道术如他所言,你最好还是不要用了。”

    “嗯。”赢正重重点头。

    “期待你的未来,记住八个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曹雨生语罢,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这宫宇内的星辰大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