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推移,又过了三个月。

    赢正修行也遇见了瓶颈,神桥后半段想要架设到苦海彼岸,比想象中要艰难许多。

    就好像没有着力点,软绵绵,根本撑不起来桥身。

    “修行不能急,要冷静。”竹屋内,赢正喃喃自语着,旋即翻开了一直晾在一边的渡劫天功:“万劫不侵之法,需突破道宫秘境时及以上境界方可修行……靠,意思是自己现在还修不了了。”

    内心稍微受到了打击,不过很快就重振信心,既然渡劫天功也修不了,修为也无法再有进展,那就学一点道术好了,毕竟战斗中不能光靠修为。

    “还有一年零九个月就是三年之约的期限,这余下时间与其稀里糊涂琢磨于修为,不如学点实际道术增强下战斗力也不是不可以。”赢正说着便摊开三千道法,准备寻一些合适自己现在修为的法术。

    翻看了好久,有很多强大的道术都在三千道法中有详情记载,但他只能眼馋,因为现在的修为根本消耗不起。

    最终,赢正眼睛一亮,看见了三个奇特的古字:“诡道篇”……而且上面写着开辟苦海可调动天地灵气皆能习之。

    “第一式,封印解除,开术后会有红色的反向八卦阵图于脚下展开,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字对应身体八个命门,解除一个命门封印,攻击翻一倍,解除两个翻四倍,解除三个翻九倍……同修为之下,乱杀!”赢正张大嘴巴,认真的看着其中介绍:“开第三个命门就乱杀了吗,我的哥。”

    看到这里,赢正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同修为之下,乱杀啊,有点儿太恐怖了吧?果然不愧这“诡道”二字。

    “若能做到同时开启八个命门后,还会出现恐怖的诡道夕像,跨越大秘境乱杀也绝非难事……*。”赢正都要疯了,看着这诡道篇的描述,简直要牛逼上天了。

    不过,他没有好高骛远,理想中自己能开辟三个命门就已经谢天谢地,深呼吸后稳住内心的膨胀,开始实际操作。

    又陆陆续续洞悉了诡道篇数十次,赢正起身,终于行动了,按照其中的术印开始引气入体,顺着特定的路线,很快周围开始有了稍微的异动。

    嗡!

    周围天地灵气动荡,随后于其脚下地面推开一道红阵,缓缓由小变大,成了!成了成了!

    唰!

    然而还没有待他高兴多久,房间里刚刚稍微泛起来的红色光芒就退散而去,红阵出现后看来还需要维持。

    “还以为成功了,靠。”赢正吐出一口郁闷的丧气,并未气馁,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旋即继续施展起来,沉喝一声:“诡道术:封印解除!”

    嗡——!

    脚下红阵缓缓推开,不久后又消失。

    一时间,房间里红光时而出现时而又消失,夜晚的时候若有人经过这里看一眼竹林四合院的话,怕是都要被吓尿……

    时间一点点流失。

    这一*便是废寝忘食了九个月……

    “封印解除!乾、坤命门,开!”

    轰隆——!

    一道巨大红色屏障犹如光柱一般,直冲云霄!整个竹屋直接都被震的炸开,尘埃四起!场面有点震撼!

    只见,赢正周身被红色气息围绕,强大的压迫感让周围花花草草都弯了腰,他试着走两步,所过之处,尘埃飞扬,碎石颤动!

    “这就是道法吗……好酷的感觉!”赢正看着自己,看着周围,手握成拳捏了捏,感觉爽爆了!这些以前可是只能在幻想中实现过啊!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真正能像小说和电视剧那样,真切的感觉到修为!感觉到牛逼的道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正有大帝之资!”赢正仰头膨胀的大笑,他承认,他确实嚣张了膨胀了,谁能想到一个现代人居然真的可以学会道法!可以走上修仙一途!

    唰唰唰!

    而就在这时,曲径通幽前,出现了几位身影。

    看着夜晚竹林中那束红色光芒,几人皆是心忌。

    “怎么回事,有人进去禁地了吗?”其中一人皱眉开口,望着竹林深处传来的压迫感有些诧异。

    “不知道,悟道峰已是赢幼薇的专属修行之所,平常能过来这边的,也就只有钱思思一人。”另外一位开口:“而钱思思并不住在这里,这么晚了,这悟道峰应该不会有人才对。”

    “快看,红光没有了。”此时有人道。

    “怎么办,进去还是不进去?”一位骨瘦如柴的长老开口问道。

    “这里是我们栖霞教历来的禁地,就连掌教都不能随便乱闯,明天问一下那个钱氏的小女娃娃,悟道峰上还有谁。”另一位老者喃喃说道:“这里一定还有其他人。”

    “也只能如此了。”众人点头。

    竹林深处。

    已经神桥境界的赢正,此时也发现了来人,迅速收敛了红阵,心中这才暗道不妙,他没想到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会过来悟道峰,更没想到仅仅只解除了两个命门,动静会这么大……

    ……

    翌日。

    赢正照常从竹林中回来了楼阁,这次还将红色的量天尺带了出来,看来他已经有所预感。

    钱思思这次送来饭菜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赢正:“你的身份暴露了,中午掌教还有四位长老,会亲自过来悟道峰……对不起,我本来还想隐瞒,但大师兄将事情提前抖了出来,瞒不住了。”

    “没关系。”赢正摇头,看着有些愧疚的钱思思,顿时说道:“早晚都会发现,我已经有心理准备。”

    “可是……三年之约,被大师兄彭惊鸿单方面提前了,中午他也会过来,并且与你一决胜负。”钱思思皱眉担心道:“赢师姐还在闭关,我也没办法护住你安全,要不趁着他们还没有过来,你赶紧下山,有多远走多远吧!我尽量帮你争取时间。”

    “提前就提前了吧,虽然比想象中糟糕了些,但还不至于彻底没辙,钱师姐不必担心。”赢正笑着摊手。

    “你怎么就不明白啊,你姐姐没有出关我担心彭惊鸿会对你下死手,为了一己之私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钱思思担心的说道,连包裹都替赢正准备好了,朝着赢正塞了过去……

    “……”赢正感动,他没想到钱师姐居然这么关心自己,眼泪都要感动出来了,不过一码归一码,顿了顿:“钱师姐啊,你不是说临阵脱逃会影响以后的道心么,你现在要我走,岂不是害了我。”

    “你又不能*,要什么道心。”钱思思恨铁不成钢:“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唰!

    而就在这时,已经走不了了!

    一道破风声率先来到悟道峰,来人正是那个彭惊鸿!其身后还有一众年轻的子弟,得知有人竟然与大师兄有战约,也都凑热闹来了!

    “为了表达歉意,我特地赶早过来,向赢小弟你赔罪。”彭惊鸿面带君子微笑,落在楼阁,对赢正假惺惺拱了拱手。

    闻见此话,钱思思皱眉,写哪里是来赔罪的,显然就是怕赢正跑了所以才这么急着过来的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