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多时。

    钱思思带着热腾的饭菜来了楼阁,虽然对赢正表面爱答不理,送来便离开,但竹篮饭盒里,却有一些不知名药材。

    赢正没有气的尽数收下,打算待开辟苦海以后再用。

    他记得三千道法中包涵了渡劫天尊的毕生所学、所悟、所想,其中大到证道感悟,小到修行之始,全都被记录在内,关于药材的一些篇章自然也有,甚至连炼丹的手法都有,只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看。

    吃过饭的赢正,马不停蹄,兴致勃勃的带着一腔热血前往竹林四合院方向,开始了修行。

    引气入体,发掘苦海。

    第二次失败,第三次失败,第四次亦失败……

    “我他妈……”

    好不容易能够引气入体找回点自信的赢正,此时忍不住郁闷怒喝,就好像刚刚有了一根烟却找不到打火机一样难受。

    随着时间推移,他始终都无法发掘自己的苦海,灵气在体内盘旋一段时间后便消失殆尽,完全不知道咋回事。

    如此反复,已经不下百次,全部都以失败告终!这让他有些怀疑自己体内究竟有没有苦海那玩意儿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还得继续。

    嗡!

    某一刻,终于在尝试第七百四十四次时有了反应!

    闭着眼睛的赢正,竟然发现自己能够看清楚自己体内的经脉了,随后顺着那一条条经脉往下,直到神识突然被一股奇特力量给拉扯进一处空间!

    眼前的景象非常奇幻,背靠无尽大山连绵不绝,前方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不过这个世界的颜色非常单一,只有一种,那就是灰暗色,充斥着死寂与枯燥感。

    “这难道就是我的苦海了吗……”赢正下意识的喃喃自语,兴奋中带着些许压抑与不解,看着眼前苦海不是金色,说明自己不是圣体,也不是模糊不清的蒙雾,说明也非混沌体。

    但正常的苦海都不是单一的颜色,正常人的苦海五颜六色,据了解,但凡单一颜色的苦海,都应该属于一种特殊体质才对。

    先回去看看三千道法中有没有提到,遮天小说中他没有详细见过,只记得说明了圣体是金色的,混沌体是模糊的。

    很快。

    现实中的赢正从苦海中醒了过来,翻看着三千道法中的资料,前两种都如他所料,后面的神王体、柳神体、苍天霸体、厄难毒体……等等也都有描述,不过都没有附和他灰暗色的苦海。

    “先天圣体道胎……苦海的颜色:金与白交汇。”赢正喃喃一怔,看到这里不经想起了遮天中那位震古烁今的无始大帝,他就是这种体质,堪称万古唯一一位拥有先天圣体道胎的了吧。

    继续往下看,当他看见先天道胎之时,赢正愣了下,终于找到了!灰暗色……自己的体质居然是先天道胎!

    “哈哈哈!哪有小孩儿天天哭!哪有赌徒天天输!我就知道我的气运不会差!”赢正欣喜若狂,开心的像个孩子,呃,不是好像,现在的他就是个孩子!

    先天道胎,特殊体质中排名第二,老姐的青蓝宝石苦海是柳神体,在特殊体质中都只排名第五。

    想到自己的体质居然比圣体、混沌体还要强,一时间赢正激动的难以自拔。

    咳咳,原谅他嘚瑟一会儿吧,毕竟这一路就没有运气好过。

    激动小会儿后。

    赢正终于平复好了心情,开始了疯狂纳气修行,寻找苦海中隐藏的生命之轮,若是找到了生命之轮,他便可尝试调动灵气,御剑飞行了。

    目前钱思思的修为就在命轮境界。

    ……

    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流失。

    转眼一年过去。

    赢正除了早晨回去楼阁等钱思思送饭过来吃完,其他时间基本上全搁在竹林四合院中修行纳气。

    先天道胎最直观的优势,就是可以以常人百倍速度吞噬周边灵气,*速度自然也是成百倍甚至前辈的超越普通人。

    若是像老姐那样,修成神体异像,直接可以跨阶级战斗。

    别看赢幼薇只是神桥境界,但柳神体异像出现,就连现在的栖霞教掌教,道宫秘境的修为,在老姐面前都要掂量一二。

    竹林四合院中。

    赢正盘曲而坐,神识入苦海,生命之轮已经浮出海面,命轮上面又有着四十九条道痕,命轮上道痕越多,说明这个人的*天赋越强!

    一般人能有一条道痕就已经算不错。

    反观赢正的四十九条道痕……比赢幼薇还要多出整整三十条!

    嗡!

    一年了,赢正已经尝试着架桥接轨浮出海面的命轮了!若是成功,便可直通彼岸!这速度比两年达到神桥境界的赢幼薇,还要早了一年……

    唰!

    某一刻,在失败无数次后,终于有一条两米宽的虹桥出现,呈弧形状划过天际与命轮接轨!

    不过并没有接通彼岸,远观过去,命轮将苦海与彼岸距离一分为二,虹桥只是跨越了这前段,后半段还需要再设一座虹桥。

    这后半段的若成功,便就算踏入了彼岸境界,如此方才能进入下一个人体秘境,人的身体有无数的小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不同的感官。

    不断去发掘和探索这些人体内的无数小世界,如此就是修行,这也是三千道法中所说的,比起钱思思与老姐所描述的修行,要更加细腻与容易理解。

    “终于成功了一半……神桥境界,也还不错吧。”苦海中赢正看着前方的一半虹桥成功接轨命轮,露出了些许满意笑容,他并没有去贪婪,一年时间从毫无修为达到神桥境界,已经算是非常逆天了。

    神识归位后,体外的赢正醒来,睁开眼吐出一口浑浊气息,整个人心神气爽,心旷神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清晨。

    楼阁中。

    钱思思照常送饭给赢正,在这一年中钱思思也有所长进,虽然修为依旧是命轮,但十六岁的她变得更漂亮更有仙气了!

    “钱师姐,谢谢你啊。”赢正看着又要走的钱思思,顿时笑着开口,这一年钱思思一直给他送一些珍贵的药材,从未间断过,这些药材虽不是药王之类的极品,但对他这初始学者的帮助还是非常的大。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到时候她随你离开后,我心中会有所愧疚。”不知道*的她,对赢正已经不再生气,觉得赢正除了吃饭和郁郁寡欢他又能做什么呢?三年时间想要从零修为战胜彼岸境界的大师兄彭惊鸿根本不可能。

    在她眼里,就算赢正认真*了也根本赢不了大师兄的,此刻的她不仅没有半点责怪赢正的意思,反而表示理解了,由此对赢正也越来越心疼与怜惜。

    “你是对的。”钱思思顿了顿脚步:“不过人生未必一定要走修行这条路,以你的聪明才智在世俗的帝国中,混一个王侯将相同样可以风生水起。”

    “钱师姐我我……”赢正刚想解释这一年的事情,结果被打断了。

    “你不用再解释与勉强自己了,还有两年的时间,我抽空会给你带几本关于世俗中帝王术的书籍,以便往后有所用途。”钱思思语罢,唰的一下,离开了楼阁。

    “……”赢正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