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来小老弟你还涉世未深,正所谓修道之人,重在于修心,钱财虽是身外之物,但在这世上也不可或缺呀。”小胖子老神在在的说道。

    “都已经修仙了,要钱财有何用。”赢正自以为是的喃喃开口:“只有世俗中人才谈钱财好吧。”

    “非也非也,衣食住行,行走在闹市中深入红尘,就需要入乡随俗,难道这些东西你还要去抢不成?”小胖子笑了笑,非常实在的说道:“暂且抛开这些不说,那修士*途中难免需要药材、丹药等等,这些东西没有钱你能成事儿?”

    闻言的赢正,双目一瞪,顿时就醒悟了过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看来不论在哪里,流通货币都是最基础的存在。

    “那半价是多少。”赢正此刻问道。

    “小老弟你的命值多少,你自己估计一下,然后打个对折就行,嘿嘿。”小胖子露出奸诈的洁白牙齿笑了起来,看了眼赢正说道。

    看似很仗义的言辞,其实是在玩一种心里战的计量,他以为自己把赢正这个年纪的小伙心里想法拿捏的死死的,毕竟这个年纪虚荣心是绝对有的!肯定会逞能说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价钱……

    就算暂时赢正还不上,身边也能多个奴役对象,让他给自己卖命,慢慢的还也行!想到这里小胖内心哈哈哈大笑起来!我他娘真是个天才!

    “遮天世界里的钱……”赢正喃喃,略有不太笃定,虽然看过小说,但这里遮天百万年前的世界,流通货币还真不好揣测,于是问道:“什么是钱。”

    “……”小胖子顿时挑眉,无言以对,旋即耐心的开口解释起来:“俗世中的流通货币用的是金币,按个来算,而修行者流通的是源,按斤算。”

    “我懂了。”赢正豁然开朗的点点头:“那我的命……”

    “快说快说。”小胖子一脸期待。

    “分文不值。”赢正微微一笑,人禽无害的看着小胖道士开口。

    “草……”瞧见小老弟那个笑容,胖子心中顿时就响起了一声国粹,被坑了!这货看起来绝对不是十四岁!

    “哈哈哈,胖道士你想阴我?”赢正大笑着直接点破道。

    “真奸诈,胖爷我头一回失算了,没想到居然还是在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儿手里,恨呐~”胖子自己并不虚荣,但却非常讲原则,既然赢正说了分文不值,他也没有理由再赖皮继续讨要酬金。

    “你个胖墩儿,也比我大不了三岁,我是小屁孩儿的话,那你也是。”赢正不屑撇了一眼,内心二十岁的灵魂摆渡,让他特别郁闷别人把他当小孩儿看。

    其他什么事情都好说,就这件事上莫得商量,怎么都要怼回去。

    “好吧好吧,既然你已经醒了,那贫道也懒得跟你纠缠了,飞鸟与鱼不同路,从此山水不相逢,再见,再也不见。”胖子一脸无奈,叹了口丧气起身,旋即准备离开了栈。

    “……”赢正见此立马开口:“虽然我的命不值钱,但你救命之恩我还是会报的,没必要这么丧气的。”

    “小老弟,你还是先解决一下自己入世的生存之道再说报恩吧。”语罢,胖道士瞬间就离开没影。

    赢正愣了苦笑一下,也收拾起来,准备离开栈。

    就在他也要离开时,结果房钱没付。

    “他大爷的……这家伙跟段德有的一拼!”

    ……

    在这个莫名的栈,足足刷了一个月的盘子,老板才肯放他离开。

    不过离开时,老板还算良心,还是给了他两个金币作为补贴的。

    “这不是重点好吧……”赢正出了栈苦笑望着天:“没想到我赢正来到异世界赚的‘第一桶金’还是给别人打工!恨呐~”

    本以为这个世界可以修仙,就可以为所欲为再也不用替别人做事,可以逍遥快活,自由自在,现在看来,没有钱同样寸步难行啊……

    就像那胖道士说的,总不能去抢?

    摇摇头后,赢正看了看栖霞教的方向,他知道,栖霞教自己是不能再去了,毕竟不小心就杀了他们的三长老和大师兄,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还是狗命要紧,先在帝国尘世中避避风头再说。

    至于老姐,她是特殊体质,这种长老都能被自己打死的小门派,应该不会因为自己太过难为她。

    艳阳天下。

    赢正抬头眯着眼举目四望,站在城镇的十字路口一时间他这才发现,世界这么大自己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去搞钱!”

    两个路人甲此时从他身边窃窃私语的走过……

    “对啊,去搞钱!”赢正喃喃。

    但自己现在身上总共只有两个金币,刷了一个月盘子的他也知道了不少行情,按照这城镇的物价来算,他是绝对看不见大后天的太阳的。

    原地愣了半晌。

    “哎,有了有了~”此刻头上仿佛冒了个灯泡,赢正偷笑着计上心头,迅速开始有所行动。

    不多时就花了两个金币买了两样东西。

    一只绒毛笔,跟一张纯白色略微粗糙的平面纸,随后随便找了根利索的枯枝将白纸挂了起来,上面写着四个字:算命先生!

    人才!

    介于三千道法中有明确的八卦星象,加上他前世是个小混混,进过厂撩过妹,还曾在酒吧门口贴心的送过失足女回家,也算是拿到过半个社交牛逼证的狠人。

    给别人算算命、拿捏下姻缘啥的,还是没有问题的!(温馨提示:此不道德的江湖骗术非作者所为,一切后果由主角的自作主张承担,另外年轻人请勿效仿,因为稍有不慎,不是断骨,就是断腿)

    一路询问,赢正终于来到了人流量最多的卢姥爷广场。

    没一会儿就找了一处空地,开始圈地装模作样的花了个八卦阵图,你还别说,阵法一画,人往那儿中间盘曲一坐,还真有那个味儿了。

    接下来就是比谁嗓门儿大了,因为他旁边不远还有数个摆地摊买丹药、兽骨、石头啥的小贩,吆喝声一个比一个绝,各自口沫星子满天飞的介绍着自己东西。

    “算命啦!算命啦!各位美女帅哥,算不准,不要钱啊!”好家伙赢正也丝毫不气的扯开了嗓门吆喝,居然还将多出来的糙纸做了个‘大喇叭’,声音大的震天,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哈哈哈!

    顿了顿,赢正咳咳两声后,继续正儿八经吹牛逼说道:“我乃太行山尸陀岭穹苍洞府太乙真人麾下第二真传弟子的弟子赢贱不能移!我师兄寒笑半步癫,刚刚去世,我痛心疾首,故不得已才……请诸位放心,绝对出师名门!”

    “这奇葩的名字……”

    “怎感觉好……羞耻……”

    “这少年是魔鬼吗……”

    周围人闻声,各种嘴角抽搐,很显然他们纷纷已经成功的被少年所吸引,甚至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走进了“圈套”,走向了赢正的摊位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