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二字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它关乎一个人的道心,道心不稳难有大成,不论是战输了又或者临阵脱逃皆会让你这一生都因此烙下不可磨灭的诟病。”钱思思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连苦海都没有开辟,就敢这么做,我真是替你智商捉急。”

    “我会想办法的。”赢正神情渐渐变得几许认真,看着天际长空:“既然老天爷没有金手指塞给我,那就靠自己好了,万丈高楼平地起,她狠人大帝能以凡体修成正果,我赢正也可以!”

    钱思思目光略微惊奇的变了下,默默看着他,没有说话,这瘦小背影仿佛有种完全不像是十二岁的少年一样。

    “既然找不到感觉,那就在悟道峰四处走走吧。”某一刻钱思思起身,并没有再逼赢正死记硬背套手势,而是换种方式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一途光靠前者诉说的去做,根本不可能成事,她看出来了赢正的格格不入,这不是他的悟性不行,而是那种纯天然的不明白,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度极低。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存在,但眼前的这个少年确实是这类人,这种“另类”的超级废物一样的概率,在整个葬帝星里也是如神体一样罕见……

    两人离开楼阁,逛了悟道峰许多名盛古迹。

    一路上赢正还从钱思思口中得知许多事情,不仅是这座悟道峰,整个栖霞教在曾经上古时期也算是块宝地,这些名胜古迹就是从那时候遗留下来的。

    比如悟道峰原玉清殿遗址,现在虽然被破坏的像个废墟,但曾经可是有一位大能在此居住过。

    “这条路……”

    就在某处三岔路口,赢正顿了顿,顺着另外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小道看去,在旁边写着“悟道峰禁地”几个古字。

    “这条路不能走。”钱思思直接摊牌:“别问理由,我也不知道。”

    “栖霞教有十多座峰,都有禁地?”赢正开口。

    “没有,就悟道峰这一处,也是栖霞教的禁地,非掌教不能进入……不对,确切的说,就连掌教都没有资格进入,这是栖霞教自古传下来的教令。”钱思思道:“而且听闻凡是进去的人,都会不详。”

    闻言的赢正默不作声,摸了摸下巴看着曲径通幽的方向,思量着什么。

    “你想干啥?”钱思思怪异撇了眼赢正说道:“你这家伙可别做傻事啊,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跟你姐怎么交代。”

    “我才不会进去,曲径通幽处,必有妖物作祟。”赢正哈哈一笑,转身走向另外一条,双手枕着头:“我还没活够,可不想有什么意外。”

    “这就对了。”钱思思跟上。

    ……

    翌日。

    炎热的暑光无情炙烤着大地,趁着钱思思没来,赢正独自一人再次来到了那条曲径通幽处。

    蜿蜒的鹅卵石小路,直通竹林深处,望不见尽头。

    “掌教都不能进,我进去应该也不会有人知道吧?”赢正此时略微勾起一抹奸诈笑容,他是现代人穿越者,鬼精的很,看过无数仙侠小说,一般像这种门派禁地之中,都有大机缘,这可是个好机会!

    他想啊,在楼阁里躺着也是躺着,还不如赌一把,没准自己这个战五渣也能碰碰运气,遇见个什么大宝贝,从此咸鱼翻个身!到时候痛扁一顿那个大师兄,给老姐和钱姑娘助助兴!

    想到这里,赢正热血沸腾,朝着这个禁地方向开始了深入。

    竹林最深处。

    有一四合院类型的竹屋,除了旁边有座小坟外,已经是到了尽头。

    本以为会有大机缘的赢正看见这模样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就这?

    望着破旧的几间竹屋,赢正有些小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来都来了,还是进去搜刮看看吧。

    然而,就在他经过那座小坟时,突然心中一紧,瞬间吓得腿软,因为小坟居然不是完整的,就好像坟中人爬出来的痕迹……

    “大哥,我只是想碰个机缘,没必要让我撞见诈尸案吧?老天爷,不待你这么搞心态的啊。”颤微的悲催喃喃,准备进入竹屋的赢正顿时就转身欲逃离。

    想起钱思思之前说的不详,他这才似乎有些明白为啥……这个地方果然邪门儿!

    嗡!

    可就在他转身之际,一道红光煞气突然推开,震的他一阵哆嗦!

    这感觉就像是触电一般!

    “怎么回事……”见此情形,赢正冒着冷汗僵在原地,挣扎着还是回了头,朝着那小坟头看去。

    一柄红色的细尺,悬停在坟墓的半空。

    方才荡漾开来的红色气息,就是从它身上所发,而在它的下方,坟墓凹坑中,居然有两本书籍。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赢正不敢相信,出于可能的好奇,即便内心极度害怕,他还是硬着头皮慢慢靠近了坟墓。

    随着他的靠近,悬停虚空的红色尺子居然开始震动起来,就好像一直在等着赢正一样?神奇无比。

    赢正也发现了这红尺并无恶意,尝试着伸出手,将其握住。

    嗡——

    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红色气息瞬间像龙卷风围绕在赢正周围,最后唰的一下,全部进入了他的身体。

    红色的尺子在这一刻也不再泛光、不再震动,安静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赢正喃喃,他显然还没有从量天尺认主中反应过来,跟着拿起了坟墓中的两本书籍。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居然是“渡劫天功”与“三千道法”……

    光听名字赢正就想到了什么,看了看手中红色尺子,有些木讷的喃喃自语:“量天尺,渡劫功,道法……这不是诈尸,如果猜的没错,这回真的是遇见大机缘了!”

    这座小坟,是渡劫天尊的!

    渡劫天尊,遮天神话时代初期,第一位天尊!那个时代最强的男人!在遮天一书中提及过段德道长第一世时,说了一些,只不过描述的并不多,并未交代渡劫天尊后来去了哪里……

    有人说他舍弃前世道法,自斩重生,活出了第二世,第二世成立了地府,号称冥皇并与大反派帝尊亦师亦友。

    而现在的赢正想到这里,看着手中两本书籍加上量天尺,这不正验证了那些人说的事实吗?

    “与帝尊亦师亦友,我若得其传承,应该不算是与冥皇有瓜葛吧?”赢正此刻喃喃自语一声,现在的他可不想成为什么帝尊,即便很强他也不想,不是因为帝尊是反派,而是因为帝尊的结局不仅死的惨,还枯燥。

    遮天里反派死的最惨最悲催的除了那个金乌大帝,帝尊就是第二个了,好不容易苟且偷生百万年,一遇叶凡三人组就凉凉,这无异于杀人诛心,太憋屈了,对于一个人正常人来说,那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坐化。

    虽然赢正内心向往长生,但像这种会孤独百万年且还不得善终、不敢抛头露面的长生体验卡,他一点都不想要。

    他所谓的长生是要和钟意的人一起不死不灭,那才叫长生,才会有意义,如果这辈子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就算真的如帝尊一样强大到可以炼化了整个寰宇、整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