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疑了一会儿,赢正笃定自己与帝尊没有什么关系后,下定决心准备专研渡劫天尊的传承。

    而环顾竹林四周,这里虽然破旧,但应有尽有,是个*的好地方,并且就连栖霞教的掌教都不能进来,也就不怕什么人来打扰了。

    不过,他知道当下还适合马上就开始修行,得回去想办法忽悠一下钱思思,免得其担心。

    ……

    楼阁中。

    钱思思已经在顶端凉亭等候多时。

    从竹林偷偷溜出来的赢正瞧见这情形,赶紧进去楼阁爬到顶端。

    “哈喽,我美丽的师姐啊……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赢正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开口说道。

    “你这个调皮捣蛋的臭小鬼!不好好*跑去哪儿玩了?怎么这么久不见你人,给你带的饭菜都凉了。”瞧见少年安然无恙本来气头上的钱思思松了口气,但依旧严正的呵斥着:“下次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明白明白,我错了,嘿嘿,没想到师姐这么关心我啊。”赢正咧嘴一笑,无奈点头承认错误。

    “定下了赌约,还如此慵懒,难道真的想三年后带着你姐灰头土脸的离开栖霞教吗?”钱思思恨铁不成钢的道。

    “当然不想啊,但修行一途就如那厚厚的冰川,非一日之寒,我也没有办法。”赢正摊了摊手。

    “我不喜欢找借口的男人。”闻言的钱思思起身:“以后我只负责给你送饭菜,其他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语罢便离开而去,看来是真的动气了。

    望着那头都不回踏剑远去的倩影,赢正愣了一下,无可奈何,他只是实话实说,无意令师姐失望啊……

    不过,此番扯皮对当下的他来说,似乎也恰到好处,钱思思以后只负责送饭,送来即走,不会管他身在何处。

    这样自己就可以更加方便的进入竹林小屋中安静修行了。

    “对不住了啊钱胖妞,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忍三年吧,三年后我会用行动向你证明,我没有慵懒,我赢正,从不言弃。”直到钱思思身影在天际消失,赢正这才收回视线喃喃自语。

    天空渐黑,夜幕降临。

    赢正跳下楼阁,朝着禁地方向行去。

    ……

    红色尺子平放在无字墓碑上,经过之前的认主,只要赢正不碰它,它便不会有任何光泽,只有在赢正手中它才会被唤醒。

    来到竹屋四合院,简单打扫一遍,破旧的场景变得崭新了些许。

    “这是什么?”

    就在收拾完后最后一间竹屋时,一卷陈旧竹简不经意的丢弃在地上一个角落,上面字迹虽然模糊,但还是可以看清楚。

    竹简上写着:

    君生我未还,我还君以亡,但愿有来世,再与君轻狂。

    看呐,雨生,下雪了……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没有你的人间烟火,再璀璨也显得刺眼,来生再会。

    落笔,你的小兔子,雪月清。

    “唉……”赢正呆呆的看着陈旧竹简上的文字,虽然有些断断续续不连贯,但他能看出来留下来这份竹简之人心中的悲意。

    那种失去爱人失去一切的感觉,前世在地球被劈腿的他太懂了,生无可恋四个字莫过于此。

    等等?

    雪月清?小兔子?

    赢正突然反应过来,眼睛眨巴着瞪眼看着落笔人名字,妖皇玉兔雪月清?居然是女的吗?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因为那个雪月清跟这个雪月清的时间线不对,相差了好几百万年。

    只是令他没想到,那个遮天中无良段德的第一世,居然还有这样一段刻骨铭心感情故事!

    “段德道长挖墓一直在寻找的人,不会就是这个女人吧。”赢正喃喃,有种恍然大悟又如释重负的错觉,仿佛从此他的世界,又少了一个未解之谜。

    将竹简放好,赢正开始专研了修行,三千道法中,包涵了修行之法,比起听钱思思与老姐的口头讲述,这书籍里似乎记载的更加详细。

    不光如此,其中竟然还一些关于发掘苦海的小窍门。

    “世人皆苦海,发掘醒自身,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气运,半点不由人,苦海开辟终成界,道法随心且自然……”

    看着三千道法中的详解,虽然依旧有些懵懂,但赢正开始尝试书中所言尝试,盘曲在竹床上,用心感悟着这天地间的气。

    刚开始依旧是正常的呼气吸气,没有什么特别,如此反复几个钟后,赢正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变化,这种变化非常微妙,不再是呼吸的如空气那般简单。

    感官上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周围灵气仿佛迅速压缩,就好像自己被一层软绵绵的棉花盖住……

    好神奇!

    赢正没有迟疑,跟着吸纳周围灵气迅速的入体,就在吸纳瞬间,犹如戒酒下喉,喉咙以及上半身全都*辣的燥热!

    嗡!

    “呼、呼、呼——”

    某一刻,赢正松开手印,周围灵气压缩感随着手印松开而很快消散,身体中的燥热感也稍微有所减缓起来。

    “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已经算是成功引气入体了吧,但为什么会像喝下戒酒一样燥热?修行时,不应该是让人看起来心神气爽吗。”赢正努力回想着方才的情景,简直太震撼了,实质感官的修行那种感觉太妙了。

    顿了顿后,不明所以的赢正没有继续引气入体,而是翻看了一下三千道法中的有没有对此感觉的描述,这一翻居然还真有。

    三千道法第二章第一页:

    入门级修行注意事项,一,引气入体勿急功近利,控制好灵气入体时的流速,刚猛则会产生灼热感,需及时止损,如若不然轻则筋脉灼伤、重则走火入魔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这么严重,得亏松的快。”看到这里的赢正不经的打了冷颤,庆幸自己方才及时停了下来。

    他知道,修行急不得。

    不知不觉天空已经开始亮了,旋即起身回了楼阁。

    现在自己能够引气入体了,这也算是一种不小的鼓励,赢正喃喃自语,自己可没有那么傻,急功近利不是什么好事,饭得一口一口吃。

    回到楼阁后。

    赢正简单冲了个澡,等待着钱思思那妮子过来投食……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熬夜到早晨果然都是肚子最饿的时候,这对于永远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且经常翻墙出去通宵上网砍地下城的他,深有体会。

    “没想到穿越到了这修仙世界里,还能再感受一把这该死的‘回忆杀’,真是……怀念呐我们的青春啊……”说到最后唱了起来,赢正笑着释然。

    不过以后若是等他真正踏上修行这条路后,他就会明白,届时就算闭关三五年不吃不喝都没什么太大问题,现在还有点回忆就偷着乐吧,已经不错了。

    白字先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