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彭惊鸿捧着喉咙处,鲜红的血已渗透他的双手,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瞪眼看着赢正,最后噗通倒地。

    “给过你机会了,可你不中用,我能怎么办。”赢正没有慌乱,看着倒地不起不断抽搐的身影,目光第一次这么平静。

    穿越过来的他明白,在这个可以修仙没有法制约束的世界,不是你取我狗命就是我送你归西,正义和仁慈什么的,在这里行不通。

    “惊鸿!”

    就在这时,天上的几个长老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其中一位老者对彭惊鸿更是视为己出,培养多年,花的心血也最多,此刻对赢正就是怒喝一声:“你找死!”

    恐怖的道宫秘境威压铺天盖地,令不少人都快要窒息起来!道宫秘境与彼岸可大有不同!这是一个大秘境间的跨越!

    “三长老!不可!”掌教与其他几位老者见此,身影瞬间闪掠,挡在了三长老的面前喝道。

    “你们别阻老夫!老夫要杀了他!”三长老疯了一样,悲愤开口:“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出手如此残忍,不分轻重,杀戮之气已然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若是留下此子继续成长,我等无异于助纣为虐啊!掌教!”

    “呵呵,好一个教派的长老!你人老说话就有理了吗?他先对我起的杀心,按你的意思,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难道我还杀错了?”赢正神色不惧,不卑不亢的出言说道,仰头看着那几人阻拦的老者身影。

    “巧言令色的小子!老夫今日,就替这天下苍生除了害!”三长老怒斥,身影唰的一下冲破几人阻拦,带着一柄长剑,直接就俯冲向了赢正!

    “哼,为天下苍生除害?就凭你这歪瓜裂枣的老匹夫?你也配!”赢正不想解释与争辩太多,手中量天尺震动:“巽门,开!”

    嗡!

    脚下红阵转动!一瞬间红色气旋就像光柱一样,再次暴涨!轰隆!

    随着赢正第四命门打开,恐怖的力量直接*整个悟道峰!

    “噗嗤……”

    与此同时,赢正*,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负荷,他其实知道的,自己现在的身体开启第三命门就已经有些勉强,第四命门开启,直接就是要了老命了。

    但眼下他也算准了自己杀掉彭惊鸿后会是这种情况,强行开启第四命门,也在意料之中。

    锵!

    *归*,直接硬捍道宫秘境的力量也并非是假,此刻的赢正,与冲来的三长老近身对碰在了一起。

    二人近身打斗,兵器间声音以及火花都异常刺耳与刺眼。

    “他是哪里来的道兵,居然与三长老都能斗个百余回合而不碎!要知道,三长老手中剑,可是教中曾经一位四极秘境太上长老的道兵啊!”有人瞪大眼睛看着古道场中打的异常激烈的战斗!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嘭!

    噗嗤!

    随着时间推移,赢正显然不是三长老的对手了,渐渐落入下风,第四命门所承受的负荷比想象中更严重……

    “死吧!”

    三长老一掌震飞赢正后,乘胜追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杀向踉踉跄跄退后的少年!

    嚓!

    某一刻。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只见,赢正倾尽全力用手掌被穿透的代价直接抓住了三长老的剑,右手量天尺猛然发力,迅速横切过去!

    三长老的头颅直接移位……

    这个疯子!战斗竟然还能如此心狠!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这般做!用自己的手掌卡住对方的兵器!

    “三长老就这么……”

    “这个少年,太过危险……”

    “就连三长老也死在他的手里了吗。”

    在场所有人不敢相信,这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所为,这种战斗打法,对他这个年纪来说,简直太过超前!完全不可思议!

    “噗……”赢正再次*,牵强的站立,视线渐渐模糊,他似乎也到了极限,至于晕过去后面的事他脑海里想过很多种,但现在也无力去改变了。

    就在闭眼之时,他所见最后的一幕是一个穿着深蓝色道袍的小胖子出现了,且自己手中的量天尺,竟然在振动……

    噗通。

    赢正闭眼,终是倒了下去。

    “这个小子道爷我带走了。”小胖子扛着赢正,语罢,嗖的一声,迈着诡异步伐,迅速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内。

    小胖的出现顶多只有三秒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到栖霞教的,而且栖霞教是有护教大阵的,任何人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进入教中范围都是会有异动的。

    “此胖子是什么人……”

    所有人此刻一脸懵逼,包括掌教与另外三位长老都目瞪口呆!

    一边的钱思思,望着那胖子带着赢正离开的方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担心,二者兼备,略微两难。

    她一方面担心这个胖子心存不轨,又庆幸赢正能成功离开栖霞教,可以免了不少事端,要不然击杀大师兄与教中一名长老的罪名可不是小事。

    ……

    当赢正再次睁开眼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所在之处,是帝国中的一座繁华城镇。

    “小隐隐越野,大隐隐于市,我们在这里绝对安全。”房间中,小胖子看着床榻上坐立起来的少年,笑了笑率先开了口。

    “多谢胖子你救命之恩。”赢正与胖子四目相对,回想起自己晕过去的最后一幕,拱了拱手言谢道。

    胖子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十六七,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加上自己二十几岁的灵魂缘故,所以顺口就叫了声胖子……一时间赢正显得略有尴尬。

    不过,小胖道士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个,依旧和颜悦色的笑着摇头开口:“不用谢贫道,见你我有缘,给你半价。”

    “啥玩意儿?”闻言赢正懵了个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救我,难不成是为了赚钱的啊?学道之人不应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赢正刚刚出红岭窟就被带到了栖霞教,管吃管住衣食无忧,他也从未想过钱的事儿,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身无分文的穷鬼。

    “那是佛家。”小胖露出人畜无害微笑。

    “……”赢正。

    :..>..